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 短暂失忆

警告
cp治出,雷者自行迴避
绿谷短暂失忆,前面很认真,后面很欢乐的故事
治崎和绿谷有个孩子廻人
小胜友情演出
逻辑什麽的不重要

绝对不是因为看太多ao3的治出,觉得心很痛,要赶快写什麽压压惊(欧美大大都对绿谷好严格喔⋯⋯很多写治崎不喜欢会口吃,很笨的绿谷,所以对绿谷超严格的,不能像另一边的荼毘出那样,可爱的黏在一起,还有求婚什麽的,超开心的。有完结又有甜度的欧美大大,花了大半篇幅介绍殭尸病毒,还是有谈恋爱,而且还是唯一一个对绿谷很好的治崎⋯⋯)




















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,英雄人偶在返家的途中,被不知名的东西打中,据目击者表示,只看见人偶身边有一团白烟,等烟雾消散后就发现他倒在地上,马上打电话叫救护车。


听到这件事,治崎马上冲去医院,在院方巧妙的安排下,人偶被安置在医院隐密的房间内,一进去,发现自己的儿子早一步接到消息,坐在旁边的位子上,握住绿谷的手,低头祈祷着。


「医生说没什麽大碍,或许等一下就会醒。」知道自己的父亲来了,向他解释着,治崎摸着他的头,说你做得很好。接着发现床上的人有所动静,廻人呼喊着母亲。


睁开眼的绿谷发现自己躺在某个地方,还有人在旁边陪着自己,满脸困惑地表情。


你们是谁?








经过医生的诊断,或许是遭到不明个性的影响,但无法保证什麽时候会恢復原状,先不要轻举妄动,加上目前病人的精神状况极度差,暂时先不要刺激他。


才刚醒来的绿谷,眼前的两个人自己都不认识想要离开,被廻人制止住,在不安与焦虑的情形下发动个性,失手伤了廻人,看着自己用个性伤害人的绿谷,失控的绿谷弄坏了医院的床及其他设备,无奈之下治崎使用个性对付绿谷,将他分解后又快速復原。


经历一瞬间的生死,绿谷吓得看着治崎,一动也不动,另一个医生即时赶来,替他打了镇定剂,廻人也忙着復原房间内的东西,绿谷再度躺在床上,由护士照料着,廻人跟着父亲来到房间外的角落。


「看样子应该是不记得我们了,以防万一,先叫爆豪叔叔来陪着会比较好?」廻人冷静的想出对绿谷最好的方式,忘了手上还有伤这件事,治崎脱下手套帮儿子治疗,看着他因为绿谷的事有些紧张,试着缓和他的情绪。


「还是瞒不过爸爸呢⋯⋯」本来是受伤的手,经过父亲的个性治疗,变得跟以前一样。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母亲,总是笑着迎接、鼓励着自己,现在却是困惑、陌生的看着,觉得自己不是他的孩子,有种被抛弃的感觉。


看着自己完好无缺的手,廻人默默地流下眼泪,感受到某种温暖,父亲正抱着自己。和父亲说自己没事的,已经不是小孩子,会想办法解决的。




爆豪接到廻人的电话就马上冲了过来,跟废久不同,自己和他的孩子感情还算不错,这点连爆豪自己都很意外。



「你还记得什麽?」绿谷一醒来,爆豪直接问他,他实在是没什麽心情陪他慢慢恢復,看他的到底知道些什麽,好准备下一步该怎麽做。


「是小胜啊,真难得你会来看我。」见到熟悉的人后,绿谷放下戒心开始与他聊着,爆豪一脸不耐烦的表情说着,你·记·得·什·麽,特别加重语气。


「嗯⋯⋯我们不是才通过欧尔麦特的测试,两个人一起,记得应该是我拉着你通过的,怎麽变成我躺在这裡?」最糟糕的情况,爆豪心中想着。



爆豪命令绿谷待在床上不要乱跑,敢乱动就炸了你恐吓般的发言,绿谷也习惯对方这样的态度,乖乖地坐在床上吃着东西。


「记忆停留在二十年前⋯⋯高一那年和他一起参加考试,欧尔麦特是考官的那个时间点。」


「难怪会完全不记得⋯⋯」


「这下糟了⋯⋯对母亲来说最重要的两个人都不在,他会崩溃的。」


「他也必须接受才行,就算要他再次承受⋯⋯」于是爆豪带着治崎和廻人再次进入房间内,避免绿谷再次冲动的使用个性,爆豪将抑制器扣在他的双手上,严肃的说着大量的讯息。



绿谷出久,今年三十六岁,现任的no.1及和平的象徵,每天努力地打倒坏人,已婚并育有一子,孩子也是就读雄英的英雄科A班,不论是成绩还是个性都相当优秀,极度被看好的新人英雄。


