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 双面人生

警告

cp治出,雷者自行迴避

大概是治→→→→→→→←出

没有个性,黑道设定,逻辑不重要,剧情飞快注意(?)

说个笑话,本来想找有关极道妻子之类的影片或日剧,估狗发现很多谜片⋯⋯(新梗预备??

















治崎廻,这位年轻的黑道首领,短短的时间内将组织经由得有模有样,跟他相关的传闻多到数不完,其中最让人好奇的并不是他本人,而是他的妻子,当上首领的同时就一直跟在身边,如影随形。



相传是富豪的千金,基于政治因素嫁给黑道,自小体弱多病的,嫁给治崎后更是鲜少出现在众人面前,据看过的人描述,墨绿色的短髮,繫上淡粉红的花造型的髮饰,一身黑的传统和服,仅有金银配色,再加上她不苟言笑的模样,非常具有身为黑道妻子的样子。



除此之外,因为体弱多病的缘故,无法满足年轻气盛的首领,好几夜不回家,让妻子独守空房的说法,甚至说治崎的新对象竟是名年轻的男子,这样乱七八糟的谣言,传得满天飞,究竟真相为何,没有人敢去了解⋯⋯




「晚上议员的庆生宴会,真不想让你出席,出久。」坐在一边看着妻子为今晚的庆生,在众人的帮忙下,换上和服上好妆,戴上头饰就完成,挥挥手要他们离开,房裡仅剩下治崎和他的妻子。


「这可是除掉他的好机会,错过今天不知道要等多久。」听着这样的回应,真不像是传闻中,体弱多病被迫嫁给黑道的千金会说的话,毕竟是假的。眼前的妻子不但是健康的人,更重要的一点,他是个男的。



「走吧,我可不想错过今晚的表演。」妻子向自己伸出手,眼裡全是迫不及待去宰杀猎物的杀意。







绿谷出久,基于某些原因男扮女装成为治崎的妻子,在谣言的助长下,只需要默默的陪在治崎旁边,与议员打过招呼,剩下的就不是身为「女人」该插手的范围,在宝生的的陪伴下,到一旁的桌子上享用餐点,不会有人来打扰。



吃到一半的时候,有个脸上有伤的孩子慢慢的走向自己,接着一动也不动的望着桌上的餐点。


「想要吃什麽?」绿谷问着孩子,指着桌上的东西,小声地说着黄黄的,猜想可能是布丁之类的,夹了一块给她后,小声地说着谢谢就跑走了。


「真可爱。」绿谷一边吃一边听宝生说着刚刚那个孩子,议员夫人生的女儿,议员在外面有了女人,那女人还生个儿子,加上夫人迟迟无法生出男孩,据传言会对女儿动手动脚的,议员也不管就是了。



「明明是自己的孩子⋯⋯」突然想起什麽,绿谷停下手边的动作,在宝生耳边说了什麽,宝生听到后马上离开,然后绿谷在会场内寻找刚刚的孩子,独自一人在角落盯着自己的鞋子。



「觉得无聊吗?」看着刚刚给自己布丁的和服女子,孩子诚实的点点头,绿谷伸出手牵着孩子,带着她找自己的丈夫。看着绿谷牵着一个孩子,还以为发生什麽,接着在治崎的耳边说着什麽,治崎马上换了一个表情,相当高兴的向议员说着。



