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 归属

cp治出,雷者迴避

警告:有出久被人oo的描写,洁癖者勿入,普通人设定,没什麽逻辑


















「不好意思吵醒你了,需要喝点水吗?」


昨天在酒店大肆庆祝一番,结束后又到另一家店继续着,嘛,毕竟都是男人,手下既然完成交代的任务,作为首领的我自然不会吝啬到什麽都不做,就算被带到『特殊』的场所也无所谓,这裡除了有年轻貌美的女性陪着喝酒聊天,特殊性的服务也是可以的。


交代部下们别太夸张,交代服务生给自己一间空房休息就离开了,基本上不太喜欢人多的地方,也对女人没什麽兴趣,连续喝酒的下场就是现在自己的头非常的痛,接着倒头就睡。


治崎是被旁边细微的声响吵醒的,慢慢地睁开眼睛,眼前所见的是一名男子,深绿色的捲髮,脸上带有痣,看起来十分稚气的模样。


男子见到自己醒来后,连忙道歉一番,或许因为看着自己一脸酒气的模样,问自己要不要喝水。


「不了⋯⋯现在几点了?」扶着自己额头,问着面前的男子。


再过十分钟就是八点了,男子边说边准备杯水和解酒的药放在床头柜,还是吃点药会比较舒服这样劝着。


「我先离开了,这位客人。」露出开朗的笑容,接着背起书包离开房间。


男子离开后,治崎才慢慢地醒来,巡视一下周围的环境,牆上有各式的欧尔麦特的海报,现今当红的演员,书桌上摆着许多的教科书和参考书,甚至书桌前还贴着勤奋向学的标语⋯⋯






「真的是非常抱歉,治崎先生!」店裡的老闆头直接下跪向治崎道歉,还不忘将迷煳的服务生一起拉着赔罪。因为昨天的生意实在太好,没有空的房间可以使用,服务生才会带治崎来到工作人员的房间内。


「让先生待在这麽小的房间真的很抱歉,为了补偿昨天的费用由小店自行吸收就可以了,希望先生您可以接受。」要是随便得罪治崎,这位黑道可不是说笑的,运气好的话只是停业,要是真的气起来,可能整间店的人都会看不见明天的太阳。


「⋯⋯原本房间的主人是?」虽然是店内的疏失,但因为自己的缘故害那个人没有地方睡觉也是事实,而且对方还好心的给了自己药,最重要的是刚刚那过于耀眼的笑容,想再见一面。


「啊啊,你说那孩子?要不这样吧,今天晚上由那孩子服务你好了,别看他那样傻裡傻气的,他可是我们店裡的招牌呢。」当然那孩子的服务也是免费,老闆自豪地说着,无所谓反正只要能再见他一面就好。





到了约定的时间,跟昨天不同,今天的自己被带到相当高级的包厢内,灯光昏暗的房间内,播放着抒情的音乐,桌上摆放着水果及酒,自己坐在沙发上等着那名男子的到来。


一阵敲门声后门被缓缓地打开,男子穿着正式的白衬衫,外头套着马甲繫上领带,头髮的一边还特意的往上一梳,跟早上的模样相比简直判若两人,一见到是自己后,露出开心的微笑。




「身体好多了吧,治崎先生?」





接着男子坐在自己的旁边,开始简单的介绍,代号人偶的男子,不论是聊天喝酒都可以,甚至特殊的服务也可以,问着自己今天需要什麽服务。


「抱歉,害你昨天没有地方休息。」一开头就是道歉的治崎,让人偶有点不知所措,听老闆说对方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,要自己不要懈怠人家。


「这没什麽,能够让治崎先生有休息的地方是我的荣幸。」保持专业的服务态度向治崎说着。


平常的客人大都会向自己抱怨着生活中的大小事,自己很擅长聆听,难得遇到这样的客人,也是呢,对方毕竟是很厉害的角色,想必有很多事情是不能轻易说出口的。


人偶在思考的同时,没注意到治崎正观察着自己,等到发现时才惊觉自己做了失礼的事,急忙的向对方道歉。


「你还是个学生吧?为什麽会在这里?」


怎麽每次对方开口的时候,都是这样惊人的发言。人偶拿起桌上的水,慢慢地喝完,开始说起自己的故事。


简单来说就是父母听信他人所言,投资股票,欠下一屁股债,走头无路之下,父母双双自杀留下自己一人,毕竟金额不小,做这样的工作还比较快,因为还想要上学,只能靠放学及假日的时间工作。


「是个无趣的故事。」像是在说别人的事,很平静的说出来,突然治崎伸出手摸着自己的头。


「你叫什麽名字?」


「呃⋯⋯人偶?」


「你真正的名字。」


客人是花钱消费休息,没必要知道自己的名字,为什麽治崎先生会⋯⋯?


