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 救赎 if

警告

cp治出,雷者自行迴避

两人有一个孩子,廻人

大意是廻人穿越时空,到某个时间轴遇见绿谷的故事

某种程度算是同个设定下的另一种路线,写得很开心就是了~~~

自我设定很多,为不影响观看,有写到关于这篇的设定感想放在最后

不看应该也不会影响?      

















今天和大家一起来到USJ进行演练,在课程开始之前,突然的爆炸声把大家都吓了一跳,相泽要大家别轻举妄动,有鉴于先前的敌人联军袭击,这次班上的同学做好准备,等到烟雾消散时,看到的是一名男子,躺在地上还穿着跟自己一样的运动服。


相泽不敢大意,慢慢的接近他,接着男子醒了过来,看见有人接近,警觉性的做出防御动作,然后像是熟人般的亲切的打招呼。


「好久不见,相泽先生。」


「⋯⋯我不认识你。」相泽一脸别跟我装熟,还在警戒眼前的男子。


「明明昨天还在路上遇到,不过⋯⋯」男子仔细的看着相泽,看起来好像年轻了不少,男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,这感觉好熟悉,像自己的某位学生。


「老师,没事吧?」身为班长的饭田关心现在的状况。


听见有声音传来,男子从自己的世界醒来,见到许多熟悉的面孔,但似乎和自己的印象有点不同,大家都年轻了不少,见到绿色头髮的少年,男子更是兴奋地跑了过去,相泽还来不及阻止,男子将绿谷抱住,开心的说着。


「变得好小好可爱喔,妈妈!」


「咦——!?」班上传出疑惑的尖叫声。


「绿谷有这麽大的儿子喔,什麽时候生的?」


「重点是男性是无法生育的吧!」


「孩子的妈是谁?」


「真好,我也想要有老婆。」


班上的同学开始八卦起来,完全没注意到当事人的想法,自顾自的开始推论孩子的妈是谁,直到相泽奋力的一吼让大家安静下来。


「你有什麽证据说明是绿谷的孩子?」说不定是敌人扮演的,这时男子有点犹豫,毕竟突然地来到这裡,什麽相关的证件都没有带,要证明也蛮困难的。


「⋯⋯我啊,最喜欢的英雄是欧尔麦特,希望长大后能够成为像他一样,笑着拯救别人!」接着拉开上衣吧外套,露出裡面的T-shit,是欧尔麦特的图案。


「错不了,你绝对是绿谷的孩子。」相泽乾脆地承认,被全班同学严重的吐槽,这样没问题吗,如此喜欢欧尔麦特的很难再找到第二个,同学也就默默的接受了。


自称是绿谷儿子的男子,开始简单的自我介绍,名字是廻人,目前是雄英高中三年级,在协助后勤科的时候,操作失误,让自己跑到了这个时代。


「应该就是这样,请大家多多指教。」


「这样被送来也不感到害怕,该说是厉害还是神经大条?」常闇毫不留情地说着。


「原来你三年级囉,完全看不出来!」上鸣如此说着,果真是绿谷的孩子,童颜什麽的。


「看起来现在是在USJ上课,也让我加入吧!相泽先生。」双眼闪亮亮的看着,能够和妈妈一起上课什麽的,廻人相当兴奋。






课题是救助训练,两人一组在废弃的屋子裡,救出被困住的民众,在廻人的要求下,他和绿谷一组,而要救出的对象是轰和爆豪,时间是十五分钟,然后课程开始,其他同学在大萤幕下看着他们的行动。


