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 三人家庭

cp治出,雷者自行迴避

男男生子当作是科技的进步

没有个性的世界

逻辑什麽的不要在意

说好要打另外一篇,结果原作的设定搞得自己有点乱,魔改确定,不然自己也写不出来

最近口味吃得很重,先说声抱歉,退粉也没关係,不要被吓到比较重要(认真)














不理会腹部中弹,痛苦地跪在地上的男子,苦苦的哀求。有着一头深绿的头髮,双颊上特殊形状雀斑的男子,冷冷的低着头看着。


「早该在背叛的那刻,你就知道下场是什麽,再见。」碰的一声,毫不犹豫地开枪,正中他的头部,当场倒地死亡,绿髮男子站起身子,走过遍佈的尸体,拿起手机。


「我是deku,可以派人来收拾善后——」





绿谷出久,外号deku,八斋会在三年前突然冒出来的杀手,快刀斩乱麻的杀人技巧,让他有个称号,冷血机器,甚至有其他组织想要挖角,或者是藉由杀死这位冷血机器,来获取名声,但都没有成功,传奇将会继续下去——



「这是任务的资料,请您过目,治崎先生。」绿谷将上次的资料交给现任若头,治崎廻,接着马上离开。


「三天后的任务只有你一个,没问题吗?」接过资料问着,绿谷头也不回的说着,不用担心自己会完成任务,然后关上门,等门再次开启时,进来的是治崎的左右手,玄野针。


「出久君没问题吧?距离上次完成任务不到几天,你就不能想想办法,overh⋯⋯廻!」玄野用力地拍打桌子,试着唤醒专心在看资料的人。


「你以为我不想?总比他什麽都不想做,也不回应我的『人偶』来的好!」愤怒的将手中的资料丢在地上,洒满一地,突然的站起来,无意间将桌上的相框弄倒,那是一张三人的照片,有治崎、绿谷和一个孩子。



只是个普通故事,相爱的两人与他们爱的结晶,过着平凡又幸福,有一天,一次意外下,孩子不见了,无论怎麽找,动用多少力量,都找不到,两人之中的一人伤心过度,陷入昏迷,另一个人祈祷着,希望他的爱人可以醒来。


似乎是听见他的祈祷,昏迷的人醒来的,但就像人偶一样,一动也不动,持续一个星期,好不容易恢復意识,可以正常说话,第一件事就是拜託爱人让他成为杀手,经过两年不断的辛苦训练,并在往后的三年有了冷血机器这个称号。




「⋯⋯⋯⋯」在任务的前一晚,绿谷做了很久没有做的恶梦,告诫自己不要掉以轻心,自己犯下的罪过是永远的,以前的他或许会叫起枕边的爱人,向他撒娇,如今自己睡在单人床上,现在能做的是拿起抽屉裡的安眠药,为了明天的任务,一口吞下倒头就睡。





身为八斋会的一员,宝生走在街道上,随意地逛着,难得的休息日,当然要好好利用才是,手裡拿着其他友人的採买清单,坐着跑腿的工作。


「真是的,下次一定要叫他们请客!」双手拿着袋子,从超商内走了出来,正准备要回去时,看见一名妇人,朝一名孩子大小声的,原本不打算围观的,但一见到那孩子的长相,宝生立刻放下手上的东西,跑过去孩子的身边。


「那麽肮髒,头髮还乱糟糟的,身上还有股臭味,竟敢随便碰我,真是噁心。」


「⋯⋯没有⋯⋯人家才⋯⋯」小女孩只敢小声地说着,妇人不高兴的朝他一拳打过去时,被宝生给挡了下来,一脸抱歉地向妇人道歉,在不断地道歉下,妇人才终于罢休,随后离开了。


「没事吧?」问着小女孩,孩子摇摇头,但脸上尽是哭过的痕迹,宝生拿出袋子裡的糖果给孩子,小女孩没有拒绝。


「没有危机意识啊⋯⋯」但实在是太像了,或许不会拒绝跟自己走,宝生便带着孩子回到家里。



「太慢啦,不是说好要一起看影集⋯⋯」友人之一的窃野,看见宝生带回来的孩子也很惊讶,问着宝生在哪裡找到的,宝生一五一十的回答,但实在是不知道该怎麽做,便带着孩子找玄野帮忙。


玄野一看见孩子也露出惊讶的表情,但很快地就冷静下来,并很快地思考下一步该怎麽做,于是要求小女孩带着他们一起回家,有话要跟她的父母说。在孩子的引导下,很快的找到她的家,只有两层楼的出租公寓。


