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 悖德 5

abo设定

这篇是治出喔,雷者自行迴避

自我设定有

时间订在出久成为最棒的英雄打击坏人,之后才遇到治崎的故事

大概是治崎A、出久O,出久被治崎吸引而陷入英雄和敌人间的纠葛之类的,考虑到自己身为英雄,却被敌人的他深深吸引着的故事⋯⋯

之后可能怀孕生子剧情,雷者自行迴避

纠结的一篇















所谓的英雄都是很忙碌的,更别说是身为和平象徵的他,更是比其他人还要辛苦。与小胜见面后,虽然是以不愉快的方式收场,但也过了一段时间了,即使偶然在救难现场遇到,出久还是会打招呼,不理会对方的问候就走开也是意料之中的事,出久并没有介意。


对于上次小胜的忠告,出久不是没想过,只是选择性的不去想,自己的伴侣是治崎已经够让人头痛了,更何况自己偏偏被这样的人吸引着,自己也是没救了,要是再发生突发状况,自己一定会承受不住的。


一如往常出久到事务所工作,出门前还因为早餐没吃完的关係,被坏理关心了,问自己是不是生病了,除此之外,时常觉得噁心想吐,身体越来越疲惫,或许真的是生病了,身为no.1的英雄,怎麽能疏于身体管理,今天下班就给恢復女孩看看。


最近都在下着雨,阴雨绵绵的,即使是下雨天,英雄还是要出勤的,和前辈两人一同到街上巡逻,拜科技所赐,英雄装备有防水的材质,在这样的雨天裡,不至于淋得全身湿哒哒的。出乎意料的,今天在街上没有发生任何事,也因为下雨的关係,前辈说了既然没什麽事情发生,就早早回到事务所吧,于是两人就回到事务所,一开门,就闻到浓浓的饭菜香,原来是叫了外送,叫辛苦出勤的两人赶快来吃。


出久一闻到食物的味道,二话不说立马跑到厕所,留下疑惑的众人,吐了些早餐后,出久在洗手台上用水拍拍自己的脸,虽然出久嘴巴上说没事,只是胃不舒服而已,看到他脸色苍白,前辈当下要求脱下英雄装,自己要亲自带他去看医生。


就这样两人到了恢復女孩的诊所,前辈在外头等,让出久一个人进去,你很久没来了呢,一开口恢復女孩笑着说,这样也好,老是把自己弄得坑坑疤疤的,看了很心疼呢,像是奶奶般关心着自己,出久露出微笑。


经过一番检查后,结果出炉了,是怀孕了,恢復女孩不知道该用什麽表情面对那个孩子,基于医生的责任,该注意的要小心的一一告诉了出久,还塞了本妈妈手册给他,叫外头的人带出久回去。


看到出久脸上的表情,大概也猜到了,一路上出久试着说些缓和的话,要前辈不要太担心,自己会和伴侣好好的谈,在出久的要求下,载到某街口就放出久下车了,前辈拿了伞给他,要他好好休息,明天不来也没关係,到家后要记得回报,别像上次那样,之后便离开了。


笑着向前辈道别后,走在街道上的出久,为了避免被民众认出,将衣服上的帽子戴了起来,虽然拿了前辈的伞,却没有想撑的意思,或许只有雨水能让自己清醒吧?往暗巷裡去,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交界处,只要一通电话,那个人就会来接他了。


看着萤幕上的号码,看见那个人的名字,才终于醒过来,意识到从刚刚到现在到底发生了什麽,随着大脑不断的思考,知道自己正面临着什麽,跪在暗巷中,任由雨水不断的拍打自己。


双手摀住自己的嘴巴,不让痛苦的悲鸣过分的发出声响,流在脸上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,雨还在下着,身体早已湿透,脑中还浮现恢復女孩的话,不断提醒着自己的身份,藏在心中潘朵拉的盒子打开了,小胜的忠告、医生的交代、前辈的关怀,正不断向出久逼进,要他接受事实。


谁来救救我,可以来帮我吗,有谁⋯⋯⋯⋯?


「你打算跪在这裡一整天吗?」熟悉的声音,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伴侣,治崎,回头看见治崎撑着伞,正确的来说是有人帮他撑伞,看到伴侣跪在地上,伞好端端被放在地上,虽然戴着帽子,仍可以看到脸上痛苦的表情及不断流着的泪水。


让手下先离开后,自己走到出久旁边陪他淋雨,将身上的外套披在对方身上,正要扶着对方起来时,出久一头栽进治崎的怀裡,早已湿成一片的出久,也弄湿了对方,双手紧抓着治崎不放,闷在对方怀裡发出细微的哭声。


无可奈何之下,治崎抱起出久,走回暗巷中到根据地,全身湿透的治崎立马脱下衣服,看到出久无动于衷地坐在沙发上,嘴裡还唸着什麽,有些生气抓住对方的衣服,要出久换下衣服,嘲讽地说着英雄连自我的身体管理也不会吗。


