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 觀察日記

cp治出,雷者自行迴避

自我设定多

大意:铁砲玉八斋众的一员,窃野对于晚期才加入八斋会的绿谷出久相当不满,藉此观察对方⋯⋯(简单来说就是嫉妒)











身为八斋会的一份子,而且还是铁砲玉八斋众的一员,对于OVERHAUL的命令,也就是现在掌管组裡一切的若头,是不可以违背的,因为若头所说的话是绝对的,再加上是自己一辈子的恩人,给了自己生存下去的地方,就算用尽生命也要报答。


偷偷地学着和恩人一样的服装,带着相同的面具,期待有一天自己也能派上用场,为组织效力,努力地表现自己。然而却被一个中途才加入,来路不明的小鬼给破坏了。


绿色捲捲的头髮,脸上还有奇怪形状的雀斑,总是一脸傻笑的模样,有时候还不知道在碎碎念什麽,最重要的事,若头似乎很中意这个小子,时常关心着他,甚至同意他称呼若头的名字,真令人嫉妒。


但这也不能怪若头偏心,毕竟这小子能制服的住坏理,实践计画的重要孩子,在那小鬼来之前,坏理这孩子整天不是耍任性,要不就是找机会逃跑,造成若头很大的困扰,小女孩身边看守的人几乎都待不久。


但那个绿髮小子不一样,自从他来后,那孩子几乎形影不离地跟着,还称呼那小子「妈妈」,嘛小孩子的扮家家酒,无所谓,至少不用再担心重要的孩子到处乱跑,若头可以放心的计画其他事。


一如往常在基地裡四处走动,听见前面的房间裡传来骚动声,慢慢的走向前看,原来是组裡的成员进入房间时,不小心踩到地上的娃娃,结果娃娃的眼睛就这麽碎了,坏理哭喊着不要去「工作」,这可把负责带去的人员吓坏,要是惹若头生气大概命就没了,说什麽也要拉着她走。


看到一个大人抱着拼命想挣脱的孩子,感觉有点可怜,正想过去帮忙时,好巧不巧的若头正好出现,当然那个小子也在旁边,看到眼前的画面,质问为什麽时间到了还在这裡?负责人吓得不敢回话,坏理趁机逃走,奔向那小子。


哭着说自己的娃娃被弄坏了,依偎在小子的怀裡,绿髮小子先是安慰坏理,将她抱起来哄着,等到你完成工作后,娃娃会修好的,向小女孩保证,说也奇怪坏理听到后,竟然停止哭泣乖乖地跟着负责的人走。


「廻君,我先修好娃娃,晚点再过去找你。」点头表示知道后和小子走不同的方向,想说没我的事了,正准备要离开时,被那小子叫住了。


「窃野君,可以麻烦你一下吗?」




「哇——眼睛好漂亮,跟妈妈的颜色一样。」坏理高兴的紧抱着娃娃,边说边跑向那小子,谢谢妈妈修好娃娃,那小子说其实要感谢的是宝生君才是,借助他的个性所创造新的眼睛,自己只不过是将它装上而已。


「还要谢谢窃野君,带我找到宝生君,谢谢你。」笑容满面地朝自己说出感谢的话,有点难为情的将视线转移,说着没什麽大不了的,然后默默的离开房间。






过一段时间从若头那裡接到任务,说是去处理事情,要我们铁砲玉八斋众留在基地内保护留下来的人,因为大部分强力的干部都会随同若头一起去,这是我第一次得到重要的任务,一定要好好做,虽然说是保护剩下的人,但仅限于那小子和重要的孩子而已,撇开孩子不说,到现在还不清楚那小子的个性是什麽,还要保护他,看他可以快速地组裡的人打成一片,我看八成是什麽可以控制人心之类的个性吧?


