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 鸟笼

警告

cp治出,雷者自行迴避,逻辑什麽的不要在意

黑道设定(可能看不太出来)

无个性设定

简单来讲就是治崎对绿谷的执着这样



















绿谷出久,自有记忆以来就生长在这栋日式传统建筑裡,对于父母没什麽印象,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与被称作是自己「家人」的人一起生活着,其中,治崎廻,这个比自己大十岁的男性,非常的疼爱自己,对绿谷来说就像是哥哥一般的存在。



现在的绿谷是国中三年级的学生,回到家裡时,似乎正忙着什麽,进进出出的,玄野将绿谷拉的一边说着,等一下有重要的客人要来,你先到房间裡等着,晚餐会帮你送上去的,被其他叫走后又匆匆离开了。



知道对方的意思后,背着背包上楼,回到自己的房间,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,回忆起小时候发生的事。



还在念幼稚园的绿谷,第一次跟外面来的客人一起吃饭,大概是喝酒喝得太高兴,突然地把绿谷抱了起来,吓到把刚刚吃的东西吐了他满脸都是,好像还尿了裤子,总之是一团糟。




只记得自己被治崎带走,后来的就没有印象了,毕竟太丢脸了,从那次之后,只要有客人要来家裡吃饭,绿谷就会自动地迴避。想再多也没有用,收拾好东西,坐在书桌写作业,听见敲门声,说把东西放在桌上就好了,赶着要完成这道题目。



「先吃饭吧,出久。」



「廻君⋯⋯!」进来的竟然是治崎本人,让绿谷又惊又喜,连忙坐下来,意外地治崎拿了两份餐点,将绿谷的放在他前面后,拿着筷子开始吃了起来,今天的晚餐是炸猪排盖饭,是绿谷最喜欢的食物。



「多吃一点。」治崎将碗裡的两片猪排夹到绿谷的碗裡,绿谷开心的向他道谢,也跟着吃起来,自己果然很喜欢治崎,总是给自己最好的,要是知道自己要离开的消息,不知道会怎麽想,馀光飘向挂着的背包,裡面有份高中的简介,在外地,考上的话是必要离开家裡才行。



原本绿谷要一起和治崎拿下去,说着好好念书,其他的不用担心,摸着自己的头就离开了,门被关上后,绿谷将书包裡的简章拿起来看了看,又再度进行他的作业。



到了半夜,突然觉得口渴的绿谷,走下楼梯到转角处时,听见有人的声音,想这要是被发现会被唸的,就躲在旁边,两个人正在聊天着。



「今天来的客人,好像有打算跟当家提婚事的。」

「我知道,我还偷看一下照片,完全是个大家闺秀的小姐!」


「不过被当家拒绝了不是吗,说是现阶段没有意愿?」


「想也知道是为了照顾那个小鬼,那个一无是处,整天无忧无虑的孩子。」


「喂!你小声点,要是被听到的话怎麽办。」


「放心啦,都这麽晚了小孩子早就睡了。」两个继续八挂着,绿谷默默的在一旁听着,等到他们离开,才慢慢的走回自己的房间。



「奇怪⋯⋯?」发现自己流下眼泪,无法停止,不敢哭出来,怕吵到他们,他最爱的家人,估计现在是睡不着了,与其等到早上,不如现在解决吧,绿谷再次下楼,往治崎的房间,猜想对方应该还没睡才是,试探性地敲了房间的门,过没几秒,门被打开,治崎疑惑的看着绿谷。


「稍微打扰一下⋯⋯」








看到对方准备要睡的样子,绿谷有点后悔自己的冲动,坐在沙发上等着,治崎拿了杯热牛奶给自己。



「压力太大睡不着吗?」治崎也给自己倒了一杯,要是真的睡不着一起睡也是没问题的,要绿谷不要想太多。



「我说廻君,不用顾虑我也可以喔,我已经不是孩子了⋯⋯」双手握着牛奶说着,经过这次的事情,绿谷终于可以下定决心,决定就读外县的高中。



廻君幸福的话我也会觉得幸福的。



与自己相差十岁的廻君,遇到喜欢的人,两个人在一起然后生下孩子,等学校放假了,回到家裡看看孩子,像你以前照顾我一样⋯⋯虽然不是马上,但我会努力读书,找一间不错的公司,赚很多钱,扣除掉一些开销后,会寄回家裡的,绿谷说着梦想的蓝图。




「所以说⋯⋯就是⋯⋯」看见治崎没什麽反应,将杯子放到桌上听自己说的话,绿谷有些尴尬,会不会是惹他生气了,慌张地挥动着手。




「你讨厌这个家吗?」治崎抓着绿谷的手,表情严肃地问着,当然没有!绿谷大声的说着,说着最喜欢治崎,喜欢家裡的成员,也最喜欢这个家了。



「那就不要离开,待在我身边就好,这才是我想要的幸福。」双手伸到绿谷的背后,将他紧紧地抱住,所以自己不需要离开,可以留在这裡?一想到这个绿谷又有了想哭的冲动,将头埋在他的怀裡,试图掩盖自己的脸。