「这就是现实的状况。」确实小胜看起来成熟许多,不像是高中生那样,自己的身体也是,好像也长高了不少,还加注说了,因为被不明的东西击中才会这样,剩下的自己去问你的家人。




爆豪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。





「那个⋯⋯我是治崎廻人,你的儿子,旁边的是你的丈夫,治崎廻。」廻人向绿谷介绍着,绿谷不是没有怀疑过是敌人的陷阱之类,还是自己被洗脑的,又或者其他情况。


乾淨利落的一头黑髮,有着一双大眼,左边脸颊还有与自己相同的雀斑,身上还穿着雄英的制服,担心自己的模样,总觉得有股愧疚感,不自觉地伸手将他揽住抱着。


廻人也回应着他的拥抱,最后决定回家,带着绿谷回到他们的家。



廻人换好衣服后,将绿谷带到沙发上休息,以目前现在的状况,还是跟学校请假,留在家裡照顾绿谷。


「爸爸,今天可能要请你睡客房⋯⋯」绿谷现在是这个样子,廻人实在是不放心让他们在一起,治崎只是拜託廻人多照顾绿谷就离开了。


从进来的那一刻,看着这裡的一切,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,而且身旁的两人因为自己的缘故,似乎做了某种决定,有种说不出的痛,对于刚刚先离开的那个人。


「那个⋯⋯廻人君?有没有相簿之类的,我想看看,说不定⋯⋯」听小胜说自己失去记忆,为了不让他们担心,自己也要努力才行!


不要太勉强喔,廻人担忧的眼神说着,但还是默默的到柜子裡拿出相簿,走到绿谷的旁边,打开内页向他介绍着。


是廻人出生时的相簿,裡面大部分都是廻人小时候的模样,也有一些绿谷和其他人的,刚刚先离开的那个人也在裡面,戴着口罩遮住一半的脸,即使如此,从他的眼神看来很幸福的感觉。


「⋯⋯治崎⋯廻⋯⋯?」


「你想起来了吗!」


看着绿谷指着治崎,说出了他的名字,廻人以为绿谷恢復记忆,但绿谷摇头,只是在脑中突然的浮现。


廻人搂着绿谷的肩膀,要他不要着急,慢慢地想就可以了,两人继续看着照片。


「唉⋯⋯爸爸,你还没回房间?该不会从刚刚开始就在等了!」今天ㄧ整天也够折腾绿谷,靠在廻人的肩膀上睡着,正打算将他抱回房间,这时治崎就走了过来,抱起绿谷,廻人跟着他的后面一起回房间,帮忙将绿谷安置好。



两人一起离开房间,廻人拉着治崎的手,说着希望明天可以一起帮助绿谷,廻人知道现在最难过的是爸爸,正因如此才要一起解决。


知道了,治崎这样回答,然后再次摸着廻人的头。







身体就像是有着固定的生理时间,早上七点绿谷就醒来了,早早换上衣服下楼吃早餐,闻到一股香味,发现他们早就起来了,甚至还替自己准备了一份放在桌上。


「谢谢你⋯⋯早安,廻人君、治崎君。」


廻人偷看着治崎,在他的杯子周围,明显的有液体流出了的痕迹,对于刚刚绿谷的话,产生了动摇,要加油啊爸爸,廻人在心中呐喊。


「出久君想要出去,还是待在家裡?」吃完早餐后,廻人问着绿谷。


「我想想⋯⋯虽然记忆还没恢復,想先去找欧尔麦特或是妈妈,说不定可以更快⋯⋯怎麽了吗?」讲出关键字的绿谷,看着他们逐渐下沉的表情,不会吧⋯⋯拜託千万不要⋯⋯


「冷静的听我说好吗?」



然后就变成现在这样,绿谷一把鼻涕跟眼泪,将廻人的衣服弄湿了,倒在他的身上,廻人只是拍着他的背,和当时的情况相反———


同样绿谷也是在哭泣着,只是负责安慰的人是治崎。



「抱歉⋯⋯你的衣服。」


「没关係的,不用担心,对了,要不要上街逛逛?」乾脆出去散散心,帮绿谷稍微打扮一下,自己也换上新的衣服,就这样一家三口出门。


街上和自己印象并没有多大的不同,只是,看着上面的广告版,橱窗里的电视牆,出现的人都是自己认识的同学,让绿谷感到很惊讶。


大家都成为英雄了呢!


