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 白色谎言

警告

cp治→→→→→→→出,雷者自行迴避

有监禁情节,有个性设定,父母双亡

对绿谷异常喜爱的治崎,极度同情绿谷的玄野,大概是这样的故事

治崎极度的黑

百粉的文请等等,现阶段的作者写不出美好的甜文,可能要有什麽刺激才可以写出快乐的东西,百粉不坑,其他不一定,佛係作者




















看着唯一的出口被打开,原本躺在床上的绿谷,缓缓地动着身体,坐在位子上准备用餐,今天的是定食套餐,送完餐点的玄野准备要离开时,被对方给叫住,希望可以陪着自己,同情心作祟,玄野决定留下。



看着吃没几口的绿谷,又是剩下一大半,心想这样下去会生病的⋯⋯



「为什麽是我⋯⋯我到底⋯⋯」不再进食的绿谷,小声地说着,然后又想起什麽,离开位子上跑到厕所裡,只听见水声不断的流着,见到绿谷时脸又苍白了一些,玄野什麽也不会做,应该说是无法做。



绿谷又回到床上,蜷曲的躺在上面,开始哭了起来,玄野慢慢的走向他,伸手要碰触绿谷,希望能给他某种支持,而绿谷似乎也明白对方的举动,自己也伸出手来,然而听见敲门的声音,两个人立刻将手收回,不再是躺着而是坐在床上的绿谷,走回去将餐点收拾的玄野,为等一下要来的人所做的准备。



「你也在这裡,玄野。」匆匆地将东西收拾乾淨,玄野准备离开,听见绿谷再向他道谢。


「谢谢你今天帮我送食物。」


『谢谢你刚刚的鼓励。』


在玄野听来是这样的感谢,这时会很庆幸现在的自己是带着面具,看不到自己的表情,现在的表情应该是快要哭出来,回答不客气后就离开了。



「真是有礼貌⋯⋯不过,你的脸色这麽差,还吃这麽少,晚一点再送东西给你,不好好吃饭是不行的,身体会撑不住的。」温柔的话语关心着自己,这才让绿谷感到害怕,从自己被带进来到现在,治崎没有对自己使用过暴力。



他看过电视或是书上的一些描述,如果人质太过吵闹,不乖乖的配合,被殴打甚至更进一步的虐待都有可能,绿谷知道治崎拥有的个性,自己被带进来时,原本想趁机逃跑,头用力的撞击旁边的成员,一个不小心两个人一起跌倒,被撞的成员很生气的揍了自己一拳,远处前来的治崎看见后,脱下手套碰了那个人。



一瞬间只看见地板上的血迹,吓得说不出话来,紧张地坐在地上发抖,想着要死掉了。



「抱歉,吓到你了。」玄野递上乾淨的纸巾给治崎,确定手没有沾到才放心的摸着自己被揍的脸颊,脸上的伤口不见,接着亲自带自己来到房间,不太像关人的地方,这裡相当整洁感觉也很舒适。







「呐,治崎君,我⋯⋯我想回家。」或许是刚刚玄野给的勇气,绿谷再次问着同样的问题,坐在床上,双手不安地抓着大腿的裤子,偷偷的看着治崎的样子。进来房间后,治崎脱下面具及手套,理所当然地坐在绿谷的旁边,保持一定的距离。



「这个我不是说过了,待在这裡是最好的。」



「可是我想离开这裡,我⋯⋯还要上学,没错,我现在是学生,要上课才是。」绿谷继续说着,治崎将手抵在他的嘴唇上,绿谷不再说话,要学习知识的话我可以请人来这裡教你,可以为你安排不同的老师,想学习什麽,我会找最好的老师给你。



「更何况你也没有回去的地方,不是吗?」治崎说得没错,父母双亡的自己独自一个人居住着。



「与其让你被别人欺负,我会好好的保护你的。」说着这些话的治崎,表情是如此的温柔,甚至还伸手抱着自己,习惯是一个人的自己,能有个人这样的对自己,如果不是在这样的情形下遇到该有多好,内心无比的煎熬。




这就是绿谷感到恐惧的地方,怕自己有一天会受不了这样的温柔,从此深陷下去,尽可能地保持自己想要逃离的想法。





某天在玄野替绿谷送食物时,发现绿谷发高烧,赶紧做紧急的应变措施,医生帮绿谷做完检查后离开,玄野帮他换过额头上的毛巾,顺便将湿透的衣服重新换过,无奈地看着昏睡中的绿谷。



昏迷中的绿谷,隐约地看到不少人陪在自己身边,眼睛实在是睁不开,脑袋也很溷乱,也就这样一直昏睡着,直到烧退下来。


醒来的绿谷看见治崎趴在床边睡觉,看着对方毫无防备的模样,还发现他身上遍布的红点,是过敏吗?接着还发现了自己的手被治崎紧紧的握着,虽然带着手套。


这时玄野进来替绿谷量了体温,带了好下饭的食物,帮他换上新的点滴,大费周章地忙完后向绿谷说着。


绿谷病倒后治崎非常担心,几乎是工作一忙完就到房间裡照顾你,几乎是不眠不休,有想过要使用个性直接治疗,之前工作的关係过度使用,导致身上长满疹子,自己的身体也慢慢变差,有劝他要好好休息,但他坚持要亲自照顾你。



「为了让你有安全感,握着你的手。」不希望传染给你所以戴着手套,说完后玄野拿了毯子盖在治崎身上。



「谢谢你,玄野君,等到治崎君醒来后,我会再向他道谢的。」轻轻摸着治崎的头,开始吃起玄野带来的餐点,这次终于全部吃完,一点也没有留下,气色看起来也好多了,过没多久治崎也终于醒来,绿谷抱着他,向他说着辛苦了,不会再说要离开的话,决定要留下来。


「真是太好了,非常欢迎你,出久。」




收拾善后的玄野清楚地看见,治崎嘴角上扬的笑容,那是胜利者的容貌,那孩子最终还是逃不出你的手掌,掉落你设下的陷阱。



无聊的同情心又开始了,所以自己才会说着那样的谎言——绿谷会病倒早就在治崎的计画裡、会起疹子和使用个性没有关係,只是洁癖症的发作,要治疗好是没问题的,都是为了让绿谷的罪恶感上升,让他产生愧疚,结果就是接受治崎的温柔。



而最大的谎言就是自己伸出手的那个瞬间,相信自己给的希望,但是根本没用⋯⋯不想绿谷继续痛苦下去是真心的,希望他能离开这裡也是真心的。



折衷下的结果就是绿谷会接受治崎,不会再对自己的遭遇有所怨言,却再也无法离开这裡。



「真是恭喜你了,overhaul。」这次的泪水没有止住,从眼角落下。


评论
热度 ( 19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