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 日常 5

  • 黑道paro

  • 没有个性的设定,大家都是普通人

  • 自我设定有

  • 设定坏理是治崎和出久生的设定,雷者自行迴避

  • 看见P网小说有写到治崎和出久的文章就想写写看,有参考作者的设定

  • 这篇是治出喔,雷者自行迴避

  • 自创角有

  • 有流血、暴力

  • 大慨是个坑
















「…嗯…嗯……」坏理发出声音,揉揉眼睛,一睁开双眼,发现床上只有自己一人,妈妈到哪裡去呢?


发现另一张床上躺了两个人,是爸爸和妈妈。看见爸爸抱着妈妈睡觉,只有坏理自己一个人睡,坏理从床上下来,跑向另一张床,接着从床尾鑽进去,慢慢的爬向妈妈的怀抱。


穿越种种障碍,坏理终于可以躺在出久旁边。这时一旁的治崎微微的皱起眉头,想着是谁打扰悠閒的睡眠,看见坏理应是挤在自己前面,想着又是你,无奈地坐起来,轻轻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,嘛,差不多该起床了。


「⋯⋯嗯⋯⋯是坏理啊⋯⋯早安」感受到些许的声音及振动,出久轻轻地拍着坏理的头,接着给了她一个早安吻,慢慢地起身坐在床上伸伸懒腰。


等不及对方的动作,治崎乾脆先行动,往出久的脸颊一吻。但对方是乎还没醒,面对自己的举动没有反应,想着再来一次,往对方的嘴前进时,感觉治崎的脸越来越接近,终于清醒的出久,伸出双手遮住对方的嘴,说着我已经醒了。


然后是一连串的梳洗换装和享用美味的早餐,同时出久也将昨晚的整理好的情报,一一告诉治崎,喝了一口咖啡,表示会好好处理不用担心。


向出久说声抱歉,因为这样无聊的骚动,无法让他和崇拜的演员见面,时间可能又要再重新安排,出久则是笑笑的说谢谢治崎为自己做的一切,反正有的是机会。



也因为昨天的骚动,今天的行程通通取消了,治崎也因此多出时间,想着自己也好一段时间没有陪出久他们,趁这样的短暂休息,陪伴着他们也不错。


于是开口问问出久有想要去的地方?后者笑笑的说着和你在一起去哪裡都好,不经意地说出令人动心的话,不但向自己露出笑容,甚至还牵起自己的手。弄得治崎不知如何是好,要不是坏理在这裡,今天一整天在房间裡度过也不错⋯⋯


见到治崎没反应,出久想到难得出来,就帮坏理买新衣服和玩具吧!有了目标后就立即行动是出久的原则,走到坏理身边,抱起爱女说着今天和爸爸妈妈一起买东西吧,坏理高兴地露出笑容。


一家三口走在路上,治崎依旧配戴他的专属面具,因为没有出席重要场合,出久和坏理则省去戴面具的麻烦,像普通人一样逛街。两个人兴奋地跑来跑去,小孩子本来就精力旺盛的,但出久不是很晚才睡,真佩服对方还有这样的精神。


在玩具区,如果是坏理吵着要买东西就算了,反倒是出久比孩子还要兴奋,想着既然买了A玩具就一定要买B玩具一起玩,但是B和C玩具的组合也不错,一脸烦恼的思考着,然后用非常凝重的表情询问我的意见,难怪有人说有了孩子后,会变成宠小孩的父母,笑着和他说全部都买不就好了?顿时解开他的烦恼,开心的和我说你真的很宠孩子的话。


