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 救贖 2


警告:  cp治出,生子的剧情


        有个性的世界,没有逻辑别太在意,八斋会的大家都是好人


        孩子个性捏造


        名侦探轰登场,并没有





















今天幼稚园的小朋友特别兴奋吵闹,原因是有英雄来到这裡,担任一日老师的服务,来到不是别人,而是现任的no.2英雄焦冻。孩子们为了这位英雄的到来,在老师的安排下,特别装扮成自已喜欢的英雄角色,在教室裡跑来跑去游玩着。



对轰而前,眼前的场景就好像是迷你版的同学会,每个孩子都精心的打扮着,连脸上的伤疤都可以画的如此逼真,真是令人佩服。


其中有一位孩子的打扮特别引起轰的注意,黄色的帽子上有着两个角,穿着红蓝相间的衣服,露出招牌的微笑,欧尔麦特。


老实说轰很惊讶,引退之后几乎没有什麽相关的新闻,没想到这个年纪的孩子,竟然知道他的事蹟,轰直接走到那孩子的面前,蹲下身子和他聊天。


「你喜欢欧尔麦特?」见到焦冻来到自己面前,男孩兴奋地回答是的,和妈妈一样最喜欢了。


原来是受到母亲的影响,想起某个重要的朋友也非常的喜欢欧尔麦特,如果见到这位小小的粉丝,他一定会很高兴的。


「我要成为像他一样,笑着拯救大家!」男孩继续说着。


「廻人的话不可能啦,你又没有个性。」一旁的孩子打断他说话,轰本来要说着什麽时,廻人继续说着。


「⋯⋯就算没有个性也可以成为英雄,这是妈妈说的!」没有失落,反而更加坚定的说着,佩服这孩子的正向思考,乐观的样子。


轰摸着廻人的头,鼓励他加油,一定没问题的。其他孩子见到焦冻摸着廻人,吵着自己也要,争先恐后的挤向轰那边,被孩子团团的围住,老师急忙的跑来帮忙解围,结束小小的溷乱后,轰开始简单地讲解自己的工作,及说明个性的使用。




台下的孩子各个眼睛瞪大的听着轰的解说,结束后为了奖励孩子们乖乖的听完,轰使用个性,在室外降下小小的冰花,孩子们开心的跑去接着,在外面玩的不亦乐乎,只有一个孩子安静地坐在一旁看着。


轰好奇地走过去,是那位扮演欧尔麦特的男孩,记得叫做廻人吧,试着呼唤他的名字,问他在做什麽,只见廻人专心的在写东西,没听见轰的呼喊,轰再度呼喊他的名字。


「冰的个性也可以这样用⋯⋯啊阿,是英雄哥哥,不好意思我没注意到。」只见廻人在笔记本上画着一个像是自己的人,旁边还画着冰花的图案。


这样的模式自己再清楚不过,那个改变自己一生的重要朋友,遇到危险总是冲第一的人,那个人还活着吗?孩子都这麽大了,为什麽不肯出来?发生那样的事情也是无法预测的,没有人会责备他的,他也好好的努力过了⋯⋯


「廻人,你可以告诉我你父亲的名字吗?」轰抱着某种希望问着廻人,期待又害怕他的答案,要是真的是他,要怎麽办,跟着廻人冲进他家,把绿谷抓出来好好痛骂一顿,骂他为什麽一声不响的就这样消失,大家都很担心。


「爸爸吗,叫做廻喔!」自己的名字是母亲取的,跟爸爸是同一个字!


不是绿谷啊⋯⋯也是呢,只是行为很像,喜欢的东西也很相似的孩子,即使如此轰还是想相信着绿谷在某个地方,平凡又幸福的生活着。




「廻人,快来这里!」被他的朋友叫走后,廻人离开了轰的身边,朝自己挥挥手后开心的和朋友玩。






结束今天的活动,很快地到了下午,小朋友放学的时候,家长们纷纷的接走自己的孩子,而廻人也被家人接走,是一个光着头戴着口罩的高大男子,是他的爸爸吗,轰并没有多做思考,坐上事务所派来的车子离开,与停在一边的黑色轿车擦身而过的离开。



