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 英雄日常 吵架

cp治出,雷者自行迴避
取名废,算是英雄日常的延伸
标题等同内文,老爹和玄野神助攻
两个人有一个孩子廻人
逻辑什麽的不要在意
只是想看他们谈恋爱,觉得有被闪到我就很开心了












「不好意思,那个⋯组长先生,还麻烦你让我留在这里。」


绿谷出久向八斋会的首领道谢,他就是捡起治崎并抚养的重要恩人,自从和治崎结婚后到现在,绿谷很少自己一人来到这里,大部分都是和治崎一起来的。


难得自己一个人单独前往,理由却是被治崎和廻人赶出家门,这样的糗事,绿谷怎麽样也不敢提。


「和廻一样,叫我老爹就可以了,出久君!」


组长很欢迎绿谷的到来,在他来之前,治崎已事先告知,拜託组长照顾着,透过电视的画面,大概也知道他们吵架的原因,看着还在消沉的绿谷,拍着他的肩膀,我知道一个秘密的澡堂,一起去吧!












治崎挂上电话,看见廻人一脸担心的模样,摸着他的头,在这段期间内让绿谷好好的思考,这是他最擅长的,不是吗?



刚刚父母的争吵,自己非但没有阻止,甚至加入父亲的阵营,一起责备着绿谷,明明知道外婆已经过世,绿谷没有其他可以依靠的家人,却还是和父亲一起。



「被妈妈讨厌也没关係,我希望他能陪着我久一点⋯⋯」


治崎要廻人打起精神,刚刚听玄野说,有一间还不错的餐厅,衣服换好后就一起去吧,廻人走回房间,治崎看着牆上挂着三个人开心的合照,谈了一口气。







「真舒服⋯⋯」


绿谷泡在露天的澡堂裡,就像老爹所说的,是个鲜少人知道的好地方,刚刚还和老爹互相的刷背,绿谷想起了在廻人小时候,也常常做一样的事,现在他已经长大,和自己就读相同的高中,未来也会成为英雄⋯⋯经过刚刚的争吵,绿谷也不敢确定。



看着绿谷一动也不动的,老爹以为绿谷泡昏了,急忙的拉了他一把,绿谷才从深思中醒来,确实有点晕,跟着老爹回到房间裡休息。



绿谷靠在窗户边,欣赏着夜晚的天空,没有都市特有的光害,黑夜裡天上的星星,肉眼就可以看见。


刚开始交往时,某次的约会,就像现在这样,来到人烟稀少的旅馆,坐在窗边看着外头的风景,随便的聊聊天,和治崎两个人的时光⋯⋯现在却因为自己的关係,导致这样的结果。




「如果你不想说,我不会勉强你。」


老爹露出豪爽的笑容,年过半百的他,碰过多少风风雨雨,或许可以藉由他的智慧,替自己解惑,绿谷慢慢的开口,不想让老爹知道,谎称是朋友发生的事。



两个人好不容易在一起,甚至还有了孩子,一家三口快乐的生活着,但朋友他是一个英雄,比起一般英雄,他背负着庞大的使命,必须维持社会的和平。


常常受伤的他,幸运的是,他的丈夫拥有厉害的个性,可以马上替他治疗,朋友可以拯救更多的人。


在最近一次的灾害中,朋友他差点丧命,要不是他的儿子在附近实习,及时救了朋友⋯⋯回去之后,他的丈夫还是帮他治疗,警告他要待在家裡休息。



「既然伤势已经好了,我必须回到现场帮忙,还有许多人等着我。」


「如果廻人没有及时赶到,你现在就躺在棺材裡,你知道吗?」


「拜託,妈妈,这次听爸爸的,现场还有其他英雄,你已经很努力了,先⋯⋯。」


「我不是一般英雄!」


绿谷突然的大吼,我是和平的象徵,从欧尔麦特那裡得到力量,只要是我能做的,能拯救的,我会尽全力去做,这才是我获得力量的意义。


「拜託⋯⋯」


廻人挡在他们中间,双手放在绿谷的肩膀上,低着头向绿谷拜託着,自己很喜欢笑着拯救人的绿谷,所以从小就努力的考上跟绿谷一样的学校,但随着年龄的增长,知道英雄不是个轻鬆的道路,知道绿谷微笑的背后,藏着许多的悲伤与无奈。



「我支持你的选择,并不表示我不会担心。」



从廻人的嘴裡说出来的话,似曾相识的感觉,很久以前有听谁说过。



治崎拍着廻人的肩膀,烙下狠话对绿谷说着,你自己选择,冲去现场救人,我们就结束了,廻人我会负责的,以后发生什麽,我都不会再管你。


或者暂时离开家裡,找个地方让自己好好思考。



治崎都这麽说了,绿谷也没有理由继续待着,一个人离开了家,不敢去找以前同学的他,不知不觉走到了八斋会这裡,硬着头皮进去打扰。








「我⋯⋯朋友他,对他的家人乱发脾气,明明知道他们很关心着朋友。」



「你的朋友一定很后悔。」


绿谷补充说着他正在反省着,不会再忽略家人的感受,要好好的道歉。


「回去之后安排的长假如何?」


听了老爹的建议,绿谷也忘了这是朋友的故事,询问着老爹治崎可能喜欢的地方,想给他来个惊喜,对于廻人就抱歉了,因为他还要上课,可以买些纪念品给他,开始计划着。



老爹突然的拍手,绿谷身后的纸门被拉开,坐在那边的是治崎还有廻人,绿谷惊恐的看着老爹,被老爹推着,推到他们的面前,拉上门就离开了。




「那个⋯⋯就是⋯⋯我⋯⋯」明明有很多话想说,见到他们在自己面前,过了这麽久,爱哭的个性依然没有改变,眼泪不停的往下掉,连话都说不清楚,越是拼命擦,泪水掉的越多。


第一个行动的是廻人,竟然打算放自己一个人,跟爸爸两个人出去玩,抱着绿谷向他抱怨,治崎倒是直接的给了绿谷一个吻,要他好好的计划行程。


绿谷抱着廻人说了很多道歉的话,治崎坐在一边听着,等到他们俩累的一起睡着了,治崎替他们盖上被子,顺便治疗绿谷因为哭泣而红肿的双眼。






「一切都没问题了吧。」


治崎走到另一个房间内,老爹在等着他,不是疑问,而是肯定的语气。


「应该⋯⋯我想。」


被老爹笑说这麽没有自信,换作是廻人,大概会说那是当然的,廻人是个很有活力的孩子,绿谷也是一样的,只是他被迫承受太多的期待。


「你要陪着他,廻。」告诉老爹自己会做到的,接着回到了刚刚的房间,看着熟睡的绿谷,治崎也躺了下来,抱着他进入梦乡。

评论 ( 4 )
热度 ( 11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