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 悖德

  • abo設定

  • 這篇是治出喔,雷者自行迴避自我

  • 設定有時間訂在出久成為最棒的英雄打擊壞人,之後才遇到治崎的故事

  • 大概是治崎A、出久O,出久被治崎吸引而陷入英雄和敵人間的糾葛之類的,考慮到自己身為英雄,卻被敵人的他深深吸引著的故事⋯⋯










    「真的是謝謝你的幫忙,人偶先生!」一名警察正對著眼前這位英雄表達心中的感謝,方才因為自己的失誤,讓自己所管轄的敵人逃跑了,要不是自己的運氣太好,遇到英雄來幫忙,敵人早就逃之夭夭了,而且遇到的還不是一般的英雄,現任和平的象徵同時也是no.1的英雄——人偶。


    自從歐爾麥特引退後,身為他的繼承者,自然就肩負起維護和平這個重大的任務,熟悉one for all的力量,每天不間斷的體能訓練,一步步地向他自小的夢想前進,成為最棒的英雄。


    即使是正在放假的他,遇到有困難的人依舊如此。原本只是在街上逛逛,順便採買今天晚餐的材料時,正好遇到從警察手中脫逃的敵人,該說是敵人急著想脫離警察身邊,還是運氣太差,沒注意到自己往出久的方向跑去,而出久不費任何力氣就輕鬆的抓住他,並隨即交給警察。


    警察接到敵人後便立刻將手抬到眉毛旁,作出敬禮的手勢感謝英雄的幫忙。出久只是笑笑的說這本來就是英雄的責任,向對方問候一般,但也因為自己的出手幫忙,暴露了自己的身份,一旁的民眾正興奮地往出久的方向,不斷的說著no.1出現了,人偶君好帥之類的話語,此起彼落的歡呼聲和尖叫聲,正瀰漫在街道上。


    雖然說英雄面對民眾第一印象很重要,自家的事務所也和自己說過要改改面對女性容易緊張的個性,但今天是自己休假的日子,想好好的享受休閒的生活,加上還有的個問題必須解決,現在不是展現親和力的時候。


    綜合上述理由,出久將one for all的力量集中在腳上,輕鬆一躍便從人群中脫穎而出,臉上掛著招牌的微笑,並向民眾說道自己還有急事先走了,便穿梭在大樓間,離開那壅擠的街道。民眾看見英雄離去後,也鳥獸散的紛紛離開現場,回歸日常。


    飛越種種的大樓後,來到一個不知名的暗巷,心想這樣就不會被民眾纏住,只不過晚餐的材料要到別處購買才行,為了躲過民眾的目光,使用個性在大樓間四處竄,結果就跑到不認識的巷口,正準備拿出手機查這裡的地圖時,另一個方向,有一個黑色物體跑來並撞上出久。


    而黑色物體的真面目是一位小女孩,有著金色澎澎的捲髮,頭上還有斷了一半的角,手臂和雙腳都被繃帶緊緊地纏繞著,上頭還有些許的血透出來,身穿像是醫院病人穿的綠色衣服,雙腳打著赤腳跑向自己並撞上自己的腰。


    出久先是蹲下來,問問對方的有沒有受傷,只見小女孩身體持續地顫抖,臉上充滿害怕的表情,並緊緊的抓住出久的衣服不放,看見這樣的情況,出久先是抱住小女孩的背並緩緩地摸得她的頭,說著別害怕,溫柔的話語似乎打動了孩子,小女孩漸漸的不再顫抖,仍緊抓著出久的衣服。


    正準備將孩子抱起來,起身將人帶去警察局時,從黑暗中冒出一句話,讓出久頓時停下動作,抱著小女孩,眼光看向從黑暗中緩緩走向自己的身影。


    「不可以給別人添麻煩喔,壞理」一個身穿黑色西裝並在外搭上肩上有絨毛的綠色外套,簡單的黑色短髮,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嘴上帶著鳥嘴型的面具,遮住臉上一大半部分,眼神緊盯蹲著的自己。


    不會錯的,眼前的男子正是最近出現的新的敵人,自從all for one被歐爾麥特打入監獄後,敵聯合也在自己和A班的同學及其它的英雄的協力下,一一將它瓦解,只剩少數幾個人還尚未找到,但可以確定的是敵聯合確實被消滅,敵人沒有可以投靠的集團。


    原本以為是這樣的,但面前的這個人,卻在此時默默的竄起。他正是敵人新的投靠場所——死穢八齋會,以黑道為背景,正悄悄地招募敵人,壯大自己。


    「剛剛罵了這個孩子,這孩子就跑了出來,給你添麻煩真不好意思,好了壞理別任性,跟我回家」語氣輕柔的向小女孩說著,但壞中的孩子仍不為所動,好不容易停止顫抖的身體,此時又開始發抖了。


    「這孩子似乎很害怕呢⋯⋯」面對眼前的敵人,不只是小女孩在顫抖,連自己似乎也被傳染般,自己也開始緊張了起來,微微的發抖外還稍稍的喘了起來,身為英雄的自己怎麼能感到害怕呢。要是連自己都開始害怕的話,那孩子該由誰拯救呢?