事实是你的一举一动才是我所关心的,某种程度上女儿大概是情敌吧,治崎如此的想。


快乐的时光总是如此的迅速,马上就到了夜晚,在餐厅裡吃完晚餐后便坐上车子,准备回家。




接着就是暑假的到来—


说到暑假就是小孩最喜欢的日子,可以尽情的玩乐,对坏理来说更是如此,一想到可以整天和妈妈在一起,忍不住就笑了出来。


直到听到爸爸说,因为工作的关係,妈妈必须出差离开家裡,粉碎了坏理的美梦。


「不能带坏理去吗?我会乖乖听话的…」泪光闪闪的看着出久,差一点心软答应女儿的要求,及时的被治崎阻止。


「…出久不是去玩的,是工作。你在旁边只会捣蛋!」听到治崎的话,坏理跑到出久身后,说爸爸欺负她。


出久连忙安慰爱女,说着如果可以的话当然想带着她,但这次的工作有点麻烦,出差完后马上就要发表,时间很紧凑,不过出久答应坏理每天晚上都会和她通电话。


鉴于上次会场的骚动,治崎决定多派几个人在出久身边保护他却被拒绝了。出久认为与其将人力都给自己,不如留在本家保护治崎和坏理才对,只需要两个人就足够了,再加上自己出差的这段期间,大部分会待在饭店裡整理资料,不太会出门,请治崎不用担心自己。


看见出久如此的坚持,自己也不在说什么,依照对方的需求。就这样,出久整理好简单的行李后,搭上车出发了,出发前不忘给治崎和坏理各别的吻。


抵达饭店后,出久开始忙着整理资料,简单的交代手下工作后,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,便一头栽进工作中——一转眼,马上就到了晚上,出久稍作休息,请手下准备晚餐,开始拨打电话,不一回电话马上被接通,充满超气又急切的甜甜声音说着。


「妈妈——」知道是出久打来的电话,接通后治崎将手机交给坏理,坏理一拿到开心的说着,说自己很想妈妈,有乖乖地写作业,听爸爸的话之类。出久称赞她是个好孩子,自己也很想坏理,接着,坏理将手机还给治崎说是妈妈要找他。


然后电话到了治崎的手上,出久说着因为资料比想像中的多,而且还有缺少的地方,必须要到其他地方将不足的部分补齐,明天可能要到其他地方找资料。他知道出久一旦认真起来,谁也阻止不了,交代他要小心外,也提醒着要注意身体。出久开心地笑着,说着你也是便挂上电话。


隔天一早,出久在手下的陪同下,一一的寻找资料,但也因为这样,花费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才将资料收集完整。为了将所有的整理成可以讲解的报告又花了一天的时间,当然也没忘记每天和坏理的通话。结果就只剩下最后的两天了,嘛,看起来是有点赶不及,不过以自己的能力来说,剩下的演讲没什么问题,想想自己已经累了几天,剩下的时间想好好休息。


在今天的时间裡,决定好好的参观欧尔麦特的纪念馆,其实也是在找资料的时候发现的。看起来是最近才开幕的,有各种的收集活动,身为他的粉丝怎么能错过。于是出久开心地参加活动,到了最后一关的快问快答中,因为一时的疏忽,晚了几秒举手,失去了问答的机会,没得到限量的娃娃,失望的离开现场。


正要离开时,被身后的人给叫住了,回头一看,发现对方竟然是以前在当警察的前辈,开心的和对方聊天顺便找地方吃饭叙旧,后来两人到咖啡店裡吃晚餐。


才发现前辈因为受伤的关係,也辞去警察的身分,和自己有类似的遭遇,出久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前辈笑笑的说,人生嘛总会有许多意想不到的事,算是给自己的考验吧,努力克服总有办法的,看见前辈还是像以前一样开朗,就放心了。


离开前前辈还送他今天没得到的限量娃娃,说是自己对娃娃没兴趣,记得出久喜欢就送你了,出久向对方道谢后,双方留下了联络电话,就告别了。


但出久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,半夜裡就接到前辈打来的电话,说是在当警察时的仇家,现在找上门了,他们和警察很熟,怕是不会有人帮忙了,希望出久能帮他。


出久知道警察的关係複杂,怕前辈出事,但又不想让手下出面,怕是会让八斋会深陷其中,治崎会有麻烦,不想製造他的困扰。


决定偷偷地找前辈并救出他,出久瞒过手下的耳目,离开饭店前往指定的地方就前辈,一到达目的地后,出久拿着手机当照明,小心翼翼地找人,看见前辈倒在地上,立马冲上去扶着他。


看见出久的到来,前辈露出笑容说着你来了,只是这样的笑容让人直冒冷汗,笑得很狰狞。

「那我的任务就结束了吧?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。」前辈说完后,慢慢从地板起来,走向出久身后,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空间,聚集了许多人,包围着出久。


「前辈⋯⋯?」充满疑惑的出久,瞪大双眼看着昔日的友人。而始作俑着默默地道出他的故事——同样是失去警察的身份,自己却是穷困潦倒,最后沦落为溷溷的一员。失去妻子,失去家人,失去可以安心的场所,每天浑浑噩噩地度日,你却是幸福的,为什么?


