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 囚禁

cp治→→→→→→→出,雷者自行迴避
因为某些原因,绿谷在治崎旁边做事
除了治崎外,其他人都是好人
逻辑什麽的不要在意
治崎黑
















「这是你要的英雄战斗分析,全部都整理好了。」


绿谷出久,穿着订製的专属衣服,领带还是刚刚治崎替他重新繫上,绿谷至今仍学不会打领带这件事,感到有些担心。


但对于绿谷做事的效率及成果相当满意,连之前的买家,有意花大把钞票,将绿谷买下来,治崎不是笨蛋,他当然不会这麽做。表现优秀,自然可以得到奖赏,从位子上站起来,面对着他,身高上的优势,治崎低着头看着绿髮的少年。


绿谷的下巴被抬起来,看着黄铜色的双眼,裡面尽是贪婪的慾望,想要支配自己的身心,绿谷毫无畏惧,因为他确实做到了⋯⋯


以母亲的性命为代价,绿谷乖乖的照他的话做,替他工作,完成任务,只要自己安份的待着,没有人会受伤。


做出绿谷已经死亡的消息,对于只能默默的守护着母亲,绿谷并没有怨言,与其守着一个回不去的孩子,让母亲忘了自己,重新站起来才是最好的。




「谢谢,但是我什麽都不需要。」像人偶般,冷漠的回应着。


预料之中的反应,治崎不再抬着他的下巴,将自己的面具和手套脱掉,刻意的拉近彼此的距离,手放在绿谷的脸颊上,轻轻的抚摸他脸上特有的雀斑。


「送你一台车如何?你们不是等下次一起放假,到远一点的地方。」听见治崎说出来的话,绿谷惊醒般的瞪大双眼,原本毫无抵抗的身体,任由治崎随意的碰触,现在是抓住了他的双手。


「跟他们没有关係,只是工作的⋯⋯」越是解释越是掉进治崎设下的陷阱,绿谷抓着的力道逐渐变弱,最后反被治崎压倒在沙发上。


变成治崎抓住绿谷的手,接着靠近他的耳边说着,不是重要的家人啊?


连组裡的人也不放过,泪水开始在眼眶打转。


「⋯⋯那就一台车。」绿谷不再说话,静静的闭上眼睛,治崎答应他的要求,然后拉鬆了自己的领带———












「出久君,你看!这下我们可以⋯⋯」宝生兴奋的拿着新车的钥匙,来到他们常聚集的地方。看到绿谷睡在多部的大腿上,窃野替他盖上外套,多部伸手放在嘴边,宝生降低音量,小声的问着。


「出久君生病了吗?」想到绿谷最近好像在做什麽,几天不见人影。


「不用担心,大概是和我们分开觉得寂寞吧!」窃野骄傲的说着,身为绿谷的前辈,当然要好好的照顾重要的后辈。


「⋯⋯出久君⋯⋯家人⋯⋯」依然呆滞的模样,只是绿谷握着多部的手,说到家人的时候,感觉手的力道加重,于是多部伸出另一隻手,摸着绿谷的头髮,说着好乖好乖。













「治崎,不要欺负过头,给他时间休息。」


看着躺在沙发上的绿谷,安静的睡着,眼角的泪痕还在,衬衫的扣子解开,脖子周围还有明显的红点⋯⋯等一下在拿OK绷给他。


玄野将资料放在桌上,随口说了一句,那孩子已经很努力了,不要在为难他,转身离开,听见治崎说着。



要怎麽做才能成为那孩子的家人——



「在说什麽?那孩子不会将我们当作是家人的,我们可是利用他,让他失去正常的生活⋯⋯」



「你知道吗?除了我之外,你们都是他的家人,最重要的存在。」


绿谷很善良,同时也很脆弱,需要有可以依靠的对象,母亲对他来说太过遥远,所以将目标转向组裡的成员,像孩子般尽情的撒娇。


撒娇吗?印象中绿谷和自己相处时,表情确实不太一样,就像是多了个弟弟的那种感觉,而他面对治崎时,几乎摆着一张扑克脸,没有笑容,跟机器人一样听从命令行动。


「这不难吧?你可以命令他——」说出这句话玄野就后悔了,既然绿谷不愿意,强迫他也没有用,这种扭曲的关係,任谁都不会想要的。



「听起来真不错,你觉得呢,出久?」


绿谷慢慢的起来,坐在沙发上,治崎替他穿好衣服,重新打好领带,只听见绿谷说着我没有意见,接着治崎像是想到了什麽,向绿谷说着。


「为了庆祝,晚餐就吃你最喜欢的炸猪排饭。」非常难得的,由治崎亲自去通知,离开了办公室,只剩下绿谷和玄野两人,然后绿谷奔向玄野的怀抱,崩溃的大哭。

评论
热度 ( 9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