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 救赎 3

警告

cp治出,有生子剧情,孩子个性捏造,逻辑什麽的不要在意

八斋会的大家人超好的,有原创敌人出现

小胜苦主,各种意义上

















今天对廻人来说,大概是最棒的一天,可以跟妈妈一起出门。牵着妈妈的手,走在大街上,虽然妈妈带着帽子、墨镜,嘴巴也被口罩遮住,就算这样也没关係,能和妈妈一起出来就很好了。



「中午到百货公司的顶楼吃饭,下午那边还有英雄的表演呢!」牵起廻人的手,说着接下来的行程,接着马上就到了吃饭的地方,帮廻人点了一份儿童套餐,看着孩子开心地吃着,想着自己到底有没有尽到身为父母的责任。


因为自己的关係,大部分都是由组裡的成员带着廻人,就算真的要出门,也几乎待在车上,为了今天能够出门,还特别拜託玄野请他答应,好不容易让他点头,条件就是要在约定的时间内回家,而且不能随意跟改路线,只能去安排好的行程。



「怎麽了吗?」感受到出久注视着自己的视线,廻人抬头看着,说着没事后,用手擦掉廻人脸上的番茄酱,廻人笑着向出久道谢,然后继续吃着他的午餐。



「爸爸,明天和妈妈出去,我可以告诉他了吗?」出门的前一天晚上,廻人坐在治崎的办公室,询问父亲的意见,治崎并不意外廻人提出这样的要求,想必是不想再看见出久因为廻人无个性的事,偷偷哭泣责备自己。



「⋯⋯可以,只是⋯⋯」知道廻人拥有的个性,知道可以恢復的方法,还会不会愿意待着这裡。没有说出之后的话,怕廻人无法接受,摸着孩子的头,说着要注意安全,不要玩过头了,在离开前听见父亲的叮咛,然后回房间睡觉。




「邪恶的敌人,你觉悟吧!」台上的演员正卖力的演着英雄打倒敌人的戏码,台下的小朋友高兴地为英雄打气加油,接着看着廻人认真的分析英雄的出招方式,在笔记本上画上各种涂鸦,连这点都遗传了,在感慨的同时,听到另一边传出爆炸声响,台上的演员停下表演,和台下的人一起看着声音的来源。


接着看见一个穿着破烂的狱卒衣服,大摇大摆的走着,手上还拿着手枪,大肆地挥舞,民众看见后四处的奔跑,逃离现场,出久也赶紧的抱起廻人离开,不料通往出口的门被封住了,一旁还可以看见倒在地上的保全。


「在英雄来之前,你们能撑多久?」敌人开始疯狂地大笑,民众开始恐慌害怕,孩子躲在父母的怀抱裡哭泣,更多人是害怕的不敢乱动,静静的等待英雄的到来,敌人是个没耐心的人,在英雄还没来之前,又开始开枪乱打。



「好慢啊⋯⋯有点无聊。」然后随便的开枪射某位年轻人,中弹后的人痛的大叫,但敌人在他旁边,没有人敢靠近帮他,任由他痛的摸着自己的伤口,倒在地上哀嚎着。



英雄也太慢了吧,该不会有共犯在外面牵制?出久冷静的分析现在的状况,发现怀裡的廻人颤抖得非常厉害。


「⋯⋯好可怕,我⋯⋯」缩在出久的怀裡,眼泪不断的流下。没事的,出久温柔的安慰着,一定会有人来救大家的,我会保护你的,将廻人抱得更紧。



「接下来就决定是你了。」然后看着这样鼓励自己的出久,硬生生的被敌人带走,看见一开始中枪的人,已经奄奄一息的在地上一动也不动,妈妈也会⋯⋯



「放开妈妈————」甩开拉着自己的其他人,冲向敌人朝他用力的揍上一拳,出久惊讶地看着廻人的行动,廻人只是抱住出久,说着对不起。


但还没结束,敌人开始疯狂地大喊,先从这小鬼开始好了,要抓着廻人时,廻人将双手碰向地面,接着地面开始崩塌,廻人、出久、和敌人掉了下去,儘管廻人被出久抱着,但还是受了伤,接二连三地使用个性,加上今天和母亲出门,过度兴奋之馀,早就累的趴在出久身上,而敌人似乎没被影响到,急着找那小鬼发洩。



