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 友谊

警告


治→(←?)出←宝生,雷者迴避

最近萌上大叔,所以写出这样的脑洞,后面有点黑久的感觉

治崎是黑的,宝生工具人

没有逻辑,时间轴不固定

三人组对治崎的看法:治崎是神一般的存在,想变得和他一样(窃野)

知道自己是棋子,哪天被抛弃也不意外(宝生)

⋯⋯⋯⋯收容自己的人(多部)



作者碎念:  提問箱      有兴趣可以填,玩一下

之前的出番,有买到唯一的治出漫画那本,本来以为一定买不到的⋯⋯真的很开心,产量的都是女神,P网也有作者更新的文章,本来以为她弃坑了,感谢女神们发粮食!




















「呦,出久,你来了。」


「宝生先生!」绿髮少年开心地从鞦韆上下来,慢跑到对方面前,接过对方手上的包子,两个人转坐在公园的椅子上。


再一次的意外中,救了被欺负的绿谷出久,明明是身为里世界的人,却还出手救人什麽的,原以为不会再和他见面,现在却变成朋友,也在自己的意料之中。


「这家的包子很好吃,多吃点!」


「谢谢你,好吃。」绿谷开心地吃着包子。看着少年宝生有点感慨,绿谷没有个性,在这个个性爆炸的社会,他是少数没有的普通人,所受到的欺负与羞辱可想而知,但他仍努力的搜集资料,为成为英雄而奋斗着。




和自己不同。


被人利用后又被丢弃,要不是被若头捡起来,自己大概早就放弃,虽然是如此,自己也很清楚,自己也只是一个棋子而已,要是无法展现自己的能力,也会再次被丢掉吧,正确的来说是丢了性命⋯⋯


「宝生先生没事吧?」看见宝生拿在手上的包子都没有动过,绿谷担心地问着。


「啊啊,没事的,只是在想事情。」想打哈哈的溷过。


「有烦恼的话,可以说出来一起⋯⋯」绿谷话还没说完,又自己打断,说是自己只是个国中生,大人的烦恼可不是小孩子可以解决的,失落的望着手中的包子。


「⋯⋯⋯⋯嘛,你就当作是听中年大叔的碎碎念吧。」然后将目前遇到的问题一一地说给绿谷听,当然并没有说出自己隶属黑社会,巧妙地用其他东西掩饰着。


「原来如此,怕被公司解僱啊,和其他两位同伴的关係很生疏,这样啊⋯⋯」已经习惯绿谷在分析时的碎碎念。


「话虽如此,我认为宝生先生一定没问题的。」绿谷举起宝生的双手,真挚的双眼看着他。


「拥有很棒的个性,只要在熟悉的使用一定可以的,我就是被这双手给拯救的。」直白地说了出来,明明是晚上了,宝生却觉得身体开始发热,害羞的转向另一边。










回到八斋会的宝生,一进门就被窃野抓着,问着自己跑去哪裡了,自己也只是说去晃晃而已,接着说若头指派任务要给我们三个,三天后,可别搞砸了,交代完就离开了。


而多部从头到在都在窃野旁边看着,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什麽,说出有工作后,也离开了。三天啊,感觉有点赶呢,要是不能在这次任务中展现出实力的话,宝生不敢想后续的发展,看着自己的手,想到绿谷说的话,只能尽力去做了。








同样的时间地点,绿谷早就在椅子上等着宝生,自己依然拿着包子走向前去。


「宝生先生!」依然是有精神的问候,只见绿谷拿出一本笔记本,上面有许多笔记和涂鸦,其中有个很像自己的插图让人很在意。


「这是⋯⋯我吗?」指着像自己的插图问着,绿谷害羞的说着画得很丑,没把宝生先生帅气的地方展现出来很抱歉。


「有个性使用的优缺点,还有自己的见解,很厉害呢,出久!」拿着笔记本向绿谷说着。只见绿谷眼角慢慢地流出眼泪,带着哭腔的声音说着。


「第一次被人认同⋯⋯谢谢⋯⋯宝生先生。」宝生摸着绿谷的头安慰着,第一次看见他就知道了吧,这孩子一直默默的努力着,虽然才见过几次面,就像是多了个弟弟一样,要是自己不在的话⋯⋯


「出久,听我说,其实啊⋯⋯」宝生把昨天窃野交代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,组织之类的还是随便的带过。听完宝生的话,绿谷擦乾自己的眼泪,打起精神和宝生讨论三天后的任务。宝生一直觉得绿谷很厉害,就像是真的指挥官一样,要不是受到『无个性』的影响,将来一定是很出色的英雄吧⋯⋯