    首先要先將小女孩帶到安全的地方,雙手雙腳都纏著繃帶,不難想像遭遇怎樣的對待。總之先將力量集中在腳上並迅速的離開這裡,將小女孩送到安全的地方。


    「嘛,每個家庭的管教方式都不太一樣,難免會讓人誤會,壞裡趕快過來,別再任性了」這次的語氣不再像剛剛那樣溫柔,帶點威脅又嚴肅的聲音說著。


    下定決心要發動個性帶著孩子離開時,對方似乎也察覺出久有所行動,正迅速的脫下手套,朝向出久時,突然,雙腳還沒離開地面,出久將懷中的孩子放開,自己痛苦地跪在地上,手握著胸前的衣服,大口的喘著氣。


    一旁的小女孩還不清楚發生的什麼事,只看見溫柔的大哥哥,表情猙獰的跪在地上,雙頰泛紅並不停地喘著氣,看起來非常痛苦,壞理正想要到出久身邊時,卻被治崎搶先了一步。


    「這個氣味是?發情期嗎?還真是辛苦你了,現任的no.1英雄人偶」不但救出小女孩的行動失敗,還被敵人發現自己的身份,更糟糕的是在發情的時候。面對如此壞的局面,出久一時之間想不出任何對策。


    「和平的象徵竟然是一名O,這可是的大新聞呢,你說是吧,人偶?」默默地蹲在自己身旁,面帶笑顏的說著。然而他說的並沒有錯,要是被敵人知道自己是O後,肯定會趁著自己發情期大肆破壞,又或者是趁自己是發情期時,要是有個A的敵人,會對自己做什麼,出久不敢再繼續往下想。


    然而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,明明自己有按時的吃藥,為何發情期還提早來,今天出門的目的除了晚餐的材料外,最主要的是買抑制的藥,在執勤時發情的話會給事務所添麻煩的,就算真的遇到發情時,也幾乎選在自己休假的時候,出久還蠻感謝自己的身體機制,但為何偏偏選在這個時候,要是平常的話至少會到晚上才發作,但現在還早的說。


    出久緩緩地抬起頭,眼神矇矓地看著蹲在一旁的治崎,單手仍緊抓著自己的胸前,大口大口地喘著氣,雙頰早就泛紅。四周瀰漫著一股甜甜的氣味,除了因為發情所散發出的味道,似乎還摻雜了一些淡淡的檸檬味。


    初戀就像是檸檬味,有些人覺得酸有些人覺得甜,這樣酸甜的滋味才是人生的體驗。


    或許是因為發情期的關係,大腦無法正常的運作,出久竟然覺得眼前的這個人是如此帥氣,即使只有露出雙眼,堅定的眼神是如此的迷人,而且這樣的視線僅注視著自己。


    這時跪在地上的出久,一個撲身,撲向蹲在一旁的治崎。後者被前著突然的行動,還來不及反應,硬是被壓在地上,只見出久坐在自己的身上,不停地喘著氣外,雙手將自己的面具拿下,慢慢的靠近自己的臉,像是預料到對方要做什麼,治崎並沒有阻止他的動作,任由他的行為。


    事與願違,出久還沒碰到對方的臉,就這樣倒在治崎的身上,身體不斷的散發著高溫,看起來是發燒了⋯⋯治崎重新戴回被摘下的面具,氣息微弱的出久仍趴在對方的身上。


    「回去了,壞理」說完這句話,便和壞理走向巷子的深處,巷口就像是沒有發生過任何事般,空無一人。

    待續








    後記:我又開新坑了(被揍)治崎真的好帥!!!本來想寫兩個人深吻之類的畫面,但壞理在旁邊不可以給小朋友看太刺激的畫面,我會良心不安(?)沒寫過ABO想寫寫看,而且想寫R,這個設定根本是讓人寫R的存在!!其他的坑會盡可能地填~~














评论 ( 5 )
热度 ( 73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