「感觉民众自己就能自行脱困呢⋯⋯」切岛看着民众的人选。


「小久君没问题吧,他跟爆豪同学⋯⋯」丽日知道他们的关係非常差,之前的训练让她印象深刻。


「应该可以吧,毕竟是在上课啊,他应该会有所分寸才是。」梅雨补充着。









不一回儿功夫,绿谷他们找到爆豪他们的位置,在角色的扮演下,轰和爆豪必须扮演不能自由行动的民众,需要英雄的帮忙。


廻人走到轰面前,蹲下身体要轰上来,轰倒是很爽快的在廻人的背上,说着谢谢。看见这样的廻人,绿谷走向爆豪,想着要照做,但结果就是被臭骂一顿。


「我还没弱到需要废久来背我!」


「小胜,这是在上课,时间快要到了⋯⋯」绿谷好说歹说的希望爆豪可以接受。



「毫不意外的发展呢!」濑吕说着。


「这样下去,四个人都会不及格吧!」叶隐接着说。


「你们看!」芦户指着大萤幕说着。


此时廻人将轰放下,走到爆豪面前,给他一记手刀,爆豪瞬间失去意识昏倒在廻人的身上,将他抱起后向旁边的绿谷说着,轰同学就拜託你了,接着快速离开现场。


在时间内完成任务的他们,看见班上同学及老师已经在等着他们,相泽说着测验结束,通过了,绿谷鬆了一口气,将轰放下来后,走到廻人的旁边,看他把爆豪放在地上,接着爆豪就醒来了。



「你这小子是什麽意思?」抓着廻人的衣服,愤怒的说着。


廻人也不甘示弱地说着,明明是受伤的民众,就乖乖地照着英雄的指示去做,不要增加其他人的困扰,请认真的看待每次的课程训练,对未来都是很重要的一环,相泽也贊同廻人的话,要爆豪注意一点。


虽然不甘心但爆豪还是向廻人道歉,接受爆豪道歉的廻人走向绿谷旁边。


「没事真是太好了,廻人君。」以为他们会打起来,幸好没事。








结束完课程就是午餐时间,绿谷带着廻人一起到餐厅用餐,廻人和绿谷点了相同的餐点,炸猪排饭。


「真好吃!」


「真好吃!」两个人说出一样的话,同桌的饭田和丽日开心的笑着。


「真的是小久君的孩子呢!」


「出久君,脸上沾到饭粒了。」廻人说完,用手拿下并往自己的嘴裡送。


「嗯⋯⋯谢谢你。」绿谷有些尴尬的向他道谢,总觉得哪裡怪怪的。


「他的儿子倒是挺会的。」远在一旁的上鸣说着。


「搞不好在那裡很受欢迎呢,长得不错,脾气也很好,不知道个性是怎样?」濑吕回复上鸣。







经过上午的训练,下午依旧是累人的实战课,而且还是单人对决,在一定的范围及时间内两人进行决斗,可以使用个性,但不可以恶意的伤人,有一方说出投降,或者有一方不能战斗比赛就结束了。


「这还真是刺激呢,我开始热血起来了。」切岛说着。


「如果可以真不想和轰或是爆豪决斗,根本不会赢。」上鸣抱怨着,接着开始抽籤决定顺序,第一场是绿谷对战廻人。


「父子相残?感觉有点残忍。」丽日说着。


「小茶子别担心,你看廻人君一脸兴奋的模样。」梅雨说着,接着比赛开始。


「请多多指教,出久君。」


「你也是,廻人君。」其实出久很疑惑,如果他真的是自己的孩子,照理说是不会继承自己的个性,所以他应该有其他的个性才是,总之先使出小小的暴风,让他不要靠近自己,先好好的观察。


绿谷伸出右手,用左手辅助,用手指弹出一个小暴风,朝着廻人的方向,面对绿谷的攻击,廻人并没有迴避,反而是冲向其中心,接着伸出手,将力量集中在右手上,用力一挥,将绿谷的暴风挥向一边。


「这是⋯⋯!」one for all,惊讶廻人也会使用这样的力量,甚至比自已还要熟练,看见他毫髮无伤的右手,和自己因为使用力量而受伤的手指,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了,面对逼近的廻人,要想办法才是。


绿谷想再使出暴风拉开距离,廻人这时用力一跳,接着在空中用力的一挥,绿谷两边的地面瞬间成碎石,有些不稳的跌坐在地上,再抬起头时,看见廻人坐在自己身上,制住自己的右手,微笑的说着。


