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 坂口先生

治出,雷者自行迴避
无个性的普通黑道背景
有自创角,标题就是他(取名废
逻辑什麽的不要在意,想看看治崎宠着出久这样



















碰——


金属的撞击声俐落的打在身上,全身满满的伤痕,脸被打成鼻青脸肿,有了布紧紧的塞进他的嘴,男子只能发出低声的呜鸣。


「停——」此话一出口,手下停止了动作,得到暂时的平静。


「对不起⋯⋯真的很抱歉⋯⋯对不起⋯⋯」坐在被打的人前面,被迫看着他的惨样,虽然他们没有对自己动手,处在这样的精神压力下,像跳针般的不断的道歉。


坂口泽,待业中,偶然的机缘下加入了九龙会,在组裡没有什麽亮眼的表现,看着比他晚进入组裡的小弟,个个拿出本领,情急之下,随便绑架一名学生,进行勒索。


与组裡的好友山口,进行这个计画,然而却是一场恶梦———






绿谷出久,背着黄色的大背包走在回家的路上,跟以往不同,平时都会有专车接送的他,却是一个人走着,原因很简单,今天可是我的英O学院发售的日子,这次的新篇章可是黑道呢!让绿谷更加感兴趣。


「呦,终于来了绿谷,已经帮你留一本了!」跟书店老闆感情不错的绿谷,对方总是替他保留一份,偶尔还会送一些海报给他。


「谢谢老闆,我回去了。」绿谷开心的拿着漫画,走到外面后将他放到背包裡,准备回家,突然听到有人的呼喊,善良的绿谷没想太多,走到车子旁边,问他们需要什麽,一瞬间,绿谷就被抓上车,车子快速的离开现场,绿谷也因为吸入什麽而昏了过去。








「嗯⋯⋯这裡是⋯?」醒来后,发现自己待在一个房间裡,地上有许多垃圾,环境不是很好,然后门被打开,有两个人走了进来。


「喂,小鬼,写下你家的电话。」其中一名男子命令着,绿谷准备照对方的话去做,惊觉好像忘了什麽事,询问对方从自己被抓来后过来多久?


「臭小子,活的不耐烦了?叫你写号码还问这麽多!」男子不爽的打了绿谷一拳,双手双脚被绑住的绿谷,被打后倒在地上挣扎。


「喂,干嘛这样山口,怎麽可以弄伤人质?你还好吗?」另一名男子急忙将绿谷扶起来,用毛巾擦拭脸上的血。


「你才是呢,坂口!我们可是黑道,堂堂的九龙会的成员,做事当然要有黑道的样子。」山口倒是很兴奋,进入组裡后,大部分的时间不是打扫,就是处理尸体这样的杂事,像这样主动的绑架勒索还是第一次,有种莫名的成就感。