他们这样一走,组裡瞬间冷清许多,不过平常也就是这样,每个人都有任务要忙,在这样若头不在的日子,最开心的大概就只有那个孩子,坏理,不用去执行任务,每天黏着那小子不放,整天妈妈的叫着,现在想想那小子也真辛苦,明明是高中生(猜测)却还像个保母一样照顾没有关係的小鬼,他都没有同年纪的朋友?这也跟我没关係就是了。


有天在小子的拜託下,陪他一起到外面买东西,本来想说要谁去跑腿的,但那小子坚持说要亲自去买,好像是上次请别人买时,买错东西坏理还因此闹了一阵子,于是自己就陪同那小子出门。


就像是陪大小姐购物的保镳一样,那小子除了买食材外,更多是买小鬼想要的玩具,发现自己买太多提不动,不好意思地问我可不可以帮忙他,无奈地叹口气,伸手拿过他手上的袋子,走出店门口。


发现街上人群聚集,好像有什麽骚动,反正与我没关係,不理会正要离开时,却听到有人大声的说着「有这把可以消除个性的枪,就可以⋯⋯」后面没听清楚,不过那小子放下手中的东西,往声音的方向跑去,我还来不及阻止他,不见人影。


「可恶——」可不要给我增加麻烦啊,小子,我也朝着声音的方向走去,看到的是人群裡有一个人,拿着应该是手枪的东西正四处挥舞着,更重要的是手裡还抱着一个人质,不知道是不是被他口中说的「消除个性」的枪吓到,又或者大家都在期待着英雄或警察的到来,在场的人没有人敢靠近,除了——


那小子疯狂的朝手中有枪还有人质的恶人跑去,看到有人跑过来,恶人朝那小子开了一枪,那小子中弹后还不死心的继续前进,看到那人没倒下恶人又朝他开了几枪。


「窃野君,把人质传到你手上——」倒下前向我说着,发动个性将人质偷到我手上,是个孩子,但不知为何一直喘着气,这孩子的父母快速地跑来,抱走自己的孩子不断的向自己道谢,说是这孩子太紧张导致气喘发作,要不是自己那孩子可能会有危险,第一次被别人感谢⋯⋯


现在不是说这个得时候,那小子呢?朝他的方向一看,出大事了,那小子倒在地上,血不断的流出,朝他开枪的恶人,发现子弹没了丢下手枪,早就不知道逃去哪了,赶紧跑到那小子旁边,使用个性拿了别人的衣服,先把血止住。


「孩子⋯⋯平安吗?」都已经这个时候了,不要再管别人的事啦!要是你发生什麽,若头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,但为了让小子安心还是告诉他人质平安的事实,说完太好了就昏过去了,趁现在英雄还没来,赶快离开这裡,要是身份被曝光就麻烦了。






「你们是跑去哪裡,也太久了吧?若头他们都回⋯⋯哇!绿谷怎麽满身是血?」高大又光着头,戴着口罩的宝生,着急的问着窃野。


「⋯⋯血⋯⋯好多⋯⋯」连带着麻布面具,总是呆滞模样的多部都来了,更糟糕的是总是黏在小子旁边,坏理也一起来了,看到满血的绿谷,当然是哭喊着呼唤着他,这样一群人吵吵闹闹的,你们不要都跑过来乱啊,先替小子治疗⋯⋯


「⋯⋯⋯⋯在吵什麽!」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,就是自己的恩人,若头。看到昏迷满身血的绿谷,叫旁边的库罗诺带他到房间裡,接着从自己手中抱走小子离开现场,若头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跟着离开,坏理也一同跑向同一个方向,只剩下我们三个。


「⋯⋯⋯⋯你要不要先换个衣服,都是血迹的。」宝生建议我先不要想太多,既然若头没有当场杀掉我,就表示还有希望,应该吧⋯⋯?


「⋯⋯血⋯⋯血⋯⋯」多部依然呆滞地说着,随后我便去梳洗一番,换上新的衣服,静静的等待若头对我的处置,今晚应该会失眠吧?







到了隔天,我来到了那小子的房间,身上的伤应该是痊癒了,没有看见绷带的痕迹,但不知为何那小子却像虚弱的病人躺在床上,若头不是帮他了吗?见到我前来,马上起身坐好,大声的向我道歉。


「非常抱歉,给窃野君添麻烦了!」一脸诚恳的向我说着,因为他的关係害自己可能丧命,他以为道歉就可以解决的吗?反正现在房间裡只有我和他,趁机会把话讲开也好。


「既然知道会给别人麻烦,就跟你说不要去了啊?而且啊,都在紧要关头冲出去了,遇到危险还不使用个性,是笨蛋吗?」一口气将平时的不满宣洩出来,朝那小子说着。听到关键字,那小子表情突然凝重起来,用难看的笑容说着,我是『         』喔。