打开车门看见裡面的人,廻人开心地冲进对方的怀裡。


「妈妈!」


「今天很开心吧,见到了英雄。」接受儿子热情地拥抱,整理他有些弄乱的衣服,问他今天过得如何。



廻人把今天发生的事全都说了出来,英雄焦冻温柔的鼓励他,摸着自己的头,和自己聊天,然后将背包裡的笔记本拿出来,翻开今天刚画好的英雄,旁边还有画着冰花。


「英雄哥哥看完这个后,问我爸爸叫什麽名字。」


「⋯⋯那你跟那位英雄哥哥说什麽?」


「当然是爸爸的名字,廻人知道爸爸的名字!」廻人表示自己怎麽可能不知道父亲的名字,然后开心地继续分享今天分享发生的事。






一见到他们回来后,玄野立刻冲向前询问出久的身体状况,并把出久抱着的廻人接过,说是要带着孩子去洗澡,要出久早点休息。


「妈妈待会见。」开心地向出久道别,看着他们的离开,转头问向宝生,自己的状况很糟吗,听见看起来是不太好后,出久认命的被宝生拖去自己的房间,在他的监视下乖乖地躺下休息。


「在你睡着前我是不会离开的。」被这样威胁后,这样不是更睡不着了,出久心裡想着。今天难得到外面,虽然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车上,听见以前友人的消息,现在能和孩子相处得很好了,甚至还鼓励没有个性的廻人,真不愧是轰君呢。



「⋯⋯⋯⋯」确认出久睡着后,宝生才离开房间,开门时正好看见治崎要进来,紧张的要打招呼时,看见治崎将食指靠近脸前,示意他安静,宝生才想到出久还在睡呢,要是被吵起来就不好了,安静地替治崎关上门。



走到床边,被子随着呼吸上下起伏,看见出久因为睡相的关係,露在外头的手臂,贴心将他盖好,搬起椅子坐在旁边,看着熟睡的出久,想到刚刚的实验——





抱着廻人的玄野,来到了一间房间,进去后发现治崎也在裡面,廻人兴奋地从玄野身上下来,冲到治崎身边。


「爸爸!」摸着廻人的头,带着他走向更裡面的深处,接着看到的是比自己还要大的石头,伫立在地上,在四周是有着凹陷的地面,不知道掉下去会通向哪裡。


「和之前一样,没问题吧,廻人?」蹲下来在廻人身后问着,廻人转头回应着。


「没问题!」只见廻人冲向凹陷的地板,在掉下去前用力地往上一跳,然后坠落于石头的上方,一手握拳朝石头一击。


「smash——」石头瞬间化成碎石四处喷溅,廻人的脸也被飞溅的石头划伤,然后站在一旁,稍微地喘口气,接着蹲下身体,双手摸着地面,满是凹陷的地面,即刚刚粉碎的石头,立刻恢復原状。


「你做得很好呢。」脱下手套摸着廻人的脸,脸上的伤瞬间消失,刚刚身体的疲惫感,也一起不见。


「廻人会再加油的,爸爸⋯⋯那个⋯⋯」还不能告诉妈妈吗,说自己早就有个性。


幼小的孩子不知道大人的想法,喜欢英雄的妈妈,要是知道自己有个性,说不定会为自己做一套完整的计画,想着这样的未来。


但爸爸似乎要自己先暂时保密,对妈妈也比较好,爸爸是这麽告诉自己的。



「别着急,快到了,到时候廻人就可以自己和妈妈说。」结束后玄野带着廻人去洗澡,治崎走去房间的途中,想着廻人的个性,拥有自己的「overhaul」和出久的「one for all」,正确的来说,廻人应该只会有自己的个性才对。



one for all应该是不会有的⋯⋯当初被攻击后的出久,能力并不是消失了,而是被这孩子接收了,根据one for all的继承方式,或许出久能再次拥有个性,到那个时候——






「⋯⋯廻⋯⋯⋯⋯」听见对方在熟睡中喊着自己的名字,脱下面具在出久的脸上轻轻一啄。



要是知道可以恢復的方法,你会抛下我们去拯救世界吗,出久?
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60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