「要投降吗,出久君?」


眼看没有胜算,绿谷乾脆的投降,廻人从绿谷的身上离开,蹲在他旁边,有些歉意地说着,自己有些认真的,不好意思弄伤你了。


「没事的,是我训练不够成熟,所以⋯⋯」然后廻人握住绿谷的手,奇蹟般的绿谷受伤的右手,有些髒乱的衣服,像没事般恢復原样。


「⋯⋯⋯⋯!」看见绿谷惊讶的模样,廻人补充着,这是我的个性喔。






「真的很厉害呢,能如此熟练个性的使用。」切岛称赞着。


「真的是青出于蓝,绿谷你要加油了。」上鸣一旁附和着。


「廻人君真的很厉害呢,最后的那是治癒的个性吗?」丽日提问着,廻人随手捡起一块石头,放在手上,随后被弄碎接着又瞬间变回原来的石头。


「并不是治癒喔,简单来说是『分解』和『重组』的个性。」


「该不会连人也可以分解吧?」上鸣开玩笑的说着。


「可以喔,要试试看吗,上鸣同学?」向上鸣伸出手,上鸣吓得躲在同学的背后。


「那个⋯⋯廻人君!」绿谷抓着廻人的衣服,廻人反过来摸着他的头,自己很清楚个性的使用,不用担心。拉着绿谷让他站起来,绿谷充满疑惑,要是廻人继承了one for all,所以是自己传给他的,还是⋯⋯感受到绿谷投来的视线,廻人只是露出笑容。







终于结束今天的课程,同学们回到了自己的宿舍。廻人在绿谷的带领下,洗了个澡,原本是要让廻人先洗,在廻人的劝诱下,两个人一起洗,看见自己的儿子那样训练有素的身体,想必每天都很勤劳的训练吧。