继续走着,碰到了孩子们围在店家门口,引进了最新的卡片,关于英雄的,有个孩子高兴的欢呼,说是抽到了厉害的英雄角色。


「是爆杀英雄,你好厉害喔!」


「我的可是英雄焦冻!」另一个孩子不甘示弱的说着,一群孩子在互相交流,绿谷发现有个孩子默默的躲在角落看着。


「不去和他们一起玩吗?」小男孩摇摇头,说自己没有抽到厉害的英雄,而且连个性也不起眼,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。


「没有这麽回事!只要你好好的努力,一定可以的!」绿谷向他保证,这时廻人拿出一张英雄卡片,是最新的人偶图案,塞给绿谷一支笔要他在上面签名。


送给那个男孩后,廻人摸着他的头说快去吧!然后快速的拉着绿谷还有治崎离开现场。


绿谷偷偷的回头一看,那个男孩已经成功的加入团体,开心的笑着,绿谷也就放心了,感谢廻人的帮忙。


「应该要感谢爸爸的,他总是能抽到妈妈。」话题转向治崎,治崎轻咳几声,将口罩换上新的,对于绿谷的道谢,只是点头表示。


在外头待了一整天,绿谷还是没有恢復的迹象,回到家后,绿谷有些难过的坐在沙发上,廻人要他打起精神,总会有办法的!


「谢谢你,廻人君⋯⋯咳,抱歉⋯⋯!」


「振作一点,妈妈———!」


绿谷才向廻人道谢,下一秒开始咳嗽,咳出血来,疑惑的表情看着,接着开始不停的发抖,治崎马上将他抱到车上,坐在后面的位子,廻人也在一边照顾着,透过电话,到达医院的绿谷,迅速的接受观察与治疗。


在等待的期间,廻人接到了爆豪的电话,一五一十的告诉他,听见爆豪的粗口后,说等一下会到的,然后就挂上电话。


「爆豪叔叔他会来⋯⋯呐,爸爸,为什麽总是妈妈遇到这样的事?」


比任何人都要努力辛苦的维护和平,偶尔的放鬆心情,陪伴着我们,不想让人担心,总是笑着的他。


「会没事的,廻人。」治崎只是这样说着。






当爆豪到医院时,看见廻人睡在椅子上,治崎脱下外套盖着,廻人眼睛附近还有些红肿,或许刚刚大哭一场也不一定,虽然治崎戴着口罩,从眼神看来充满疲惫,两天都在医院报到,任谁也受不了。


这种情况下爆豪也不好说什麽,走到治崎对面坐着,陪着他们一起等待手术结束。




手术的灯一暗,两人立刻站起来,等待着医生的解释,大致上来说,绿谷碰到的白色烟雾,裡面含有类似于病毒的东西,感染后所导致的,因为他藏的非常隐密,一开始没有检查出来,过了一天的时间,病毒开始活动,与病人的身体产生对抗,现在已经没有问题了。


关于记忆的部分,还不能保证。


将绿谷推到他的病房后,爆豪叫醒廻人,带着他来到房间裡,原本打算让爆豪带着廻人先回家,但廻人坚持等待绿谷醒来,治崎也不再说什麽。


「等废久醒来也要早上了,你还是先睡吧,廻人。」


听了爆豪的话,廻人乖乖的睡在旁边的躺椅上,没多久就睡着了。治崎反问着爆豪不回去吗,爆豪笑说,连续两天的害自己跑来,等他一醒来,不好好的揍上一拳怎麽行!


「说的也是。」难得治崎也抱持相同意见。








绿谷醒来后,只觉得全身痠痛,手臂上还打着点滴,现在是什麽情况?


小胜笑的很开心,作势要打自己的样子,治崎也是一样的,眼神充满的笑意,但那是在自己做错事,才会出来的表情,廻人也是,一脸要哭出来的模样。


根据自己大脑的快速计算,这个时候应该先处理的是——


「廻人,你怎麽了吗?该不会被爸爸还有小胜欺负了吧,放心吧!妈妈是站在你这边的。」廻人高兴的抱住绿谷,说着记忆回来了,真是太好了。


「废久,让老子跑来跑去的,等一下你就准备吃拳头吧!」


「每个人都非常担心你⋯⋯今晚你就做好准备,出久。」



绿谷大喊着不公平啊!明明只是要回家而已,醒来发现自己躺在这,什麽记忆也没有,至少该告诉自己到底发生了什麽事。


「⋯⋯廻人,先跟着爆豪到学校上课,放学再来就好了,剩下的交给爸爸。」交给爆豪钥匙后,请他帮忙照顾廻人,离开前向绿谷说着,等他回来准备被揍吧,带着廻人离开房间。


「该从哪裡开始⋯⋯或许不用等到晚上,乾脆现在就开始好了,你说呢?出久。」


治崎将手伸入绿谷的衣服内,慢慢的靠近他,绿谷用手抵挡着,害羞的说着这裡说医院,而且自己还受着伤⋯⋯这种程度难不倒现任的no.1吧?而且,故意靠近他的耳边说着,用个性可以轻鬆的解决,不是吗?


耐不住对方的诱惑,绿谷趁机亲了他的脸,在小胜回来前解决——

评论
热度 ( 13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