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 日常 3

  • 黑道paro

  • 沒有個性的設定,大家都是普通人

  • 自我設定有

  • 想寫可愛的壞理和治崎爭奪出久的故事

  • 設定壞理是治崎和出久生的設定,雷者自行迴避

  • 看見P網小說有寫到治崎和出久的文章就想寫寫看,有參考作者的設定

  • id=8249571 和 id=8383103 兩篇都很可愛,都是日文不懂的可以google翻譯,我也是google的

  • 這篇是治出喔,雷者自行迴避

  • 大慨是個坑











    一如往常,壞理上完課後在教室外等,看到同學們一個個都被父母接走,心想媽媽怎麼還不來呢?


    才這麼一想,熟悉的車輛映入眼簾,從車門下來的是自己期待已久的人,這時的壞理早已衝了過去,飛奔到那個人的懷抱裡。


    「媽媽——好慢喔!」邊說邊不忘和媽媽撒嬌,拼命的往出久的懷裡鑽。出久一臉抱歉的說,整理東西不小心用太久,然後拿著壞理的書包。


    不論如何,壞理還是很高興的進入車上,看到本來是自己的專屬座位,坐了一個人,驚訝的大叫一聲。


    「欸,為什麼爸爸也在這?」基本上,接壞理的工作通常是出久或是其他的手下,沒有特殊狀況治崎基本上不會來的。


    「既然進來了就快點坐好,要出發了。」看似嚴肅的說著卻默默的幫壞理繫上安全帶。


    等出久也進來後便上路了,一路上壞理和平常一樣,開心的和出久聊著今天在學校發生的事情,而坐在一旁的治崎只是靜靜地聽著。從出久答應和自己結婚到奇蹟般地生下孩子,到現在每天和女兒吵吵鬧鬧的爭奪出久,過著愉快的每一天。


    身旁的說話聲頓時安靜下來,或許是坐車坐久了,又或是今天一天在學校也累了,壞理安靜地躺在出久的大腿上睡著了,而出久滿是寵溺的眼神看著熟睡的孩子,輕輕的拍著遺傳自己那一頭捲捲的金髮。


    「終於肯安靜了⋯⋯」


    「你怎麼這麼說呢,我們平常就是這樣的。」出久反駁治崎。


    「嘛,等等會先到飯店放行李換裝,壞理的部分就拜託你了。」


    「這倒不是什麼問題,馬上就可以穿上剛買的新衣服,壞理一定會很高興的。到時候領帶的部分就麻煩你了,你也知道我總是用不好⋯⋯難得參加這樣的場合。」出久一臉抱歉地說著,無論過了多久,自己打領帶的技術一直沒有提升呢,雖然治崎會幫他就是了,但這個人總是會趁機偷親自己,雖然也不討厭他的行為啦⋯⋯


    想到這出久的臉又開始紅了起來,治崎見狀關心了出久,說在車上換衣服也不是不行之類的話,總之又被自家的丈夫打敗了,出久舉雙手投降,這時車也慢慢地停下到達飯店。


    飯店的服務人員立刻幫出久開門,其他的服務員也沒閒著,幫忙提行李及帶貴賓前往房間。因為壞理還在睡的關係,由出久抱著她,接著由服務員的帶領下往房間走。


    一進門出久就被眼前的景象嚇到,不論是玄關的擺設還是整個房間的氣氛,都是金光閃閃的,像極了自己喜歡的演員的顏色,話說回來記得治崎他不是喜歡簡單風雅的白色色調嗎,怎麼會訂這樣不符合自己興趣的?


    見到出久的疑惑,默默地解釋道,這間房間號稱是某知名演員曾經住過,據說還留下某些暗號,像是要打開對方的好奇心說著,果不其然,出久被深深的吸引住,想問其他相關的事情時,發現時間要到了,這才急急忙忙的準備換裝。


    叫醒壞理後替她換上暗紅色的連身洋裝,左胸前佩戴一朵黑色的布玫瑰,上衣是長袖的,而下擺是曲折的裙子,穿著白色的連襪及黑色的公主娃娃鞋,再來是頭髮的部分了,原本就很捲的頭髮,直接綁公主頭,後面再夾個紅色蝴蝶結上去,最後給壞理戴上可愛的蝴蝶面具,孩子的部分就結束了。


    再來是治崎和自己的部分,因為是男人的關係,不外乎就是西裝而已,和對方穿著差不多的款式,領帶的部分,治崎是白色的,自己則是和壞理一樣暗紅色的。治崎依舊是那遮住半臉的鳥嘴面具,自己的是簡單的半罩白色面具,兩人皆佩戴著白色手套,在手下的通知下一家人便前往會場。


    一進去就受到眾人的目光,這也是理所當然的,畢竟鮮少看見一家人出席。這個黑道界龍頭,年邁首領退休後立即由年輕小伙子接手,原先以為會撐不住的,以為八齋會那悠久的黑道歷史會就此斷在年輕首領上,殊不知沒有發生,甚至在結婚後,勢力反而比以往更加強大。


    開始有人說一定是娶進門的妻子做的,什麼幫夫運、老婆家的後台很厲害之類的謠言開始滿天飛,其實自己做的只是簡單的內部管理,及善用情報罷了。


    自己被怎麼樣傳都無所謂,最擔心的還是自己的愛女——壞理,畢竟是自己奇蹟般誕下的孩子,擔心受別人言語的騷擾,出久一直避免這樣的場合,特別是要帶壞理出席。治崎是認為身為黑道家的孩子,就不該怕別人的流言蜚語,出久的臉色開始黯淡下來,為了不讓出久難過,還特別補說要是真的被別人欺負了,到時候再幫她,他可是有厲害的父母可以依靠,表情慢慢變柔和,笑著說自己才沒有治崎厲害。


