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别担心,因为我来了

警告
cp治出,雷者自行迴避
绿谷死亡设定,雷的真的不要看了
逻辑什麽的不要在意,写着写着觉得还蛮开心的
be或ge可能要自行判断,我觉得是ge啦

















一切发生的太突然,任谁也无法预料到。



前和平的象徵,英雄人偶,决定下任接班人,将力量教给了他,努力的培养,让他可以肩负重任。



新的和平诞生,自己也开始另一段旅程,想着这样美好的未来,意外就这样发生,人偶的死亡———



将个性传给新的继承者,绿谷出久回到最原始的状态,无个性的自己,加上日积月累的救助奔波,身体不像以前那麽强壮,变得比普通人还要虚弱。



「就是今天⋯⋯一定要说出来啊,绿谷出久!」


卸任后的绿谷,稍微变装走在路上,准备到某个地方,接近那个人住的房子,发现有一台黑色的轿车,没什麽在意,绿谷按着门铃,接着从车子裡出来蒙着头的黑衣人,往替绿谷开门的人那裡冲了过去。



身体的反射动作,让绿谷一时忘了自己是个普通人,对方手持着武器,直接的扫射,绿谷替开门的人挡住了子弹,然后倒在他身上。


那人喊着快来帮忙,一下子屋内冲出许多人来帮忙,成功的制服黑衣人,但却无法改变绿谷受伤的事实。


「坏理呢?她不在吗!这样的出血量⋯⋯会来不及的!」


「她去参加研习课程,你忘了!」


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,虽然已经打了电话,看到他的伤势,只能不断的哭泣着,终于那个人来了,接手他的位子,抱着满是血的绿谷。


「⋯⋯为什麽⋯⋯你会变成这样?」


治崎廻实在是想不到,一个几乎将生命奉献给社会,打击犯罪的他,在身体逐渐虚弱,决定寻找新的继承者,放下执着的他,为什麽会是这样的结局?


「⋯⋯廻⋯⋯口袋的⋯⋯」治崎依照他的指示,拿出一个红色的盒子,打开来看是ㄧ对戒指,琥珀色的鑽石镶在上面。




「廻,你觉得琥珀的颜色怎麽样?」不懂自家的恋人没头没尾的说什麽,绿谷急忙的说着,说是认识的朋友要结婚了,在挑选戒指的颜色,询问自己的意见,想到自己有极度的洁癖,不太想戴太麻烦的东西,摇着头说没什麽想法。


绿谷也只是笑笑的说,那就没办法了。



「⋯⋯跟你一样⋯⋯很美⋯⋯帮我⋯⋯」绿谷虚弱的伸出自己的手,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,治崎替他戴上的同时也问着。


「你愿意嫁给我吗?」


听到治崎这麽说着,绿谷流下了眼泪,说了我愿意,然后将今天要告诉他的话,说了出来。



我爱你———



就这样看着他送到救护车上,碍于身分的关係,治崎不会上去的,留下来的只有衣服上的血渍和手上的戒指,但是为什麽⋯⋯眼泪流不出来?



避免社会产生不安,英雄人偶的死,悄悄的进行,非常的低调,在决定日子的那一天,治崎仍然没有去,见他最后一面,安份的待在家裡,照顾着组长。


「今天是那孩子的⋯⋯你不去见他?」他们不会想见到我的,治崎回答着,替组长换上新的衣服。



那孩子之前有来找过我——


治崎停下手边的工作,组长眼神示意坐在旁边听着。



「您好,我是和廻交往的绿谷出久,请多多指教。」在组长眼中,与其说是多一个儿子,倒不如说多了一个可爱的孙子,看过他在电视上的英勇表现,跟现在坐在面前的年轻人,简直判若两人。


但是ㄧ谈起你的事情,从他的身上可以感受的是多麽的幸福,可以体会到他的快乐,散发这样的能量,那孩子有这样的特质。


「你很幸福,廻。」抱着治崎要他不要忍住悲伤,这次的眼泪终于流下来了。







过了一些日子,家裡有客人,还指定要见治崎,玄野带着他到房间内等着,等着治崎到来。


「⋯⋯有什麽事吗?通行未吏生。」他应该是最不想见到自己的才对,有什麽目的吗?


「我和你没什麽好说的⋯⋯」治崎作势要离开,通行抢先一步挡住门口。


「绿谷君他⋯⋯之前跟我道歉。」听见熟悉的名字,治崎站在门口听着他继续说着。



对于自己和治崎在一起的这件事,非常郑重的道歉。事情已经发生也无法改变,人活在当下,要努力的向前迈进,这是通行告诉绿谷的。


「要是治崎欺负你,我会帮你的!」


「谢谢你,前辈,不用担心的,他不会的。」看见绿谷脸上露出幸福的表情,通行也替他感到高兴。




「你也要向前走!」说完这句话,通行自己就离开了。



「⋯⋯到底要我做什麽?」治崎有些烦躁的到厨房倒水喝,看到坏理也在裡面,今天不用上课吗?正准备要离开时,突然的被她抓着,发动个性。


「坏理⋯⋯你在做什麽?」失去手臂后,治崎装上义肢,靠着机械手臂生活了很久,治崎不会要求坏理帮自己恢復,即使她一辈子也无法原谅自己也无所谓。


「出久君,他希望我保持笑容,所以⋯⋯」说讨厌治崎也没关係,但不要拘泥在上面,还有很多美好的事物在等着你。


「这个出久君拼命守护的和平,我也会努力的!」


「一个接一个的⋯⋯」当时治崎就下了封口令,要是被坏理知道绿谷死在这裡,在治崎的怀裡,一定会非常的自责,当初早点恢復治崎的个性,绿谷会活着也不一定。


无法挽回的遗憾,有一个人承担就可以了——




就算恢復了个性,治崎本来就不是想成为英雄的,加上自己洁癖的问题,依旧不会轻易的使用。


走在路上意外的遇到了,绿谷的母亲,自从事件发生后,治崎一直没有去见她,接着两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聊天。


「可以叫你廻君吗⋯⋯其实我想谢谢你!」


当出久说出想成为英雄,引子知道自己随时随地要担心着他的安危,看着心爱的宝贝儿子,做母亲的既是支持他的决定,同时也反对着。


成为了和平的象徵,辛苦的维护着社会的安宁,看着他身体状况越来越差,身为他的母亲,怎麽能不心痛。


「妈妈,我决定找新的继承者,不单单是为了社会的秩序⋯⋯有一个重要的人,我想陪着他。」


这孩子终于有了想要陪伴的对象,不会在忽视自己的生命,为了那个人,出久会努力的活下去。


引子最后说着意外是无法避免,但知道出久有其他的目标,引子感到很高兴,自己擦乾眼泪,向他道别。


这是你想要的吗?治崎看着天空问着。






时光流逝———


治崎躺在床上,知道自己的体力大不如前,费力的抬起手,看着上面的戒指依旧散发着光芒,就像他带来的温暖。


感觉到有人握着自己的手,仔细一看,是个令人怀念的人。


「终于来了⋯⋯我在你守护的世界活的够久了,也该来接我吧!已经是大人了⋯⋯不要在哭了,好吗?」


看着绿谷手上的戒指,治崎露出了笑容,然后听着他说的话后慢慢地闭上眼睛。


别担心,因为我来了———

评论 ( 1 )
热度 ( 10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