门没锁,一开门就见到一个喝得醉醺醺的男子,衣衫不整的躺在地上,屋内不大,但充满的垃圾及臭味,很难想像这孩子竟能生活在这样的环境。


「臭小子,又乱跑去哪裡,只会做一些让我丢脸的事!」似乎是酒醒了,男子开始大声咆哮,见到玄野他们来,开始害怕的躲在一边,嘴裡说着自己没有钱,跟刚刚的模样判若两人。


「非常抱歉吓到你,我们不是来跟你讨钱的先生,关于你的女儿。」玄野没有说完,要宝生先带孩子到附近逛逛,等宝生离开,玄野继续说着。


与男子对话后,玄野得到了情报,简单来说就是与妻子生的女儿,因为妻子的外遇抛弃父女两人,男子开始借酒消愁、赌博,欠下大笔债务,有趣的是孩子似乎没有报到户口,现在是幽灵人口的身份,听到这玄野嘴角上扬。


「这位先生,真是恭喜你,你的女儿,我们会好好的抚养他长大,你放心好了。」玄野开心的向眼前的人说着,以为是要认养自己的孩子,那身为亲生父亲,应当可以拿些好处吧,向玄野要求时,门再度被打开,进来的是一群黑衣人。


「你的孩子将会受到最好的照顾⋯⋯至于你,就下地狱吧。」向黑衣人交代不要太快解决他,记得所有的一切都要销毁,然后慢慢地关上门。







独自一人完成任务的绿谷,一回到家马上冲个热水澡,洗掉满身的血渍和腥味,换好乾淨的衬衫,被玄野叫住,说是有事情,要他在办公室等着。


「大概是新的任务吧。」没想太多绿谷走到办公室裡,难得治崎也在这裡,而且还是坐在沙发上,是治崎也需要听的吗?然后绿谷坐在另一面沙发上,盯着桌子发呆。


听见门开的声音,抬头一望向门,进来的是绿谷从来没想过,有一天可以再遇到的人,照片裡的孩子。


一头捲髮,头上还有可爱的髮式,像宝石般红色大眼,穿着红色的吊带裙,白色的泡泡袜,红色蝴蝶结装饰的可爱鞋子,抱着乳白色的兔子玩偶,站在门边。


看见深绿色头髮的男子,喊了声妈妈,绿谷二话不说,马上冲上去抱住她,抱着她嚎啕大哭,不断的说着,找到了,终于找到了。


见到自己的爱人,脸上终于出现除了冷漠以外的表情后,治崎也慢慢的走向绿谷,拍着他的背。


「我回来了,廻⋯⋯」





从那天之后外号deku的冷血杀手消失了,即使如此,八斋会仍屹立不摇位于其他集团之上,绿谷终于肯好好的和自己生活,治崎也没什麽要求。


忙完今天的工作后,洗完澡的治崎回到他的房间,一直以来空荡荡的双人床,终于有人将它填满,不再是独自一人承受孤独的夜,掀开被子,早已睡着的绿谷似乎感觉到凉意,睁开眼睛拉着治崎进入被窝裡。


「好乖,好乖⋯⋯」看来还没醒,把自己当孩子一样哄着。


自从那孩子来之后,绿谷几乎是全心全力的照顾着,对自己的关心没有少过,跟之前比起来算是有相当大的进步,只是有点嫉妒而已。


但这样的心情,在看见绿谷可爱的睡脸后,又马上的消失,拨着他杂乱的绿髮,往额头上亲吻,继续抱着他睡觉。


某天治崎难得的和绿谷加上孩子一起出来逛街,看着两个人开心地坐在旋转木马上,治崎默默地站在一边,而绿谷看见治崎高兴向他挥手,治崎也点头回应。


口袋裡的手机在震动着,是玄野打过来的,没想太多就接了起来,听着对方的报告,找到孩子的生母了,和外遇的对象生了孩子,一家三口在X县快乐地生活着⋯⋯你想怎麽做?


好不容易才让绿谷振作起来,不能有任何的一点差错,对于那孩子的教育,玄野也教得很完美,她应该不想再回到那样的生活才对。


我和那孩子是由谎言所编织而成的家人,为了绿谷的幸福必须一辈子扮演好自己的角色,所做的选择只有一条——



「全部解决掉,不要留下任何活口。」
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21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