现在的前辈双眼空洞,失去了原先耀眼的光芒,看着这样的前辈出久有点捨不得,想着要如何唤起以前开朗的他。


「所以他们给了我一个机会。」前辈继续说着,把绿谷出久交给他们,我就会得到我所失去的一切,所以为了我的幸福,出久你就牺牲吧。说完后匆匆地离开现场,像是不想知道出久会怎么样。


「被朋友背叛得感觉如何?」黑影中有一人默默说着,大概也是黑道的人,出久猜想。群众开始喧闹起来,讨论要怎么处置出久。


有人提议像八斋会威胁,要求大笔的赎金,要不就只能看见尸体。或是乾脆拍虐待直播好了,发到平台上吓吓他们,诸如此类可怕的提议。但面对众多的人数,自己处于不利的状态,只能静等他们的处置。


「首先,还是先这样吧。」说完,一名男子朝出久的脸上一挥,来不及反应的出久吃上对方一记拳头,脸部开始红肿,嘴角也渗出些血,痛苦的趴在地上。


群众开始热烈鼓掌欢呼,而男子继续他的暴行,用力地踩住出久的手,出久痛得大叫,对方趁机抓住他的头髮,往后一摔,呈现大字型的动作,接着,男子用力踹着出久的胸,出久这时吐了一口血在对方身上,颤抖的手为自己的嘴角擦拭。


见到自己沾上对方的血,男子一脸厌恶的擦着,用力往出久的腹部一踢,出久蜷曲的缩在地上,紧紧抱着自己的肚子,接着男子走到旁边,离出久的头只有几公分的距离,抬起脚往地上的人头上,正要踩下时,突然,本是应该关着的大门,被用力地打开,传来一声响亮的声响——


「你们好大的胆子,竟敢在别人的地盘上闹事,是不想活了吗?」一头金髮眼神充满杀气的男子说着,看到躺在地上的人,立即冲向前去,朝男子挥了一拳,走到出久旁边,面有难色地看着对方的伤势,向后面跟着红色头髮的男子,说了几句话,便抱起地上的人离开现场。


等出久醒来已经是中午了,身上被大大小小的绷带包着,勉强的坐起身,看着周围的环境,看起来不像是医院的样子,对了,自己一声不响的离开饭店,还受了伤,他们应该很担心吧⋯⋯


这时,门被打开了,进来的是治崎为了自己派的手下,哭着说着怎么可以自己偷偷的离开饭店,还瘦了这么严重的伤,老大知道一定会杀了他们的。


出久一脸抱歉地说着,说自己不应该偷跑造成困扰,向手下表示绝对不会让治崎动手的。问到是否已经向治崎报告了?两人急忙摇头,说没胆打电话让老大知道。出久表示先不要报告,至少等到发表会结束,自己会亲自向治崎报告的。


「吵死了,再吵就把你们两个轰出去。」金髮男子带着午餐,来到出久的旁边。跟着后面的红髮男子急忙的缓颊说,爆豪没有恶意,只是希望你们能让伤者好好的休息,金髮男子一脸不屑的哼了一声,红髮男子开始向出久介绍。


原来自己昨天遇上金髮男子一直在注意的组织,金髮男子名叫爆豪胜己,是这地区的黑道首领,算是新的组织,刚成立不久,红髮的男子叫切岛锐儿郎,算是爆豪的左右手,处理各种杂事。


就在昨天知道他们可能有所行动时,爆豪立刻前往现场,刚好遇上被围殴的出久,顺便救了他,大致的经过就是这样。


该说自己命大还是运气好呢,要是没有他们的出手相助,自己早就在另一个世界了吧?即使身受重伤,在床上的出久还是郑重地谢谢对方,切岛急忙的说着出手帮忙是应该的,你还是好好养伤关心着出久。