「内人身体有些不适,希望在她休息的时候,令嫒可以在旁边陪着,不知议员⋯⋯」不等治崎说完,议员马上答应他的要求,绿谷微笑点着头向议员道谢。



「你的妻子也不像传言中那麽严肃,笑起来真美。」议员趁机赞美希望可以藉此在治崎面前留下好印象,殊不知是反效果,忍着杀人的冲动,和议员继续聊天。






宝生找到了绿谷休息的房间,带着一袋玩具走了进去,放在孩子的面前,因为不知道你喜欢什麽,就买了这些,小女孩眼睛瞪着大大的,害羞的问着自己真的可以拿吗。



「当然可以,这些是给你的,先等我一下!」要孩子靠近自己,接着要她背向自己,熟练的替长髮的孩子盘了漂亮的花蕾辫子头,将自己头上的髮饰,拿下来给孩子带上。


「是张漂亮的脸。」捧着孩子的脸说着,露出开心的笑容大声的向绿谷道谢,坐在一边和宝生玩着,这样就不会注意到你脸上的伤口。






宴会终于结束,治崎一行人坐在车上,发现绿谷头上的髮饰不见,一问之下说是送给可爱的孩子了。


「你这麽喜欢那个没人要的孩子?」边说边递给绿谷卸妆的东西及毛巾,顺边帮他脱下和服,穿上衬衫、领带,时间也差不多了,车子也停了下来,绿谷戴起墨镜,用髮蜡将自己乱糟糟的头髮往后一拨,戴上手套,全副武装准备就绪。


「忘了这个。」快步的走向治崎,脱下眼镜的同时给了他一个吻,祝我好运向治崎说着,看着逐渐走远的绿谷,其实谣言并没有错,在妻子不在的时间,治崎确实迷恋着任务中的绿谷,然后回到车上等待对方的好消息。






孩子换好睡衣躺在床上,旁边放着今天拿到的漂亮髮饰,很久没有人这样对自己,没有人愿意陪着自己,觉得自己是多馀的,希望可以再见到那个大姊姊。



没多久就听到外面的吵杂声,孩子害怕的用棉被将自己包起来,声音很快的就不见了,孩子好奇地走下床,偷偷的将门打开,发现外面有个人正想要开门,两个人四目相交。


「⋯⋯被发现了。」


「你是谁⋯⋯大哥⋯⋯大姊姊?」在尖叫前孩子发现眼前的这名男子,是刚刚给自己髮饰的和服姊姊。真不愧是小孩非常敏锐,身份一下子被识破,绿谷没打算继续隐瞒。



「我们又见面了,虽然有点突然,但还是问一下你的意见。」你要留下来,还是跟我走。孩子不懂绿谷的问题,绿谷抱起孩子,指着远方倒在地上的人,要是你留下来的会变成这样,要是跟我走的话⋯⋯









「你知道吗,之前办庆生的议员,因为欠下大笔债务,全家惨遭杀害,一个也不剩⋯⋯」


「而且连议员在外面的女人和孩子也不放过,下手真狠!」


「好可怕⋯⋯」


「⋯⋯先不说这个,你知道那个黑道夫人,听说生了重病,有好一段时间不能出来见人⋯⋯」


「好可怜喔,那她的丈夫不就顺利成章的去找那个小白脸?」


「正好相反,她的丈夫从此就乖乖的待在家裡,也算成功地守住丈夫的心了。」


新的谣言又再度开始,而真实的情况又是如何⋯⋯


这裡是别馆,也就是「生了重病」的妻子修养的地方,在这裡绿谷不用穿笨重的和服,可以轻鬆自在的穿着自己的衣服,也不用画繁琐的妆,绿谷坐在檐廊上,晒着太阳享受休閒时光。



「像老人一样。」治崎拿着点心亲自送到别馆,在绿谷旁边坐着,盯着原本是属于自己的,现在被一个小女孩佔据的膝枕。


「呐,我想带这孩子到国外唸书,大概三年后再回来,你觉得如何?」


「你认为我会答应?」如果只有孩子一个人,就算是十年也无所谓⋯⋯听见有关自己的事,孩子开始扭动着,慢慢的起来,要绿谷抱她。


「吵到你了吗?」绿谷拍着她的背,孩子摇摇头,说自己肚子饿了。绿谷将宝生叫来,要他带着孩子去吃饭。



被治崎从背后抱进了房间内,放在榻榻米上后将绿谷压在身下,如果厌倦千金这个角色,嫌和服太过麻烦,通通不要也无所谓,做原来的你也可以,只要你高兴。




就是不要离我而去——




「只是偶尔想尝试不同的角色,别担心。」更何况扮演这些角色也是自己决定的,没有人强迫自己,只是现在多了一个角色。


「为爱女走遍天下,伟大的母亲?」听起来真不错,绿谷脱掉他脸上的口罩,拉着他的领带靠向自己,献上深情的吻,治崎也按耐不住急着把对方的衣服脱掉。



「别急,我们有很多时间⋯⋯」在你的妻子在休养的时间,你想要什麽都可以。


评论
热度 ( 12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