洗完后的两人到大厅和其他同学聊天,绿谷这才注意到廻人身上的衣服。


「这是刚刚拜託八百万同学帮忙的,出久君的衣服对我来说有点小呢!」也是呢,毕竟是高三生,而且还比自己高,衣服自然是穿不下的。


「廻人君,这个烤好了。」这时砂藤拿了一盘点心,走了过来,女生们看见甜点马上冲了过来,开始吃了起来。


「好甜,是苹果派!」吃了一片的丽日说着。


「谢谢你,砂藤同学,这是慰劳大家做的,虽然我只是提供做法。」廻人笑笑的说着。


「这真的很好吃呢!」叶隐说着。


「因为姊姊很喜欢吃苹果,就想尝试做各种不同点心。」


「你还有姊姊?」梅雨问着。


「没有血缘关係,但跟家人一样重要的人。」


「绿谷的人生也太好了吧,有妻子,有孩子,然后自己又是英雄什麽的,根本就是人生胜利组!」上鸣羡慕的说着。


「这你就说错了,上鸣同学,是有『丈夫』才对。」廻人纠正他的说法。


「所以⋯⋯但那是⋯⋯」上鸣开始语无伦次,在场的同学也陷入某种困境。


「有什麽关係,儿子都可以跑过来了,未来科技真发达啊!」切岛一脸乐观的看待,大家也都如是的想着。


「呐呐,我可以问绿谷的丈夫是谁吗?」芦户快速的振作,八卦般的表情问着。


「这个嘛⋯⋯冷酷、极度洁癖,对母亲以外的人不感兴趣,麻烦的人。」廻人直接说出对父亲的评价。


「那应该不是我们认识的人。」梅雨接着说。


「你们应该不认识,而且,父亲的年纪比你们大个十岁左右。」廻人补充说道。


「年上吗,原来绿谷喜欢这口的。」峰田难得说出正常的结论。


「以现在的我们来说,大概是二十六岁吧,绿谷你还真不简单!」濑吕简单的换算一下。


「不过啊⋯⋯」廻人的表情变得很温和,父亲他真的重视母亲,他们的感情真的很好,连我都有点嫉妒。


接着握住绿谷的手,表情认真的说着,虽然我这边的情况是这样,但不表示你一定要按照这个路线走,未来有无限的可能,别担心。


「听起来是个相当深情的人,年上也是个选择呢!」耳郎边吃派边说着。


「先等一下,你也不能保证这个世界不是你原本的时间轴,要是随便更动的话,说不定⋯⋯」饭田不敢说出后面的假设。


「会消失。」廻人接饭田未说完的话,气氛突然变得很尴尬,廻人开始打圆场让大家不要这麽紧张。


「其实现在还有个最重要的问题呢,我不知道要怎麽回去。」


「诶⋯⋯⋯⋯!」


见到大家又因为自己在烦恼时,廻人要大家不要担心,总会有办法的,要大家赶紧休息,明天还要上课呢,到时候再问相泽先生看看,然后拉着绿谷回房间。


「还真是完全不担心呢!」看着走远的两人上鸣说着。


「会不会那个世界的绿谷发生什麽,廻人才不想回去。」芦户得出某种结论。


「该不会⋯⋯」丽日接着想,在心中最坏的结果。



那个世界线的绿谷已经死了。








「真不愧是出久君,房间都是欧尔麦特的相关东西!」廻人称赞绿谷的收藏。


「关于白天的事⋯⋯」绿谷没有忘记廻人答应过他的,此时的廻人拿起一个模型。


「这个我也有,底部还贴着那家店的标籤呢!」为了怕伤到模型,绿谷并没有撕掉它的标籤,完整的保存下来。拿着模型面对绿谷,慢慢地说出。





未来的你想当然而成为新的和平的象徵,努力打击恶人,再一次的意外中,你受重伤还失去个性。


「失去个性⋯⋯」绿谷吞了一口口水继续听着。


在绝望之于遇到了父亲,中间又发生了许多事,接着你就怀孕然后生下我,告诉我许多英雄的故事,受到你的影响我也变成喜欢英雄的孩子。


「我知道one for all的继承方式⋯⋯」发现自己体内除了父亲的个性之外,还有母亲的个性,试着将它还给你,你却拒绝了。




希望我可以好好的使用,廻人的话一定没问题的,只是这样说着。





「我知道你以前的事,无个性的你为了成为英雄是多麽的努力,却因为我⋯⋯」说着说着廻人就哭了出来,拍着廻人的背试着安慰他。


「所以⋯⋯要是这真的是原本的世界线,希望你可以迴避那场意外,这样你就可以继续当英雄。」


「廻人君⋯⋯」哭完的廻人像孩子一样,抱着绿谷睡着了,此时绿谷想着,要是这麽做的话,你会消失啊。







隔天廻人依旧和班上同学一起上课,衣服当然是由八百万提供,全班同学到USJ进行救难的练习,同样的在进行训练时,又传出爆炸声响。


「该不会又是谁穿越过来了?」上鸣开玩笑的说着,然后看到的是再熟悉不过的人影,深绿色的头髮,象徵性的雀斑,只不过身上并不是穿着英雄的服装,而是警察的制服。


原本护着绿谷前面的廻人,看到人后惊讶地站在原地,穿越过来的男子看见廻人后,倒是快速地跑向他,用力的抱住他。


「太好了,你没事。」依旧改不了爱哭的习惯,发现大家都在看着,才止住泪水,向大家道歉。


「⋯⋯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。」带着廻人回去,廻人还来不及和其他人道别,这时突然的一阵怪风,吹得大家都睁不开眼睛,然后绿谷看见了。




