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 日常 4

  • 黑道paro

  • 沒有個性的設定,大家都是普通人

  • 自我設定有

  • 想寫可愛的壞理和治崎爭奪出久的故事,結果沒寫到

  • 設定壞理是治崎和出久生的設定,雷者自行迴避

  • 看見P網小說有寫到治崎和出久的文章就想寫寫看,有參考作者的設定

  • 這篇是治出喔,有轟→出,雷者自行迴避

  • 大慨是個坑

















台上的演員已表演完畢,一陣掌聲及歡呼聲,隨後是歐爾麥特與其他賓客的互動,不過大部分都是與孩子們遊玩就是了。


一想到等等就可以和期待已久的歐爾麥特聊天,興奮的表情全都露在臉上,這時治崎和他說有個人要介紹給自己認識,要出久和他一起去。


跟著治崎來到一個包廂,心想這麼快就可以見到歐爾麥特了,感覺有點緊張,在開門前先做個深呼吸,接著服務員打開了門。


一進房間,裡頭坐著的人不是金髮帶著招牌的笑容的演員,而是擁有半紅半白的髮色,左眼附近還有個燒燙傷,同樣穿著西裝的男子。


見到出久一家子進來,男子起身並點頭招呼。


「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,轟先生。」治崎率先開口。


「……沒關係。」說完坐下便看著出久,但出久似乎沒有發現。


依序入座的是治崎、自己和壞理,坐在同張沙發上。對面則是只有被稱為「轟」先生一人。或許是知道父母要談重要的事,壞理安靜的坐在出久旁邊,不吵不鬧的玩著別人送她的娃娃。


經由治崎的介紹才知道,對方是八齋會重要的金主,身為黑道的第一,除了自己本身的的實力外,擁有強大的金援是很重要的。轟焦凍,為轟家的末子,從某種程度來說和八齋會一樣,是近期由年輕世代接手的例子。


再次覺得自己果然被自己的丈夫保護得好好的,平時處理的大都是客戶的資料,就算真的碰到八齋會的相關情報,也都只是一般常見的資訊,自己做的只是對不合理的地方加以修正再給治崎看過,僅此而已。


和治崎交往到結婚甚至有了孩子,竟然連重要金主的資訊都不知道,出久默默地盯著治崎看,感受到對方的視線,治崎則笑笑的說在結婚的時候對方有來呢,不過是他的姊姊就是了。


「介紹就到此,先聊點輕鬆的話題吧。本來就打算找時間和你見面,沒想到被你給搶先了,藉這個機會好好聊聊也不錯。」治崎雖然一臉輕鬆地說著,但對方似乎執意要出久出席,還不清楚對方的用意何在。


「⋯⋯兩家金援基礎建立於上一代的友好關係,但身為轟家現任繼承人,有必要確認八齋會是不是值得繼續支援。」轟毫不猶豫說出這樣的話,絲毫不擔心只有一人的他,面對的是八齋會的治崎和自己。


「所以你認為現在的八齋會不值得你繼續?」面對對方犀利的問題,治崎反問著對方。


「倒也不是,只是想再確認而已⋯⋯你認為呢,出久先生?」轟竟然反問自己的意見,總覺得自己的決定關係到八齋會的未來,要好好地回答才行。


「現在的八齋會確實和以前不同了,變得更有組織性,有目標,不再只是單純的暴力集團,是個能善加利用人脈、情報的集團。我認為就算沒有金援的資助,延續上一代的事業到未來是沒有問題的。」為了好好地向對方說明,出久拿掉了臉上的面具,像是在介紹自家的產品般,充滿自信的雙眼,毫不畏懼的氣勢面對著轟。


明明是張稚氣的臉,眼神卻是那樣的認真,自己被這樣的神情給吸引住了,跟傳聞中的一樣呢,轟心想。


「⋯⋯真是有氣勢的發言,那我就接受了。」


「⋯⋯欸?」出久這才想到自己說了什麼不得了的話,說什麼就算沒有對方的資金也可以什麼的,該不會冒犯到對方了吧?出久內心無比的吶喊著。


「八齋會需要時,我們都會無條件提供的,不論是資金還是⋯⋯」轟微微的一笑,看著出久。知道對方並沒有生氣,要繼續支援著高興的雙手握著對方,不斷著說著感謝的話及露出大大的笑容。


「非常感謝你的幫忙,轟先生。下次請務必到寒舍來,會好好招待你的。」打斷出久的不斷道謝,伸出手向著轟。


「嗯,我會去的。」轟也伸出手握住對方,答應的對方的邀請。雙手被人熱情的握住還是第一次,還有些許的餘溫在手上暖暖的,但這份溫柔卻不屬於自己,心中有些許的失落,現在的轟還不是很明白為何自己有這樣的情感。