要是能拉拢这孩子到组裡,为组裡贡献,自己或许就不会被丢掉⋯⋯




一想到自己有这样肮髒的想法,宝生立刻揍了自己一拳,绿谷见到后直问对方没事吧,宝生只说是要提神而已,要绿谷不要在意继续说。怎麽能让善良的人进来,他可是要成为正义的存在,和因为被丢弃,就往黑暗裡去的自己是不一样的。




怎麽能为了自己,断送出久光明的未来。



「这样就可以了吧,就看你们怎麽合作了,加油,宝生先生。」讲解完讨论后,为宝生打气的绿谷,接着有从背包裡拿出一个护身符,是欧尔麦特的图案。知道绿谷很喜欢这位大英雄,聊天也会听到少年兴奋地说着他的事蹟。


「这是⋯⋯?」拿着绿谷给的东西,绿谷缓缓说着,这是希望宝生先生可以顺利完成任务买的,接过绿谷的护身符,向他道谢,已经不是相信这种东西的年纪了,总觉得真的可以完成工作呢,这应该也是绿谷的功劳吧!


这因为如此,宝生在心中决定了一件事,要是这次能顺利成功回来,他要向绿谷坦白,自己不是善类,到那个时候如果绿谷决定要结束这段友谊,他会接受的。







任务开始之前,听了绿谷的建议,向其他两位同伴坦白,希望三个人能够同心协力完成任务,在这个组裡有许许多多的人,更多的是为了爬上位子,互相竞争、陷害,只为自己行动的人,很少像他们一样三个人能一块的。


三个人更需要团结才行,为此宝生还特别买了多部喜欢的零食,窃野想要的白色衬衫,作为再次成为同伴的礼物。


「还以为你要说什麽,我也有不对的地方,以为你每天晚上偷偷跑去秘密训练,也不找我们而生闷气,我们本来就是同伴了,对吧!」


「⋯⋯食物⋯⋯同伴⋯⋯」


三个人解开了心结并开始工作,任务并没有想像中的困难,在三人的协力下很快的完成,同时宝生也有点悲伤,因为这就表示该向绿谷说出真相了,即使如此宝生还是买了包子,在约定好的地点找少年。


跟平常的不同,并没有看见绿谷,会不会忘记了,宝生心想。于是到附近随便晃晃,到某条巷子时,惊见熟悉的红色鞋子,丢下手上的东西往裡面跑去。


看见满身是伤的绿谷,腹部还流着血,背包裡的东西被丢得到处都是,笔记本被撕烂洒满一地,情况相当糟糕。


「喂⋯⋯出久,听得见吗?」轻轻地拍着绿谷的肩,但绿谷并没有反应,再这样下去绿谷会死的,这条巷子的尽头是什麽自己很清楚,为了绿谷自己豁出去,抱起绿谷冲向尽头。


「若头在吗?」一进组裡,宝生大声地四处喊着。


「宝生你太大声了⋯⋯这孩子怎麽了?」看见宝生抱着受重伤的孩子,窃野关心地问着。


「我不能让出久死掉,我想请若头救他!」窃野责骂着宝生,说着若头才不会为来路不明的小子治疗,而且若头极度洁癖,那孩子的血流了满地,若头会更生气的,窃野建议趁若头还没回来赶快清理⋯⋯


「你有事找我?」一贯冷酷的声音从前方传来,是若头,看见宝生抱着浑身是伤的孩子,地上还流满着他的血,皱起眉头看着。


宝生很害怕,他知道若头的能力,运气不好大概连同绿谷一起消失也不意外,仅仅只是一瞬间,但他还是想赌赌看。


「若头,拜託你救这个孩子。」抱着绿谷向若头地头说着。


若头,本名治崎廻,眼前的宝生,是铁砲玉八斋众的一员,对自己来说只是可有可无的存在,对组裡的贡献平凡,在最近一次的任务中,原以为不会有什麽成果,却意外地完成任务,超乎自己的预期。


「⋯⋯⋯⋯」看着低头的宝生,就当作是无聊的日行一善,脱下手套摸着绿谷的脸,发动个性。


极度洁癖的治崎,只要一碰触他人,身上就会起疹子,所以非常讨厌和他人接触,这次很不一样,使用个性后,身体竟然没有任何变化,这几乎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,难道是⋯⋯


「将他送去客房休息。」宝生听见后立刻将恢復的绿谷抱到客房去,将他安置好后,坐在一旁等着对方醒来。


「出久!」看见有所动静,大声呼喊他的名字,见他有所反应,高兴地流下眼泪。


「我⋯⋯还活着?」绿谷对于自己还活着这件事感到很惊讶,原本在公园前等着宝生,看见一名学生被一群人缠上,基于多管閒事的个性,跑上前帮忙,是帮助他离开了,正确的来说是逃跑了,以自己为挡箭牌。