「出久?」带着口罩,低沉的声线,黑色的短髮,深色的衬衫与西装裤,手上还戴着手套,记得廻人说他有洁癖,所以他是⋯⋯


接着男子慢慢的走向自己,将手抚在自己的脸上然后一吻,离开时在耳边轻语着,再见了。




随着他们的离开,现场像是什麽都没发生一样,什麽也没留下。


「廻人君他顺利回去了吧,小久君你的脸怎麽了?」看见绿谷红透的脸,丽日关心着。


「被亲了⋯⋯」绿谷说的很小声,摸着自己的脸颊,无法忘记那张脸,直到相泽说继续上课才恢復过来。






廻人顺利回到自己原本的世界,为了庆祝他平安归来,绿谷在准备着今天的食物,廻人在一边帮忙。


「为什麽妈妈会穿着警察的衣服?」听到廻人的疑问,绿谷慢慢地说出,本来在廻人消失的那天要告诉你的。


「终于考上警察了呢!」绿谷开心的说着。


「但妈妈没有个性啊,这样的⋯⋯」廻人开始担心无个性的绿谷会遭遇到什麽危险之类。


「不论是英雄还是警察,都会遇到危险的。」所以要更加小心,然后将处理好的食物交给廻人,要他放到桌上,放好食物的廻人被治崎叫住了。








「听说你拜託后勤科的人,要他们把你送到以前的时间点,你有考虑过危险性吗?」


「那是⋯⋯」廻人说不出话,因为是事实。治崎先是叹一口气,慢慢地说出以前的事。


「你知道为什麽出久不接受one for all?」


「⋯⋯⋯⋯」廻人低头不语。


「为了让你活下去。」看着廻人惊讶的表情,治崎继续说着,发现你拥有两种个性时,马上带你到医院检查,发现你的生命来源是藉由one for all的力量支撑着,不是没想过把个性拿出来,接着马上治疗你,只是⋯⋯


「万一失败了,廻人会死掉吧?」抱着检查完累倒的孩子,像治崎问着,与其冒这样的风险,让那股力量在那孩子体内,教他如何运用不是更好?



英雄不只有一种,希望你可以好好的使用,廻人的话一定没问题的。




「你们在这?派对已经开始囉,廻人,你怎麽了?」见到治崎和廻人迟迟没有现身,出久问了许多人,好不容易才找到。


「没什麽,最喜欢你了。」一看见出久冲上去抱住他,接过廻人的拥抱,我也是这样回应着。


「肚子快饿扁了,快走吧,妈妈、爸爸。」廻人拉着自己最爱的家人,三人一起走到派对现场。












另一方面,某天的假日,绿谷走在街上,手上拿着众多的战利品,一不小心一个扭蛋掉了下来,滚进了巷子裡,跑过去要拿回来时,被人捡了起来。



「这是你的?」



「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,真是谢⋯⋯」抬头看见这位好心的人,黑色头髮,穿着衬衫外面加上一件外套,带着类似鸟嘴的面具,不会错的,上次的记忆全都想起来了,脸也慢慢的变红,不自觉的摸着被亲过的脸颊。



「那个⋯⋯就是⋯⋯我⋯⋯」无法说出完整的句子,绿谷慌张地看着眼前的人,先是将扭蛋还给绿谷,绿谷收下后,男子伸出他的手。


「我家在这附近,要进来休息吗?」面对陌生人的邀请,已经不是孩子的绿谷,知道自己该怎麽做,于是他握住男子的手,尽可能的冷静说出来。


「谢谢⋯⋯那就麻烦你了。」



后记


跟原本的不同点在于,这篇想表达的是绿谷终于能放下『英雄』的自己,转而成为『警察』的变化,但似乎只有一小小的描写,不知道看不看得出来?廻人的穿越,希望可以改变绿谷的未来,因为他知道绿谷为了成为英雄,以前是怎样的辛苦,或许自己会消失,也想让绿谷再次成为英雄。


然后又追加了one for all可以维持生命的设定,考验绿谷的选择,要是顺利的将个性取出来,绿谷就能再次成为英雄,当然跟治崎间的关係也就不需要了,所以当绿谷选择孩子的未来,间接同意与治崎的相处,两个人相亲相爱之类的。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4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