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 悖德 3

  • abo設定

  • 這篇是治出喔,雷者自行迴避

  • 自我設定有

  • 時間訂在出久成為最棒的英雄打擊壞人,之後才遇到治崎的故事

  • 大概是治崎A、出久O,出久被治崎吸引而陷入英雄和敵人間的糾葛之類的,考慮到自己身為英雄,卻被敵人的他深深吸引著的故事⋯⋯

  • 下篇開車










    一下子發生這麼多事情,就算已經長大成人,也一時間轉不過來。正確的來說,是無法決定接下來要怎麼做,雖然很不甘心,但要不是八齋會的首領,也就是治崎,提供必要的協助,從發情開始發作到結束,在隔天必須上班的情況下,可以順利的出勤,這都要感謝他。


    實在是很不想回憶當時的情形,肩膀上所留下的標記,提醒著自己已經無法回頭,隱隱作痛,卻也因此結束了令人難受的發情,除了因為標記所留下來的,需要透過疼痛來感受外,身體的其他地方,治崎幾乎是溫柔的對待著自己,小心翼翼生怕有任何傷害。


    回想起來還真是不可思議,沒想到對方竟是如此看重自己,大慨是因為自己是命定伴侶的關係吧,才會有如此的待遇,想到這稍稍有些難過,不對,我為什麼會感到難過?難道自己的大腦已經燒壞了嗎?自己不是被對方強迫的嗎?思緒已經混亂到無法判斷嗎?


    坐在椅子上,吃著對方所準備的豐盛早餐,出久的表情一下子難過,一下子高興的,讓坐在他旁邊小女孩感到困惑,一臉擔心的問他,要不要休息?


    見到小女孩如此的擔心,出久則是笑笑地回答自己沒事,繼續享用美味的早餐。


    「大哥哥要走了嗎?」水汪汪的大眼,壞理拉著出久的衣服向他問到,好不容易有個不一樣的人對待自己,這份得來不易的溫柔,卻無法持續,讓壞理充滿悲傷。


    出久蹲下身,和壞理差不多平行的姿勢,接著緊緊抱住她,說著自己只是去上班而已,等下班後就會回來了,要她不用擔心。


    聽到著壞理興奮的回抱著出久,像是答謝他願意回來這,然後親了出久的臉頰,並給他一個大大的笑容。


    接受了小女孩熱情的對待,身為大人的他臉立刻紅了起來,開始語無倫次地說著。


    不久治崎便出現在壞理旁邊,命令手下將壞理帶走,自己則是帶著出久離開。一路上穿過複雜的暗巷與通道,最後來到了某條巷口。


    「再往前走就是你熟悉的路了,我就不奉陪⋯⋯要回來時,記得打個電話,會派人來接你的」說完摘下臉上的面具,微微地往出久的方向一蹲,在對方的額頭上輕輕一吻,接著往回程的方向走去,留下還愣著原地的出久。


    一想到剛剛的場景,臉還有些燙,要振作啊綠谷出久,不對,現在是和平的象徵英雄人偶,不可以因為對方的行為亂了自己的思緒。


    「人偶君是戀愛了嗎?看你一副心神不寧的樣子」事務所的前輩開玩笑地說道。


    「這⋯⋯怎麼可能啦!!」一提到戀愛的話題,不擅長的出久馬上被前輩調侃一番,身為英雄也是人,戀愛是很正常的,想要共組家庭養兒育女,過正常的生活也是正常的,前輩又開始所謂的經驗談,又要聽很長的人生經歷了,為了逃避前輩的魔掌,出久笑笑的說自己先去街道巡邏了,迅速地逃離現場。


    「啊⋯⋯正要說精彩的地方呢!話說回來,人偶君被人標記了嗎?從進來到現在一直聞到一股濃烈氣味呢!還說沒有對象,太謙虛了吧,會是誰呢?」身為A的前輩默默的想著。


    身穿令人熟悉的戰鬥服,走在街道上巡視著,沒有需要幫忙的民眾,沒有作亂的敵人,今天是個和平的一天,正當要這麼想時,前方的爆炸聲,粉碎了出久的幻想。


    隨著爆炸的聲響及人群的嘈雜聲,出久使用個性,奮力一跳,越過民眾接著跑向源頭一看,原來是有人在銀行搶劫,而且還是個擁有個性的人。


    總之是個擁有強大力氣的人,狹持銀行行員,搶走現金的事件。因為人質在對方手上,警察們不敢輕舉妄動,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錢及人質被敵人帶走。


    出久敏捷地跳在敵人的頭上,先是一記腿擊往他的頭上一踢,敵人被擊暈後放開手中的人質及現金,昏倒在現場,警察們接著一湧而上壓制地上的敵人。


    而出久則是關心被狹持的行員,因為剛剛的場景而嚇哭的女行員,看到英雄的靠近,立刻抱住出久,在出久的懷裡哭得稀哩嘩啦的,雖然被女性抱著還是很害羞,但還是保持冷靜的安慰她並說著沒事了的話。