原本失了魂的出久,听见关键字后,反抓住治崎的手腕,愤怒又带悲伤的表情说着,像我这样的人,根本就不是英雄!说完后又马上向治崎道歉,并放开对方的手腕,换上乾淨的衣服,用毛巾擦拭自己蓬鬆的头髮。


放下手上的毛巾,与治崎一同坐在沙发上,对方早就换好衣服,脸上的面具因为淋湿的关係,便拿了下来,少见的看见对方露出完整的面貌,该从哪裡开始呢,出久小心翼翼地说出自己怀孕的事实。


不敢看治崎的表情,像是寻找支柱般,最终将双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继续说着,事务所的前辈知道了⋯⋯前辈还说明天可以请假,真是温柔呢,被大众知道也是时间上的问题,不过,还没暴露伴侣是谁,该说是幸运吗?然后啊⋯⋯眼泪再也支撑不住再度流下,声音开始哽咽起来,无法继续说下去。


「⋯⋯⋯⋯」眼睛有些红肿,加上怀孕的关係,有些疲倦了,但出久知道还不能睡着,在问题还没有解决前,虽然不知道该怎麽做,现在两个人是一同坐在沙发上,出久依靠着对方的肩膀,左手紧握着治崎的右手,抬头往治崎的方向看,与对方目光交集后,本想开口的出久,却不知道该从何处说起,仅仅只是注视着对方。


「你不想要孩子?」治崎率先打破沉默,换来的是对方睁大双眼的看着。


「…这…我不是…」无法完整的说出话来,出久反问治崎,这个孩子可以生下来吗?要是这孩子的身份曝光,光是用想的就觉得可怕⋯⋯明明是想成为笑着拯救他人的英雄,既然得到了个性,就要贡献自己的力量才是,而且我可是和平的象徵啊!


出久继续激动地说着,明明是背负着no.1的英雄,却因为自己的私慾导致民众对英雄的观感下降,欧尔麦特辛苦维护的名声,被自己在一瞬间给摧毁,这样的事情要是发生的话⋯⋯边说边摀住双耳,像是听见民众不断责备的声音,颤抖不已。


「你给我冷静下来!」


大声斥责对方的同时抓住耳边的手,试图要出久冷静,被治崎这样一吼,自己确实停止脑袋的思考,泪流满面地看着对方。


放下抓住出久的手,往对方的脸上一捏,出久痛的叫出声来,揉着自己的脸颊,接着治崎拿着毛巾,擦拭着对方红肿的双眼,明明是英雄怎麽这样死脑筋,被对方责备着。


那就生下来吧!治崎接着说,你不觉得你对于自己太过严苛?身为O的你努力着维护社会的和平,仅仅只是一个孩子,被众人所唾弃,那也只不过是证明的民众的愚蠢罢了,这样的人有保护的必要吗?


出久哑口无言,治崎继续说着,嘛,其实英雄有很多种形式,不一定要站在第一线,话说,你不是雄英毕业的吗?当老师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向出久提出建议。


「还可以继续当英雄吗⋯⋯?」听到最想听的话,露出久违的笑容,真的可以留下孩子和保持着英雄的身份吗,出久仍不敢相信,对了,要先给前辈发讯息,不能再让他们担心了,明天还是先请假好了,总觉得好累⋯⋯倒在对方的怀裡喃喃自语着,双手紧紧抱在肚子上,闻着治崎身上的味道,是让自己安心的味道。


「适度的休息是必要的,累了就先睡一下吧。」听到对方说的话,出久乖乖的照做,累倒在治崎身上,治崎拿着出久的手机,打了几行字后传送出去。





「终于传讯息了!请假是没什麽问题⋯⋯之后的才是⋯⋯」前辈看着讯息,叹了一口气,接下来该怎麽报告呢?


「⋯⋯⋯⋯这裡是?」出久一醒来发现自己不是在沙发上,而是睡在床上衣服也被换上另一件了,隐约地记得和治崎说了怀孕的事然后⋯⋯对了,还没给前辈发讯息,明明对方交代自己一定要报告的,急忙地找手机发讯息,发现手机早就发出显示的亮光,点开一看竟然是前辈的回复,叫自己要注意身体,明天再讨论今后的事,好好休息。


感动得落下泪,明明是自己的事,却让大家这麽的担心,自己也要好好的振作才是,抹去脸上的泪水,整理好服装踏出房间外。


后记

这章卡了很久,写到出久崩溃的同时自己也崩溃了(囧),大概又会卡一阵子不好意思。题外话,id=8901566这篇治出很好看,大意是从出久尚未有个性(遇到欧尔麦特前)就已经和治崎有所接触,然后在之后的事件裡(遇到欧尔麦特得到个性、参加入学考试、敌人来袭、体育季、英雄杀手、合宿、小胜被抓走、欧尔麦特引退)写出两人的彼此间的互动,到最后的经典场景,在巷子口的相遇,然后就⋯⋯不雷了,自己体会~~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51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