「要是发生你无法解决,没有人可以帮你的时候,让妈妈吃下你的头髮——」




「妈妈⋯⋯这个⋯⋯」将自己的头髮交给出久后昏了过去,脱下衣服盖在廻人身上,面对眼前的敌人,出久做好战斗模式,拿掉碍事的帽子、眼镜和口罩后,深绿色的头髮,脸上象徵性的雀斑展露在敌人面前。



「⋯⋯⋯⋯英雄人偶?」






看到新闻的报导,玄野已经把喝在口中的饮料吐了出来,喊着组裡人的名字,快速地坐上车出发,不断地拨打出久的电话,正要放弃时,终于接通时,只听见对方冷冷的说着。


「治崎在哪裡?」说着有重要会议所以去开会,晚上就会回来。说着知道了,然后传送自己的所在位置后,就再也不接电话了。




赶回家的时候,治崎已经知道了白天的新闻,也听了玄野的传话,打开房门,开着电灯,只见出久早已坐在床边,双手靠着膝盖弯着背沉思着,知道自己回来后,默默地站起来,站在自己面前,比自己矮了一颗头的差距下,看见出久为自己卸下面具及领带,领带解到一半时,慢慢地说着。




「我就这麽不被信任吗?」接着被出久压到在床上。




那孩子有个性的事为什麽不告诉我,而且他还拥有one for all,那个性的危险性你还不清楚吗,要是继承的廻人因为无法承受的话,他会⋯⋯


「你接受那孩子给你的one for all了吧,那你就没有理由再待在这裡。」没有回答出久的问题,直接说出当初预想的结论。



「诶⋯⋯?」治崎一个翻身,变成出久被压在床上,露出面对陌生人的专业微笑说着。



你所担心的问题解决了,力量也回到你身上了,虽然时间晚了些,要和平的象徵再度回到世界也不是什麽难事,你只要说是为了解开个性⋯⋯



磅的一声,出久用头用力撞上治崎的头,被突然的一撞,治崎痛到连骂出久的力气都没有,倒在床的一边,然后起来的时候,被出久正面扑上。



「你为什麽就是不懂呢?」捧着治崎的脸,要他注视着自己。




一开始只是觉得是个奇怪的人,对自己异常的执着,温柔的对待自己,等到确定自己有孩子后,更加的小心翼翼,即使孩子出生后,也没有减少对自己的关心,就算孩子的梦想是要成为英雄,你也没有限制或是禁止他,明明你是最讨厌英雄的。



你知道为什麽孩子叫做廻人吗,最爱的人的名字,与他一同生下的孩子。



跟你们在一起的日子,对我来说也是非常重要,不会轻易放弃的。




「两边我都会好好守护着,所以⋯⋯」希望你能够支持我的决定,陪着我一起度过,出久主动的吻上治崎,与他十指交扣着,虽然心结都解开了,但下一步该怎麽走还是没有答案,两个人很有默契的先把问题放在一边,享受这愉快的时光。








「非常感谢你的协助!」警察向英雄道谢,带走在百货公司闹事的敌人,难得的假期被破坏,爆豪有些不愉快的接受警察的道谢,其实最大的原因是,闹出这麽大的敌人,嘴裡不停的喊着,看见人偶,和平的象徵。


警察都当他是被抓住了在胡言乱语,没什麽理会,当时他的个性「阻隔」封住出口,英雄一时之间找不到可以突破的点,要不是使用个性的人昏倒,英雄可能就来不及了。


据现场的目击者说,有位男孩的母亲被抓住后,地板突然崩塌,三人都掉了下去,之后就不清楚了,爆豪根据自己的判断,敌人应该是被打昏的,不是因为撞击,是真的有人帮忙打倒敌人⋯⋯





「既然还活着就现身啊⋯⋯废久!」
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47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