接着开始享用爆豪带来的午餐,边吃边看着明天要演讲的内容,做最后的准备。看到出久准备的资料,切岛想到明天他们也要到相同的地点,想不到这么巧。这时出久灵机一动,拜託对方明天一同带上自己。


原本在今天晚上,治崎和坏理就会和出久见面,三人会住在同一家饭店,隔天在一起去现场。但以现在的伤势,怕治崎绝对不会让他出席的,这场发表会对八斋会来说也是很重要的,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破坏组织的形象。


出久想到至少可以先找个藉口,今晚先不要和他们见面,不想让他们担心⋯⋯切岛是反对的,说是要好好的养伤才是,怎么能让伤者到处跑呢?


爆豪倒是一脸嘲讽的看着对方说,现在的你连站着都有困难,还有力气发表吗?出久认真地向爆豪说着,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,面对当天的将近两个小时的演讲,相信凭自己的毅力可以撑过去,真诚的拜託爆豪可以协助他,明天带着他一起前往现场。


「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多久!」说完,离开了房间。切岛一脸无奈的表示出久太乱来了,出久笑着谢谢对方答应自己无理的要求,并表示一定会好好的报答的。


到了晚上,出久就和治崎通了电话,说自己明天会自行到现场不用担心,虽然治崎再三的交代这个演讲不用太认真,但一想到是出久的话,肯定会想要把事情做到最好,也就放任着出久的行动。


知道妈妈因为工作而且明天要发表了,今天没办法和坏理在一起,虽然稍稍地和妈妈抱怨了一下,但还是说着最喜欢妈妈,妈妈明天要加油等鼓励的话,出久笑着说我们坏理长大了,是个好孩子呢!在和治崎简单的问候便挂上电话,倒头向枕头一躺,带着阵阵的疼痛睡去。


隔天,在切岛君的帮忙下,替自己换上新的绷带,穿上西装坐上对方的车前往会场。特别拜託对方希望可以在不被认出的情况下,偷偷地前往休息室,等待自己出场。


理想状况是在演讲后再和治崎他们见面,减少暴露的风险,对方也做到了,还特地在外面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,接着替出久喷上现今最受女性亲赖的香水,目的是掩盖身上的药味,最后轮到出久演讲——


「现今资讯流通的社会,我认为可以⋯⋯」面对台下的听众,出久面带微笑,充满自信与朝气的语气,听众们各个为之一亮,专心的听台上的人,加上他可是八斋会的人,让人更加想了解,治崎和坏理坐在特等席听着出久的演说。结束后,出久获得全场听众热烈的掌声,向听众鞠躬后离开现场,朝向休息室走去。


走到一半时,被伤口痛到半跪在地上,一手扶着牆壁,一手抱着腹部,脸上慢慢地流出汗,表情相当痛苦。这时有人扶住自己,是爆豪君。


「你还真能撑呢!」还是嘲讽的说着,但依然扶着自己。正要慢慢走向休息室时,听到一声呼喊自己的声音。


「妈妈——」坏理高兴地跑向出久,出久立刻推开爆豪的搀扶,取而代之的是充满开心的表情,蹲下身体接住坏理。


坏理开心地往出久的脖子蹭蹭,说着妈妈身上味道好香喔,出久不好意思的说着为了赶进度,已经很多天没洗澡了,只好喷香水了,坏理笑着说妈妈好髒,骄傲的表示自己每天都有乖乖洗澡喔,出久摸摸坏理的头。


治崎也慢慢的走了过来,也蹲下身向坏理说着,有重要的话要和妈妈说,要坏理先去刚刚的地方找叔叔,坏理表示知道了跑向另一边。爆豪知道自己不需要继续待着,冷冷的丢下一句,自己看着办吧,也离开了。


走廊上只剩下治崎和出久两人,总觉得对方很生气的样子。接着治崎将出久抱起,走向离自己最近的空房,将门锁上。慢慢地朝出久靠近,出久本能的往后退,退到牆壁时,对方一拳用力的打在牆上,出久吓到不敢出声。


「你以为我闻不到你身上的药水味道?你应该有很多话要说吧,出久?」治崎几乎是愤怒的语气向对方说着,刚刚打向牆壁的手也慢慢地流出血,一滴滴的流在地上。


待续









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36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