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 日常 6

  • 黑道paro

  • 没有个性的设定,大家都是普通人

  • 自我设定有

  • 设定坏理是治崎和出久生的设定,雷者自行迴避

  • 看见P网小说有写到治崎和出久的文章就想写写看,有参考作者的设定

  • 这篇是治出喔,雷者自行迴避

  • 自创角有

  • 大概是个坑







「轰叔叔!」坏理开心的跑向对方,或许是见到思念已久的妈妈,心情非常高兴,轰心想,不过怎麽没见孩子的父母呢?

「怎麽只有你一个人,你的父母呢?」轰把坏理抱了起来,坏理正在玩自己的头髮,说爸爸有重要的事要跟妈妈说,要坏理先过来。轰喔的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,抱着坏理走到餐厅裡用餐。

另一方面,在房间裡的两人还持续着,依旧是站在牆边。或许是被治崎的举动吓到,又或是身体的伤口裂开,出久的脸色发白,接着靠在对方的身上。

「……对不起………」因为脸压在对方的胸前,再加上带点哭腔的声音,声音相当微弱。

「………………」治崎叹了一口气,拿掉脸上的面具,接着手离开牆面,转变成抱着对方。因为身高的关係,低下头仅看见对方的头髮,和坏理一样非常蓬鬆的头髮,学着出久平常对孩子的方式,自己也轻轻的摸着对方的头。

知道治崎总是宠着自己,这次是自己太大意了,让他如此的担心。出久抬头看向对方,看见他因为自己露出了痛苦的表情,心裡很过意不去。脸上的泪水不断的流下,滴在治崎的衣服上,知道出久爱哭的个性,伸手抹去眼角的泪水。

「⋯⋯之后的等回去再说,先处理你的伤口⋯⋯」说完将人抱起在房间的沙发上。出久无力的躺在沙发上,任由治崎的处理,褪去外套,一一地解开衬衫的扣子,缠绕在身上的绷带映入对方的眼裡,还有些许渗出的血渍。

真的是很乱来呢,治崎心想。由于身边也没有医疗箱之类的东西,治崎传了简讯要求手下买一些简易的包扎工具,送到现在的房间裡,按下送出后,看向累瘫在沙发上的出久。

「是不是很久没看见我傲人的身材?」出久开玩笑地说道,治崎说你竟然还有心情开玩笑,真是服了你了。顺手摸了对方的头,发现温度有点高,用自己的额头接近对方的,接着又再度拿起手机……

此时的轰还带着坏理,爸爸和妈妈讲好久喔,小女孩不高兴地抱怨着。突然电话响起,看着萤幕上的号码,立刻接起电话,与电话的那端简短的对话便挂上手机,接着拨打一个号码——

「妈妈!」听见充满超气的声音,知道是自己最爱的女儿坏理在叫着自己。挣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,手上还吊着点滴,身上的伤已经包扎好了,这裡是⋯⋯?疑惑的看着身边的人。

像是知道出久的疑惑,坏理开始说着,爸爸说妈妈因为工作太累了,所以发烧了。爸爸还说为了要妈妈好好的休息,接下来的两个月都要坏理照顾妈妈,坏理会努力的,充满稚气的声音说着。

出久摸摸坏理的头,说着那就拜託你了,我的小护士。

一个敲门声,接着门打开了,进来的是治崎和一名眼镜男子。经由治崎的介绍上,深蓝色头髮戴着眼镜的男子,名叫饭田天哉是名医生,算是轰的朋友。

知道是饭田帮自己治疗,出久郑重的感谢对方,饭田笑笑的说这本来就是医生的本分,交代要好好的静养后便离开了,房间内只剩出久一家人。

这时,在治崎的帮忙下出久坐在床边,伸出手抱起坏理在自己腿上,要求治崎稍微靠进自己,治崎不疑有他的往出久的方向移动。

接着出久一手抱着坏理,另一手抱住治崎,将他们两个紧紧的抱在自己的左右边。

「对不起,让你们担心了…真的好想你们…」坏理笑着说妈妈也在撒娇呢!治崎则是用手拍着出久的背,静静的享受这休闲的时间。

「妈妈,这个让坏理来就好了!」坏理抢走出久手上的准备擦拭的抹布,咚咚咚地跑向桌子边,拿着抹布开始擦桌子。

自从上次回来后,自己就像是真正的大爷,被人服侍得好好的。工作方面大都由治崎处理,真的要由自己亲自出面时,治崎会要求对方到本家来,也就是说不会让我离开本家一步的。看来真的是让他非常的担心呢⋯⋯

也因为这样,自己的女儿非常地听话,要是有勉强的行为,会尽力地阻止自己,甚至还会和治崎告状!?什麽时候她们的感情变得这麽好了?