「绿谷出久。」



「那出久⋯⋯真是辛苦你了。」往自己的方向移动,接着抱住自己。


「我⋯⋯谢谢你。」不能在客人面前哭出来,现在还在上班呢,但是,真的很温柔,治崎先生。


回应治崎的拥抱,自己也伸手放在他的背后,脸靠在对方的胸前。好久没有被人这样抱住了,自从父母不在后,独自一人的面对,而且治崎先生身上的味道很好闻。


一阵睡意袭来,快在对方的怀裡睡着时惊醒,但治崎却将出久挨在自己的大腿上,脱在一旁的外套盖在他的身上。


「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,睡吧。」在治崎的温柔的声音下,出久慢慢的闭上眼睛,发出安稳的呼吸声。







从那之后,治崎都会在固定的时间到店裡,并指定自己接待,有趣的是每次对方到来,都会陪自己聊天,不论是学校还是自己最爱的演员,都快分不清楚谁才是客人。


在最后要离开时,治崎总会抱着自己道别,出久很喜欢对方这样的举动,身为独子的自己,多了哥哥的感觉,很温暖,心裡暗自期待着这样的日子不会有结束的一天。




跟平常一样,出久等着对方的到来,房间的灯不像之前一样昏暗,而是切换成一般的日光灯,音乐依旧是柔情的曲调,今天会聊些什麽呢,开心着哼起歌来,忘了准备治崎最爱的食物,赶紧走出房间外头。


回到包厢内,看见治崎已经坐在位子上等他,表情似乎不是很好。


「怎麽了吗?」拿着一盘食物,慢慢的走向对方。


「⋯⋯出久,今天是最后一次了。」


磅的一声,手上的东西掉了下来,食物和盘子的碎片散得满地,要是以前的自己肯定会马上清理,并向客人不断地道歉,而现在却是无视这样的髒乱,踩到地上的食物也不在意走向治崎。


最后,什麽意思,治崎先生在说什麽,大脑一片溷乱,有很多话想问对方,却无法说出口,只能抓着对方的衣服不放,将头埋进治崎的怀裡。


自己究竟做错了什麽,善良父母的一时大意,背负着庞大的债务,了结生命留下自己一人,为了弥补这样的罪过,从事这样的工作,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像家人一样,陪伴自己的人,为什麽会这样。

越想越多得出久,开始在对方的怀裡哭起来,而治崎只是默默地拍着他的背。


「⋯⋯出久,你先听我说好吗?」哄着怀裡的人,但对方只给他摇头的回应,正要继续说什麽时,铃声响起,从治崎的手机发出来的。


「是我,都处理好了?我马上过去。」语毕挂上手机,再次呼唤着出久,对方有些不甘心地看着治崎,脸上尽是哭过的痕迹。


「走吧,已经都好了。」拉着出久离开包厢,走到外头在一台黑色的轿车前停下,打开车门让出久先进去后,自己也进来了,在治崎的一声令下,驾驶发动引擎离开。


没等到出久先开口,治崎先解释种种的一切。


「之后你也不在那家店了,所以没有必要再过去。」


「欸⋯⋯⋯?」


治崎把自己得债务全部还清了,即使如此父母双亡的自己,也没有地方可以去,于是收养了自己,和治崎一同住在一起。


「治崎⋯⋯先生⋯⋯谢谢⋯⋯」泪水再度在眼眶裡打转,发出鼻音感谢着对方所做的一切。


「明明是想看你的笑容,怎麽今天总是在哭呢?」听见治崎的抱怨,哭着也要露出笑容,尽可能开心笑着,即使看起来很可笑。


「嘛嘛,今后会有更多开心的事。」摸着出久的头,语气温和的说着。


就算是这样的笑容也无妨,你都是我耀眼的光。













「做这样的事,你不会良心不安吗,老闆?」面对治崎的询问,老闆完全不敢说话,治崎身后的手下面露凶恶的眼神就算了,自己的左右还坐着治崎的手下。


建议那孩子的父母投资一个根本不会赚的公司,逼得他们走上绝路,假好心的介绍那孩子工作,却是做这样的行业,治崎一一述说老闆的罪状。但自己也因为这样,见到了那个孩子,要是没有这样的因果,大概一辈子都遇不到这孩子吧。


「本来应该要杀掉你的,让你痛苦的死去,但不想让那孩子知道这样肮髒的事,就让你再多活一阵子吧。」


「要是被那孩子发现了,你应该知道下场吧?」面带笑容地说着,在离开之前还补充说,下星期那孩子邀请你参加演奏会,要保持平常心喔,再三的叮咛着,随后离开。







绿谷出久有点紧张,今天是为了感谢八斋会的大家,及之前店裡的人对自己的照顾,所办的一场小小的表演,之前在店裡上班学了点钢琴,挑了简单又轻快的曲目,来表达心中的感谢。


时间一到出久便上台表演,面对台下的观众,做出鞠躬的动作,再次抬起头时,看见治崎露出微笑,心中充满温暖及勇气,没错,自己可以做到的,不是一个人了,然后坐在钢琴面前开始演奏——


结束后获得台下热烈的掌声,出久开心地站起来向观众道谢,然后看见台上的右侧,治崎捧着一束花走向自己,出久毫不犹豫得冲向对方的怀抱,露出与当时一样耀眼的笑容。
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86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