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 日常 2

  • 黑道paro

  • 沒有個性的設定,大家都是普通人

  • 自我設定有

  • 想寫可愛的壞理和治崎爭奪出久的故事

  • 設定壞理是治崎和出久生的設定,雷者自行迴避

  • 看見P網小說有寫到治崎和出久的文章就想寫寫看,有參考作者的設定

  • id=8249571 和 id=8383103 兩篇都很可愛,都是日文

  • 這篇是治出喔,雷者自行迴避

  • 本來以為寫得完過去篇,但只好分兩次寫,之後會著重壞理,治崎,出久三人的互動

  • 大慨是個坑











    被治崎緊緊抱著的出久,聽到他所說的話語,也將自己的雙手環抱著治崎的背。因為身高的差異,出久的頭靠在對方的胸前,依偎在對方的懷裡,像是要彌補多年不見的時光,兩人就這樣擁抱著對方好一陣子。


    直到路過的服務員看到,出久才緊張的要治崎先將他放開,這才離開治崎的懷抱。這時出久才想到自己還幫別人代班,從遇到治崎到兩人擁抱的時間,不知道過了多久,正煩惱著要如何向友人交代,開始了碎碎念模式,治崎見狀,眼神充滿笑意,心想這個人還真是一點都沒有變。


    就在出久決定離開,跑去自己的工作崗位,向治崎道別。而後者拉住出久的手,並說著等工作結束後再好好談一談,絕對不會讓你逃走的,堅定的神情望著他,出久則是淡淡地笑著說是該好好的聊一聊,自己不會再逃避,說完便留下治崎一人,獨自離開。


    既然找到了,就沒有繼續這場鬧劇的理由了,之後走向原本相親的房間,打算直接拒絕對方,而對方似乎也察覺黑道年輕首領對自己興趣缺缺,便搶先一步先拒絕這場相親,隨後跟著自家的管家離開現場。


    也因為這場相親的提前結束,出久也理所當然的提早下班,本來他就只是替友人代班。爾後,在治崎的強烈要求下,出久搭上專車,和治崎一同回去,回到黑道界龍頭八齋會的本家,也就是治崎的家。


    「歡迎回家,少爺——」才剛進大門,只見門外站著兩排穿著西裝的人,而每個人的共通點就是接佩戴著面具,看見治崎一進門,便精神飽滿的大聲問候,嘛,雖然不是第一次見過了,不過也很久沒有來治崎君的家呢,讓人有些懷念。


    治崎命令手下準備些茶點到會客室,並要求除非有緊急的事情,禁止進入會客室,違者立即懲處,隨後帶著出久進入會客室。出久坐在會客室的沙發上,隔著一張桌子治崎則是坐在對面的沙發上,手下準備好茶點後便立即離開現場,關上門後,整間會議室就只有兩個人,很久沒有和治崎君說話了,感覺有點緊張呢,出久開始不安的在沙發上扭動著,雙眼四處望著,像是要找個話題開頭。


    另一旁的治崎則是慢慢的脫下臉上的面具,將它放在一旁,看著慌張的出久,直接開口問他,為什麼要離開,這些年到底消失去哪裡?神情充滿哀怨的看著出久。


    原本還很不安的出久,一聽見對方一開口就先問自己的事,臉上的緊張不安漸漸地轉為無奈和苦笑,也是呢,畢竟剛剛已經答應對方要好好的說,不會再逃避了。


    「這該從哪裡說起呢?⋯⋯治崎君你知道我的夢想是成為警察吧?」治崎點頭表示知道,和出久大概是高中的時候認識的,因為自己家是黑道的背景,從小到大其他童年的小孩和自己都會保持一定的距離,要不就是為了拉攏自己,刻意的和自己友好,明明怕得不得了還要和自己做朋友,真是無聊,當時的他是這麼想的。


    直到上高中那年,班上來了位轉學生,就是綠谷出久,他彷彿有一種魔力,可以輕易地和別人建立良好的關係,沒有利益、不做作一切的建立都是以朋友為基礎,熱心的幫助同學。而他也是頭一個要求自己帶他去家裡的人,說是很好奇黑道想了解,這也是他第一次帶人回家裡。


    除了一開始的門口問候有被嚇到外,其餘的時候幾乎是很興奮地問自己問題,想了解黑道的歷史,組織的運作之類的,甚至還一一記錄下來,剛開始還懷疑該不會是仇家派來的間諜要竊取資料,但出久會對自家的運作方式有所批評,甚至提出改善的空間,應該沒有這麼蠢的間諜吧?


    就這樣出久常常到治崎家,久而久之也順理成章地住了下來。也許從那個時候開始,自己就再也離不開出久,兩人幾乎是形影不離的在一起,在外人來看就像是家人般,對於治崎來說,比起家人,他更想要的是另一種關係。


    即使出久說他想要當警察,成為幫助別人的一員,他也沒有多大的意見,不如說是很支持他。黑道和警察,看起來是互相對立的關係,實際上只要運用得宜,做事是可以事半功倍的,或許還可以幫出久的忙,但被對方拒絕。


    自從出久決定要當警察後,便離開了治崎家,再也沒有回來。即使後來治崎動用任何辦法,也找不到有關綠谷出久的任何消息,治崎也逐漸接受他已經離開的事實⋯⋯


    「⋯⋯那個⋯⋯該怎麼說呢?實在是沒有臉見你所以才⋯⋯」出久默默地說出當年發生了什麼事。


    大致來說因為自己想當警察,就努力的用功讀書然後考上了,從基層做起,本應當沒什麼問題,然後問題就發生了。


    不知道是誰透露消息,說自己和八齋會有密切關聯,這本來也不是什麼大事,自己公私分明相信長官也一定不會太為難自己,但他錯了。


    長官不但要求自己透露八齋會的情報,甚至處處找自己麻煩。在某次的任務當中,身為警察明明要逮捕非法的黑道組織,但因為自己的長官被對方收買,下令不准出手。但自己知道對方是八齋會的死對頭,基於私心的緣故,出久無視長官的命令,獨自一人將對方逮捕,非但沒有成功,換來的卻是長官動用私刑,將自己打得半死,幸好自己命大還活著,但換來的後遺症卻讓自己不得不放棄當警察。


    「⋯⋯我啊,只會說漂亮話要當警察,就這麼離開這裡,現在連保護你的能力都失去了,哪有臉在要求回來呢?」憶起往事,淚水默默的掉了下來,帶有鼻腔的說著。


    「聽到你要相親的消息,想說趁你結婚前在看你一眼也好,讓自己徹底死心,結果老毛病又犯了,一不小心太投入工作中,然後就和你撞上了⋯⋯」想起當時的畫面,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
    「⋯⋯真是笨蛋呢!你這個人!」治崎無奈又心疼地說著,邊說邊走向出久所在的沙發,隨手拿起桌上的衛生紙,替眼前哭花臉的人擦拭眼淚。


    「嗯,我真的是笨蛋呢!」沈溺在對方溫柔的舉動中,或許是放下心中的大石頭,又或是終於見到想見的人,總之一天之內發生的這麼多事,體力也大不如前了,默默地靠在治崎的肩上睡著了,而治崎則是將他的頭移到自己的大腿上,讓他更好睡些。


    「不管如何,你能回來真是太好了,出久」輕輕的揉著對方的頭髮低語著,不知道是否是聽到了治崎的話語,出久的嘴露出了微微的笑容。


    至於醒來後馬上被對方求婚,還風風光光的辦了盛大的婚禮就是後話了,最後還奇蹟般生了個可愛的女兒,吵吵鬧鬧的度過每一天則是另一個故事了。

    待續



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40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