    「真礙事呢,英雄人偶」抱著的女性在出久說著,接著手裡拿著某樣東西,往自己的脖子插了下去,雖然穿了英雄服,仍不敵尖銳物的進入,然後默默地起來,走向醫護人員那。


    「⋯⋯等一下」還來不及叫住她,自己又被民眾及警察團團的圍住,那名女性就這樣默默的消失在自己眼前。


    「⋯⋯可惡!」出久默默在心中吶喊,雖然不知道被刺了什麼,但還是早早離開的好。接著使用個性,往自家的事務所前進。


    大致上向前輩說明原由後,在前輩的同意下,出久早退了並前往恢復女孩的診所看診,畢竟自己身為和平的象徵又是O的,還是讓信任的人看比較好。


    換下戰鬥服穿上私服後,簡直就像一般的路人一樣,雖然不像轟同學那樣有明顯的髮色及臉上的傷,保險起見還是戴上帽子和眼鏡好了。


    果不及然的,身體又開始出狀況了,還沒走到恢復女孩的診所,就開始發作了,看來剛剛應該是被注射了什麼,感受到身體慢慢的變熱,呼吸開始急促,臉也漸漸地紅了起來⋯⋯


    不會吧⋯⋯又開始了嗎?淚水像是感受到主人的意識般,聚集在眼匡中不停地打轉,但因身體的強烈反對下,遲遲不肯流下來。


    又要發情了嗎,在街道上?在大腦無法正常運轉的情況下,出久只好逼自己走向小巷的暗處,遠離人群,接著在某個巷口停了下來。


    這裡是——該說是自己幸運呢,還是?自己竟然默默地走回今天早上和治崎分開的巷口,是因為身體的本能要自己接受,還是心理上期待著對方。


    被標記時不甘心的心情,或許在發情時對方與自己的情慾下,早已忘了一乾二凈,原來自己已經這麼依賴著治崎了,真的無法逃脫了。


    拿出手機,趁自己還有意識,趕快撥出電話通知對方來,已經不想再被別人發現……
    但總是無法如意,一個令人熟悉到不行的聲音,讓已經昏沉的思緒瞬間清醒。


    「廢久……你走來這裡做什麼?……你什麼時候被別人標記?」不是別人正式自己的青梅竹馬,爆豪勝己。


    此時的出久不論是身體還是心理,都處於昏沉的狀態,僅靠意志力的支撐,不知道自己可以堅持多久。


    這時的自己突然很感謝自己肩上的標記,殘留屬於治崎的氣息,讓自己保持某種理智,應該還可以再堅持一下吧?


    見對方遲遲不肯回答自己的問題,爆豪朝對方的方向走去,因為被別人標記了,可以聞到對方身上留下濃濃的味道,真令人不爽。


    既是和平的象徵又是O的廢久,竟然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被標記了,原本只是在街道上,聞到熟悉的O的氣味,但似乎又帶點A的氣息,循著氣味走,越走越裡面,竟然是往小巷子去,想說是哪個人要做什麼,果然是廢久。


    爆豪走向出久並伸手拉著對方的上衣,逼著對方看向自己。


    「老子不管你被標記還是怎樣都好,身為和平象徵的你,就好好保持英雄該有的樣子。」說完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往出久的方向丟。


    「雖然成效不大,但還是把你那濃厚的氣味遮住,臭死了……我讓人拿抑制劑給你。」說完,正準備撥出號碼,卻被出久打掉。


    「……你這是什麼意思,你不想活了嗎,廢久?」憤怒的爆豪面向打掉電話的對方,大聲的說著。


    「…小勝……不用管我……我一個人也可以……」說出的話與行為相反,痛苦的蜷曲在地上扭動著,而爆豪的衣服,被丟在一旁。


    隨著時間過得越久,身為O的氣味越來越濃,即使被標記了,也難保附近的A不會對自己做什麼,就算是討厭自己的小勝,身為A的他也是。


    此時的出久在地上痛苦的扭曲著,時不時發出呻吟聲,淚水似乎是控制不住了,慢慢地流了下來。


    或許是身為A的本能,即使被標記了,廢久的氣味在四周瀰漫著,吸引自己向他出手。還沒來得及向對方動手時,一道身影瞬間擋在自己面前,立即把出久抱起,爆豪還沒看清對方的樣子,就消失無蹤,只留下被丟在一旁的外套及一頭霧水的爆豪。


    「⋯⋯什麼跟什麼⋯⋯」剛剛的是誰?面對廢久在自己面前被帶走,自己完全追不上的無力感,似曾相識的既視感只是角色對調了,爆豪大罵聲可惡後,拿起地上的衣服衝出巷子走向街口,但依舊沒有收穫。


    另一方面,被對方抱在懷裡正慢慢走向熟悉的地方,出久慢慢地張開眼睛,看見令人安心的鳥嘴面具後,伸手撫上對方的臉,並往對方的懷裡蹭,像孩子般依偎著。


    「你終於來了。」帶點甜膩的撒嬌語氣說著。


    「你可真是會給人添麻煩⋯⋯」走向那充滿兩個人氣息的床——


    待續









评论
热度 ( 37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