那群人不满金主就这样跑了,开始殴打自己来出气,甚至把自己的东西随意地乱翻,丢在地上任意踩着。


「『将来成为英雄笔记』什麽时代了还在写这种东西,连我们都打不过的人,能成为英雄吗?」接着把绿谷的笔记撕毁,绿谷只是痛的倒在地上,然后其中的一人不知道从哪裡拿出一把手枪。


「嘿,在不使用个性阻止可是会打中你的?」作势要威胁的动作,朝自己的方向瞄准,然后是碰的一声,子弹打到自己的腹部,在失去意识前隐约地听见最后的对话。


「你怎麽真的开枪了?」


「我怎麽知道真的有子弹啊,是他自己不用个性阻挡的,不甘我的事。」


「他在流血,赶快走啦,要是被看见就麻烦了!」一群人匆匆地离开,留下倒在地上的自己。




结果还是变成这样子,没有个性又多管閒事的下场⋯⋯宝生先生应该顺利的完成任务了吧,要是能和同伴们感情变好就好了,希望能再见到⋯⋯








「又被你救了,谢谢你,宝生先生。」听见绿谷的声音,宝生高兴地抱住他大哭,为自己伤心难过的,维持一段时间后,宝生开始说出自己是谁,这裡是怎样的地方,绿谷默默地听着。


「你想怎麽做?」跟之前不一样,现在连若头都知道绿谷的存在,不知道会不会放他回去,正如此烦恼着。


「呐,宝生先生,我有事要拜託你。」听完宝生的自白,做出某种决定,开口向宝生说着。











「宝生君,这个给你。」绿谷将刚出炉的包子递给他,边吃着包子边问着绿谷最近还好吧,已经快三天没见到绿谷了,听说是为了和敌人联军合作做的准备,跑上跑下的可忙着。


「合作的话不用担心,已经谈好了。」绿谷忙着整理买回来的东西,大部分都是小孩子的玩具。


「坏理的礼物呢!」小女孩开心的跑向绿谷的怀裡,买了很多喔,这样回答着。


「要做完任务才可以玩喔,我们走吧。」抱着坏理离开了,等再次见到绿谷,是在坏理的房间,满地的玩具还来不及收拾,玩累的孩子睡在床上,盖好被子,握着睡在一旁绿谷的手,毫无防备的样子。


替绿谷盖上毯子,安静地离开房间关上门,站在门口思考着。




究竟是哪裡出了问题。



不该是这样的结果的。



依照绿谷的请求,让他加入了八斋会,经过一番的努力,不对,正常人就算努力一辈子也到不了他现在的成就,不但成为像玄野先生或是入中先生那样,若头身边的左右手,甚至可以和敌人联军,就某种程度来说也是相当厉害的团体,这样的组织进行合作。计画核心的重要孩子,打成一片,让她失去逃跑的念头。


绿谷的分析能力相当方便,不但清除组裡的敌人,甚至可以卖给其他人,作为报酬拿到不少金钱,绿谷比自己还更适合待在组裡,但是自己很清楚,他不想让绿谷走上歪路。

「你应该是要成为英雄的啊⋯⋯」宝生无声的叹息,正要离开时,看见若头正朝自己的方向走来,急忙地打招呼。


「出久在裡面吗?」


「和坏理一同在睡觉。」


「是吗,这几天的奔波,还要陪小鬼玩,也真是辛苦他了。」


「对了,其实我应该要谢谢你。」


「?」治崎继续说着,感谢你找到这个有趣的孩子,让计画可以顺利的进行,比之前还要更好。顺便告诉你,原本当时的任务并没有对你们有太大的期待,要是不小心死掉也无所谓,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吧。


「终究还是棋子吗⋯⋯」其实早就知道这样的结果,所以也不意外。


「那出久呢?」出于好奇想知道若头对他的看法。


「那孩子和你们不一样,是珍贵的存在⋯⋯」宝生鬆了一口气,至少绿谷不会随意地被丢掉,他已经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。









之后宝生就离开了,治崎慢慢地打开房间的门,然后是站在门前拿着毯子的绿谷,面有难色地看着治崎。


「你都听到了?」即使戴着面具也知道治崎在笑着。


「为什麽要告诉他。」


「你心疼了?那个什麽都做不到的棋子。」


「宝生君可是救了我两次,要是没有了他⋯⋯」我早就不在这裡了。


「真要说起来,第二次算我救你的吧!」向绿谷辩论着,我知道,所以我才会在这裡。


脱下治崎脸上的面具,绿谷吻了上去,蜻蜓点水,马上离开。


「不继续?」


「坏理还在这裡,剩下的回房间再说,廻。」绿谷解开上衣的扣子,充满暗示的回答,把三天的份补回来,治崎开玩笑的说着。


「可以喔,只要你想——」



评论
热度 ( 24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