「有人要到壞理家玩嗎?」像是聽到什麼關鍵字,壞理開心的說著。出久也興奮地討論著問轟什麼時候要來,喜歡吃什麼之類的,和轟愉快的聊著。


但這樣的時間並沒有持續,突然的停電,打破這樣的時。四周黑壓壓的一片,雖然有緊急的照明設備,但三人還是不敢大意,保持著警覺。


「⋯⋯好暗喔,媽媽」壞理不安地抓住出久的衣服,出久安慰著壞理並把她報在自己的懷裡,問治崎現在得狀況如何。治崎說已經派人打聽情況,包廂外面有自己的人守著,要出久不用擔心。
也是呢,要是貿然得到外面去,就算有照明設備,也可能會被人攻擊也不一定,還是先待在這裡,至少還安全了點。


這時門外傳出碰碰的聲響,房間裡的人立即離開沙發,出久抱著壞理靠在樑柱的背後,治崎和轟則是分別站在門的兩側,兩人手上皆握著已經上膛的槍。


門就這樣被打開了,轟和治崎兩人迅速地用槍指著對方,治崎發現是自己人後要求轟先等一下,手下說現在外面亂成一團,會場那邊已經做好疏散的工作,要老大他們也趕快離開這裡,除了停電外,還有部分樓層發現有失火的跡象。


至於剛剛的聲響是為了打壞天花板的灑水系統,但還是沒有反應,而濃煙越來越嗆了,才趕緊跑來告訴老大。了解現況後,四人再加上手下一同離開現場。到達外面,看見的是醫護人員正忙著安撫受驚嚇的人,警察也忙著釐清現場的狀況,最忙的消防人員陸陸續續地前往失火的現場救援。這時手下早就備好車子,隨時都可以離開現場,原本轟想要自行離開,被出久硬是趕上車,考慮到轟的身份及壞理的狀況,說著等到了飯店後,再派車子親自送轟回去。


剛剛才發生這樣的事,回飯店的路上大家也沒什麼心情聊天,車上的氣氛相當沉悶,治崎不發一語,出久也抱著壞理沈思著,坐在副駕駛座的轟則是看著窗外的景色。


到達飯店後,出久抱著壞理下車,便自行回到飯店房間休息,治崎要求手下加強守備,由自己親自開車送轟回去,原本轟是拒絕的,治崎以有想要繼續聊的理由,要求對方答應,轟只好答應他。


回到房間後,經過今天一天的種種,實在沒什麼力氣,但看見這麼金光閃閃的佈置,和那位演員同樣的色調,不忍心用髒他,出久決定還是先洗個澡再睡吧。和壞理一同洗澡、替她換上睡衣吹頭髮,不用費多少功夫,壞理早已進入夢鄉,看著熟睡的孩子,出久在他的臉頰輕輕一吻,隨後關上房門,在離開的同時撥出電話。


「是我,把今天發生的事傳給我,我倒要看看是誰有這麼大的膽子,敢這樣破壞我們難得一家出遊。」說完掛上手機,而客廳裡早就擺好筆電,出久準備好調查事件。


回到車裡,距離轟回到自家宅邸還有段時間,雖然氣氛不像剛剛那樣沉悶,但有種說不出的微妙感,先打破這樣沈默的是治崎。


「你提出和我見面的事先不說,要求帶上出久是?」治崎乾脆地說出自己的疑問,剛剛因為出久在的緣故,並不好在對方面前提這個。


「⋯⋯只是很好奇罷了,聽說和他交談過的人,都會被他真誠的態度感動,讓人不尤自主的和他交易。」轟平靜地說著。


「就只是這樣?」治崎開始懷疑對方別也目的還是真的太單純?


「嗯,就這樣。」轟自行結束話題,再次看向窗外的風景。知道對方不想繼續,治崎不勉強對方繼續駕駛車輛,前往轟的家。


夜深時,在飯店的某個房間內,有一名男子正專心的分析著收到的資料,並加以統整。隨著自己的分析,結果也慢慢地出爐。大致上來說就是參加聚會中,某A大人物惹上B大人物,導致A心生不滿想藉機報復,挑選今天的場合,想說聚集的都是黑道或是其他名人,被尋仇或是被記恨也是無可奈何的,堅信自己不會被發現,裝成無辜人的身份離開會場。


「因為私人理由連累其他人,不可原諒。」出久將資料存好後,坐在沙發上伸伸懶腰,看著時間驚覺已經這麼晚了,但治崎還沒回來⋯⋯應該沒事吧?收好筆電,起身到冰箱拿一杯水一飲而盡,然後又坐回沙發上等著治崎的回來。


因為夜深的關係,雖然路上沒什麼車,但一趟來回的車程還是花了不少時間,趕回到飯店已經很晚了。打開房門,見到燈還亮著,還在想是誰還不睡,就看到出久偏著頭依靠在沙發上睡著了。
想睡就不必特別等自己先去睡,治崎在心裡想著。脫下戴了一整天的面具,慢慢地靠近熟睡的人,聞到一股香香的洗澡水味,親吻睡著的人說著,你要自己走去房間裡,還是要我抱?被聲音及吻吵清醒的人,眼睛微微睜開後,看見治崎回來,露出開心的笑容並同樣也給對方一個吻,和對方撒嬌著要對方抱。


將出久抱起走去房間內,看見壞理一人舒服的躺在床上睡著,把出久安置好後自己脫下領帶及襯衫,睡在出久身旁並將對方報在自己懷裡,然後沈沈睡去。


待續







评论
热度 ( 32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