    雖然是很受到眾人的關注,但很少人前來打招呼,幾乎都在竊竊私語著,其實這樣也很正常嘛,生怕說錯的什麼,引來不必要的麻煩。這時,壞理向出久說著自己餓了,和治崎提議說要先吃飯,三人便走向自助吧用餐。


    非必要治崎並不會脫下面具,即使是用餐的時候。本來是想看著他們吃飯,等等回飯店再吃,在出久的要求下,不得不一起用餐了,而出久也拜託服務生準備個包廂用餐,該說權力真的很用還是,一聽到八齋會的要求,立刻準備不會被打擾的包廂,還有專屬的自助吧享用,請他們安心用餐。


    「這裡好多漂亮的餐點,這些都可以吃嗎,媽媽?」被眼前五顏六色的餐點所吸引,興奮的問著。


    「想吃就盡量的吃吧,壞理。治崎也是喔,吃飽才有力氣面對敵人,啊不對,是其他賓客,我也開始緊張了呢⋯⋯」


    「敵人也好,賓客也好,都無所謂,等等有個人想介紹給你認識。」用手擦去對方嘴角的番茄醬,自己再舔著,就這樣一家人愉快地用著餐。


    出久一行人吃完後,回到宴會現場。或許是吃飽後,能夠讓人有精神,膽子也大了起來,慢慢的其他賓客來向出久打招呼。雖然只是簡單的問候,比起剛開始進入會場相比,已經緩和許多了,氣氛也漸漸熱絡起來。


    「人也慢慢的聚集了,越來越熱鬧呢,要好好牽著我喔,壞理。」現場氣氛熱鬧自然是好的,但聚在這裡的幾乎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,雖然有安全檢查之類的,還是小心為妙,雖然不再是警察了,依據自己之前的經驗,提防些總不是壞事。


    會和出久打招呼的,除了平時有往來的客戶外,都是黑道榜上有名,不輸給八齋會的組織,而且大部分問候的都是女性,不論已婚還是未婚。


    已婚的話大都聊說生得出來真是老天給的恩惠,女兒好可愛可以抱抱之類的話題。未婚的則是問說像首領這麼可怕的人到底是怎麼追到手的,有個像他一樣的人想認識該怎麼辦,可以教教自己嗎,瞬間變成戀愛專家。要不就是,仔細看你也蠻帥的,等一下再一起跳支舞,晚點去夜店玩⋯⋯


    等等,話題越來越奇怪了,雖然是有孩子的人,但自己還是不擅長面對女性,講到某些點還是會害羞的,並將手臂遮著自己的臉形成奇怪的姿勢,並在會場中尋找治崎的身影,眼神充滿求助要對方來幫忙。


    治崎見狀後,慢慢的走向出久的所在地,其他人見到治崎的到來,很有默契的一哄而散,留下出久和壞理。


    「⋯⋯還好嗎,受歡迎的出久?」


    「⋯⋯不太好⋯⋯我才沒有受歡迎呢,只是⋯⋯」臉還紅紅的,說起話來還有些打結。


    這時,場內開始騷動了起來,聽見了小孩們的歡呼聲及尖叫聲。是誰到這裡來了?看見那人招牌的金髮及爽朗的笑容,出久也和孩子們一樣興奮了起來,他就是有名的演員——歐爾麥特,其中讓他一舉成名的就是他演的英雄系列,而這名演員就像他演的角色一樣,熱心幫忙需要的人,出久想成為警察有一半的原因也是受他的影響,希望自己也可以成為笑著拯救他人的英雄。


    自己已經是大人了,不能像小孩輕鬆地和他打招呼,而且現在的身份是八齋會的代表,難得可以近距離地見到偶像,心中難免有些遺憾。


    像是知道自己的煩惱,治崎朝自己的耳朵小聲地說著,等等會讓你和他見面的。


    「誒⋯⋯」出久一臉不相信的表情看著治崎。


    「對方意料之外的蠻好說話的,答應身為八齋會我的要求,該說是這演員的膽子很大還是如何,把你這個瘋狂粉絲的事蹟說給他聽後,他竟然還可以爽快地接受⋯⋯出久,你哭了嗎?」因為歐爾麥特的到來,會場特別請他上台表演致詞,燈光也集中在看台上,場內也暗了下來,但還是在可以行走的範圍內。


    「⋯⋯只是太感動了⋯⋯你所做的一切,謝謝你⋯⋯」毫不避諱自己掉眼淚的事實,拿掉面具後,治崎用手拭去對方眼角的淚,在治崎伸手替自己擦淚的同時,自己也將手伸出來並握住治崎的手,輕輕的在手上一吻。


    壞理看見後吵著說自己也要,出久蹲下身體,抱著壞理說著很感謝壞理的話語,隨後抱著壞理看台上的表演,滿心期待著等下和歐爾麥特的見面。趁女兒的注意力在台上時,偷偷地往治崎的臉上一吻,表情像是我勝利了朝治崎一笑,接著繼續看著表演。


    然而出久沒注意到的是,被他這樣偷襲對方臉上也慢慢浮出的紅暈。


    待續








评论
热度 ( 44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