看样子至少在坏理在家的这段期间,自己无法离开家裡一步,如果是这样还好,但要是坏理开学了,依旧无法到外头的话⋯⋯想想还有些可怕,应该还不至于会这样吧?现在乱想也没用,等治崎回来再说吧,接着走到坏理旁边,看看有没有擦乾淨。



另一方面,治崎坐在沙发上,与另一头的人聊天着,与其说是聊天倒不如说是一场交易也不为过。坐在对面的不是别人,是上次意外救了出久的爆豪胜己,坐在旁边的是切岛锐儿郎,以及站在身后的上鸣电气和濑吕范太。

即使在别人的地盘,治崎一脸轻鬆的和对方聊着,虽然回复的都是切岛。当然治崎也不是一个人单枪匹马的来,他身后也是站着两位戴着面具的手下,不同的是因为是全脸的面具,看不到对方的表情,身为同样站着的上鸣和濑吕感到有些压力。

「⋯⋯大致上是这样,有问题在彼此联络,合作愉快。」边说边伸出手。

「哪裡哪裡,彼此彼此!!」切岛连忙握住对方的手道谢。

「⋯⋯最后有件事想请你们帮忙,算是我个人的请求」接着从西装裡拿出照片放在桌上,切岛一看发现这不是打伤出久的集团老大,和旁边另一张不知道是谁的照片,疑惑的问着治崎要怎麽帮忙。

只要你们不插手就可以了,治崎继续说着,只是想要让这个集团消失仅此而已。切岛吞了口口水,所谓的消失指的是⋯⋯?

「言下之意,你要不留活口的杀光整个集团的人,我没说错吧,戴面具的?」许久没开口的爆豪回话了,毫不避讳的给对方取了绰号,一旁的切岛紧张说怎麽可以乱取名字,要爆豪向治崎道歉,爆豪生气地说着到底谁是老大,竟敢指使我,和切岛斗嘴着。

可怜的是站在沙发后的两人,对方的手下虽然带着面具,即使看不到表情,仍感觉得到有股浓浓的杀气锐利的朝向这边。好想回家,上鸣心想。

治崎笑着说没关係,毕竟是组织的传统,自己不会在意有什麽奇怪的绰号,希望对方答应自己的要求。

「要是我拒绝呢?」爆豪试探性的问着,此时,从对谈开始总是笑笑的治崎,表情瞬间变得严肃,声音也低沉的吓人,像是要杀人般的眼神看着爆豪。

「⋯⋯只好连同你们一起解决了。」治崎冷冷地说着,身后的手下似乎也在蠢蠢欲动着,见情况不对,上鸣和濑吕两人也准备就绪,切岛更是一手护着爆豪,脸上流了一道汗。

「老子也没傻到会和你作对,治·崎·先·生」似乎很不情愿的叫了对方的名字。

「还有叫你的面具手下把东西收起来,在老子的地盘亮出武器,会不会太嚣张了,搞清楚是谁救了你那宝贝的『妻子』,要交易也好,要灭了也好,都跟我没关係,就算没有你们,凭我的本事一样也可以。还有,不要在我的地盘上闹出什麽灭门惨案,不要随便弄髒我的地方。」爆豪一连串的说着,切岛看见爆豪毫不畏惧对方,心里想着真不愧是爆豪,再度崇拜起自家的首领。

治崎一个手势要手下收起东西,表情不再是严肃的脸。绝对不会给你添麻烦,治崎向他说着。

临走前爆豪叫住治崎,说着你的「妻子」还欠自己一个人情,要他不要忘记了。会向内人转答的,然后离开房间。

站在沙发的两人,一见到对方离开马上跌坐在地上,真是太可怕了,上鸣呐喊着。要是真的打了起来,一定是没胜算的,濑吕附和着。切岛也吓出一身汗,说着你怎麽可以这麽冲动,要是对方真的动真格,早就没命了。

「他不会动手的。」爆豪直接打脸切岛一行人,爆豪继续说着,向他这麽爱护他的「妻子」绝对不会轻易打起来的,更不用说自己还是救命恩人,爆豪很肯定地说着。仔细想想应该趁机多捞一些好处才是,反正还有机会遇到,毕竟还欠自己一份人情。




「啊,是爸爸回来了!」坏理开心的跑了过去,治崎见到女儿跑来,学出久一样摸着坏理的头。

「今天过得如何,妈妈有乖乖地待在家吗?」询问着坏理,孩子一一的报备今天发生了什麽,做了哪些事。出久笑着说怎麽立场交换了,自己反而是小孩了呢!

接过治崎身上的外套,吻着对方的脸,说着欢迎回来,表情柔和的看着对方。感受到出久热情的视线,说着好久没有两人独处了,今晚如何?知道治崎在暗示什麽,马上就脸红的出久,说着等到坏理睡着,就⋯⋯害羞的接不下去。

「爸爸要独佔妈妈好奸诈喔,坏理也要加入,好不好,妈妈?」坏理向出久撒娇。这不是可不可以的问题了!试图让自己冷静并想着要如何和孩子解释,出久陷入烦恼中,治崎抱起坏理拉着出久,说着机会难得三人一起洗澡吧,还没反应过来的出久只是嗯啊的回答着。一家人开心地笑着。

待续



后记

有想过要不要写因为治崎灭了组织,出久不满为何为了自己,弄坏八斋会的名誉,对此还和治崎大吵一架,之类的故事。但太虐作者(?)还是算了~~粮已经不够了还要逼自己吃刀子也是够M的。


评论
热度 ( 41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