心裡也觉得踏实多了,像孩子般睡在对方的身上,将他抱到自己的床,盖好被子,自己也睡在一边,盯着绿谷好一回会儿。








「笼子裡的鸟想往外飞,你觉得该怎麽办?」坐在沙发上整理资料的玄野,听着治崎意义不明的话,放下手边的资料,说了句你在说什麽。



「就是字面上的意思。」



「嗯⋯⋯大概是增加笼子的大小,或是给他喜欢的东西之类的?」玄野没养过鸟,照理说一般人饲养的家禽,在外头无法生存下去,应该不会想要飞到外面,除非是本来就在野外生长的⋯⋯话说回来,家裡没有养鸟啊?




「把他的羽毛剪掉就可以了⋯⋯东西好了,我放在这裡。」治崎将桌面整理乾淨后,看着牆上的时钟,差不多要回来了,接着就听见敲门的声音,进来的不是别人,是绿谷。



「我回来了!廻君,玄野君也在呢!」绿谷向他们打招呼,将背包放到沙发上,从裡面拿出许多的简章,说要好好研究要考哪一间,治崎加入话题,一起讨论着,看着两人认真的表情,特别是治崎看着绿谷时,流露出想要将绿谷完全佔有的慾望。



玄野想起了绿谷在宾客来家裡吃饭的那一天。




小孩子给人的印象就是软绵绵,活泼好动,还在念幼稚园的绿谷也是,穿着蓝色的制服,上面别着自己名字的牌子,喜欢在家裡跑来跑去,更重要的是喜欢黏着治崎,说也奇怪,从以前就讨厌和别人接触,对于那孩子,特别宽容。



看到可爱的绿谷笑容满面地喊着你,像天使一样,任谁都无法招架。




和平常一样,先到幼儿园接绿谷回家,听老师说班上有很多小朋友生病,要我们多注意,看着绿谷开心的牵着治崎的手,当时的我没有想太多,回家后说是有客人要来,大人们正忙着准备,我们就负责照顾绿谷。



看见满桌的佳餚,媲美满汉全席的程度,平常很难有这样的待遇,又正值青春期的我们,自然不会放过机会,大吃特吃,第一个发现异状的是治崎,绿谷碗裡的食物都没有动,看起来没什麽精神。



「不舒服?带你回房间休息,好吗?」治崎作势要起来,被绿谷拉住衣角,说自己可以的,没关係,可能是想让我们好好吃饭,又或者觉得中途离席会被说什麽,当时的自己不清楚绿谷在想什麽,只记得治崎说要是真的忍不住要马上说。



像是要治崎放心,绿谷喝了点碗裡的汤,说着好喝,然后悲剧就发生了——



一个喝醉酒的客人,突然插进我们的旁边,将绿谷抱了起来,被陌生人抱着,再加上本来就不舒服的绿谷,对方剧烈的摇晃下,就这样绿谷吐了他满身,客人生气地将他往旁边一丢,幸好被治崎即时接住,绿谷吓得尿裤子,害怕的哭着。




之后宴会上怎麽解决自己也忘了,只记得要赶快将绿谷洗乾淨,后来绿谷也被传染感冒,躺了一段时间才让他去上学。



「出久是不是坏孩子?」躺在床上,额头还放着毛巾,吃了药后似乎还不想睡。



「没事的,哥哥已经代替你向他道歉。」将绿谷头上的毛巾拧湿后,再次放到头上,要他赶快睡觉,身体才会好起来,不是想赶快见到同学吗?


「出久想和同学玩!谢谢廻哥哥。」然后哄着绿谷睡觉,等到绿谷睡着后,坐在一边的矮桌上写着作业。



为了不吵到绿谷,玄野小声的问着,到底是什麽时候去道歉,平常都和自己一起行动,也没见他跑去哪裡,加上绿谷还在生病,治崎不会丢下他的,所以到底⋯⋯



「人不在的话,道歉就不需要了吧?」面带笑容向玄野说着,然后又继续的写着作业。






玄野将资料整理好,这才注意到那两人的说话的声音消失了,原本坐在自己旁边的绿谷,不知道什麽时候跑到治崎那边,睡在他的腿上,治崎仍看着简章,注意到盖在他身上的外套往下掉,将它提高一点。




「羽毛就算剪掉了,还是会再长出来的⋯⋯」玄野盯着熟睡的绿谷,又回到了刚才的话题,看着治崎,知道玄野在等着自己,放下简章作出思考的模样,说出来的话,让玄野搞不清楚究竟是玩笑,还是他真的会执行。






只好让他再也飞不起来,活在他专属的笼子裡——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19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