没听到他最后的句子,就被敲门后冲进来的小鬼打断,坏理兴奋的跑到那小子的床上,缠着他不放。


边抱边继续说着,当时会冲出去是因为听到对方手上有可以消除个性的枪,这也就是廻君他们要出门的原因,处理遭偷走的商品,那个持枪的人是客户那边的叛徒,偷了枪后想逃跑,客户拜託我们找出他⋯⋯不用担心人已经找到了,并交给客户处理了。


再加上你救了那个孩子是客户的宝贝孙子,非常感谢我们的帮忙,又增加了一笔钱给组裡,可说是立了大功喔,窃野君。


说完事情的来龙去脉,我还不敢相信着,但若头他还是⋯⋯


「⋯⋯你在这?窃野」敲完门后就进来的若头,看到我后将手上的东西交给我,是一件新的衬衫,还跟我说辛苦了做得很好,双手拿着若头亲自给的东西,眼睛都被泪水佔据,惊讶得说不出话。


「真是太好了,窃野君」那小子,不,是绿谷君也替我感到高兴,跟若头说谢谢后我就离开了,没有被讨厌真是太好了,像我这样的人,谢谢你绿谷君,接着窃野就离开


「你也来看我啦?谢谢你,廻君。」治崎有点不高兴的说着身体不适还没好吗,不要勉强自己,要坏理不要打扰绿谷休息,笑着说自己没事,可以再撑一下没问题的。


「⋯⋯把身体搞成这样,换来这样的结果你满意了吗?」质问着对方,抱着坏理哄着她,绿谷仍不改面容的继续说着,吃了几颗子弹,让窃野君不再敌视自己,改善彼此的关係。帮忙客户抓到叛徒,顺便救了他的孙子,增加他的信任,为组裡带来更多资金。


「⋯⋯其实这些都还好,最重要的是——」看着自己怀裡的孩子,稍微用力抱得更紧。


「妈妈⋯⋯?」感受到绿谷增加的力道,疑惑地望着绿谷,没事的对孩子说着,用脸颊磨蹭着孩子,惹得对方痒的哈哈笑。


消除个性的子弹可是用这个孩子的血液做出来的——


坏理辛苦的忍受疼痛,所做出来的东西,怎麽可以随便的使用,无法正确地使用它的人,不需要。


「⋯⋯反正就算被子弹打到对我也不会有任何影响,不是吗,廻君?」反问对方,你就没有想过自己可能因此丧命吗?要是打在其他部位,可不是流血就没事了。


「不会的,放心吧!」把我救起来,给了我容身之处的地方,每天和大家开心过日子,有着奇怪的分析癖好,参加组裡的各种活动,放心的让我参与其中讨论着。


更重要的是,明明是无个性的我,不被重视的存在,说我是珍贵的宝物。


不会轻易的死掉的。


「不过还是很麻烦,每次接受你的修復,产生的后遗症很困扰呢。」其他人接受治崎的修復,基本上都会恢復到平常的样子,就只有自己每次修復后,都会产生像大病一场相当虚弱,需要静养一段时间。


「就当作是为下次工作,先休息。」特别脱下手套,轻抚绿谷的头髮。


「已经找到下次合作的对象了?」


「嗯,最近兴起的团体,『敌人联军』你知道吧?」向绿谷说着,在一旁看着他帮坏理盖好棉被,自己也稍稍地调整姿势,快要撑不住了。


「⋯⋯嗯⋯⋯到时候再讨论⋯⋯让我先睡一下⋯⋯」断断续续的说着,最后闭上双眼睡着了,然后轻轻将门关上,晚安,出久——



「这是要给我的吗,谢谢你,窃野君。」开心的收下对方给的礼物,是个英雄图案的小吊饰,窃野害羞的瞥过头说,想说你应该会喜欢的,刚好买多部的零食有送,反正他也不需要所以就给你了,接着快速离开。


「⋯⋯是欧尔麦特呢。」拯救无数人的大英雄,是自己曾经崇拜的对象,现在的话⋯⋯


「妈妈,快来——!」听到坏理在叫着自己,八斋会的成员都到齐了,治崎也难得的出席,什麽才是最重要的,自己早就知道了吧,开心的跑去。









「⋯⋯英雄⋯⋯垃圾⋯⋯」结束后,多部发现在垃圾桶裡,有欧尔麦特的图案的吊饰,依旧是呆滞的样子,然后将刚刚吃的塑胶袋丢在垃圾桶就离开了。
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72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