「算了,直接用说的比较快,告诉我你家的电话?」看在坂口的面子上,山口保持温和的态度问他。


「我想不用了,他们应该快⋯⋯」


完全不知道这小鬼在说什麽,山口气的抓着绿谷的衣领,看来你是想要给家人礼物是吧?放开绿谷后,拿出了一把刀,在绿谷面前晃呀晃的。


「山口,这可不行啊!跟计画说的不一样啊!」坂口想要阻止他的行动,不料不小心被山口划了一刀,血慢慢的从坂口的手流下。


「坂口先生!」绿谷大喊着,坂口挥挥手表示自己没事,山口不认错,说自己只是要吓这小鬼,然后铃声响起,是坂口的手机。


「我是坂口,老⋯⋯老大!是,有的,好,会马上过去的。」挂上手机后,坂口将绿谷身上的绳子拿掉。


「你在做什麽啊?」不理解坂口的举动,坂口只说赶快出发,老大在等了,而且还要我们好好的对待这个孩子,然后三人坐上车出发。



下车后,三人往裡面走,绿谷看见自己的家人后开心的跑了过去,忘了自己还是人质的身分。


「宝生君!你来了。」


「你没事真是太好了,大家都很担心你,脸上的伤是⋯?」


「啊⋯⋯这个,就是⋯⋯不小心⋯」绿谷支支吾吾的说着,宝生也不再说什麽,带着绿谷离开,绿谷在宝生的耳边说着什麽,接着绿谷被另外的人带走,宝生将人送到会场。


看到眼前的场景,再怎麽笨也知道自己闯下大祸,餐桌上摆满各式的美食,组裡的高级干部,个个朝前面的人跪下,连最近才接下老大位子的少爷也不例外。


「人似乎来了⋯⋯」戴着口罩的男子一开口,老大才慢慢的起来,脸上尽是疲惫的表情。


「我的手下做了这种事,非常抱歉,改日一定会登门正式道歉,希望不要影响日后的合作⋯⋯」口罩男子举起手,老大不再说话,接着男子准备离开,高级干部们赶紧跑到外头,然后是九十度的鞠躬,老大也站在最前面,接送他的离去。


什麽都还不知道的我们,被他们的手下带走,跟着一起回去,坐在车上的我们,听着他们的聊天内容,背直冒冷汗。


「本来宝生还开玩笑说,都这麽久还没回家,该不会被绑架了,结果还真的是!」

「出久他,从以前就容易遇到奇怪的事,当然会这麽想!」

「不过啊,绑架的人大概死定了吧!竟然敢对出久下手,真的是不要命了。」

「看样子,这次应该是若头亲自动手,只要和那孩子相关的事情,若头他比谁都在意。」

「真的是运气很差欸你们?街上的学生这麽多,怎麽偏偏挑到八斋会的成员呢!这样说也不对,要是我们被绑架了,只会被若头嘲笑⋯⋯」


听着他们的聊天,觉得自己完全没希望了,一步步的走向死亡。


来到他们的行刑室,位于地底下,被绑在椅子上,山口不停的喊着知道错了,自己只是想要做点不一样的工作,很喜欢黑道,会更认真做事,要他做什麽都可以。



而这样吵闹的结果,就是被嘴裡被塞着毛巾。



「谁是坂口?」印象中他是刚刚的口罩男子,不管是老大还是干部的成员,对他相当的尊敬,应该是个大人物。

「是我⋯⋯」弱弱的说着。

即使戴着口罩,可以感觉出来男子是在笑,开始介绍自己,治崎廻,人称overhaul,八斋会的若头, 代替生病的组长管理组裡的大小事。


「那孩子要我不要杀了你⋯⋯只要是他的要求,我都会答应,好好感谢出久吧。」继续说着,最近人手不足,需要有陪伴出久的司机,就由你负责吧!


就这样决定自己的去向,不过,毕竟自己有参与绑架行动,作为惩罚,必须待在山口旁边,看着他受苦的模样,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的向他道歉,祈祷他赶快的脱离苦海。


过了一段时间,自己也成为八斋会的一员,当然还是有很多东西要学习的地方,有趣的是大家并没有因为我曾经待在别的组织,或是绑架过绿谷的事排挤我,感到好奇的问了玄野先生。


「因为你被出久君喜欢着。」


「⋯⋯什麽?」


听玄野先生的描述,除了高级干部外(玄野、入中、听说当时自己在车上也有)本身对这种事不太在意,其他比较新进的成员,不会想得罪若头,及被溺爱的出久,所以,要是被那孩子讨厌,若头会毫不犹豫的杀掉。





坂口渐渐的习惯这裡的生活,某天,要将资料交给若头,拉开纸门,发现除了若头外,绿谷也在这裡,看起来很累的模样,睡在垫子上,上面盖着绿色的外套。


抱持着要帮助若头的忙,坂口走到绿谷旁边打算抱他回房间,被若头冷冷的说着,要是没事的话可以离开,眼神锐利的盯着坂口,向若头鞠躬道歉,快速的离开。


「嗯⋯⋯有客人?」躺在榻榻米上面的绿谷,这时坐了起来,似乎还有点疲累,直接的倒在治崎的身上,外套从身上落下,露出来的是衣衫不整的上半身,脖子和胸前无数的红点。


「时间还很早,再睡一下也无妨,出久。」摸着绿谷的头髮温柔的说着,琥珀色的双眼对上绿宝石的大眼,在凝视一段时间后,绿谷主动向前吻了治崎,只是个小小的恶作剧,所以连口罩也没有拿下来。


绿谷露出笑容,疲劳感又再度袭来,绿谷像猫一样的慵懒的躺在治崎身上,拿起地板上的外套,再次帮他盖上,然后继续的处理刚刚坂口拿来的资料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9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