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日常 1

  • 黑道paro

  • 沒有個性的設定,大家都是普通人

  • 自我設定有

  • 想寫可愛的壞理和治崎爭奪出久的故事

  • 設定壞理是治崎和出久生的設定,雷者自行迴避

  • 看見P網小說有寫到治崎和出久的文章就想寫寫看,有參考作者的設定

  • id=8249571 和 id=8383103 兩篇都很可愛,都是日文不懂的可以google翻譯,我也是google的

  • 這篇是治出喔,雷者自行迴避

  • 本來以為寫得完過去篇,但只好分兩次寫,之後會著重壞理,治崎,出久三人的互動大慨是個坑












「媽媽!我回來了!!」有著一頭澎澎的金髮,遺傳自母親水汪汪雙眼,充滿朝氣的金髮小女孩,一回到家,便立即衝向媽媽的懷抱。

「歡迎回家,壞理」看見自己最愛的女兒回家,出久給她大大的擁抱並輕輕的撫摸她的頭髮。沈溺於母親溫暖的懷抱中,久久不肯離開,出久也任由壞理待在自己的懷裡。

然後卻被跟在身後的男人,打破這溫馨的畫面,只見他的手輕撫在出久的臉上,輕輕的往他的方向並給予一吻。

被此舉動嚇到的出久,面紅耳赤的說著壞理還在這裡,不要在孩子面前這麼露骨,之後又開始碎碎唸模式,不過治崎並不在意女兒是否介意,又或者說是故意給她看的。

壞理見到自家的爸爸又開始和自己爭奪媽媽時,氣鼓鼓的說著自己也要做,看著這父女倆的爭奪戰,出久既是無奈但也開心,自己並非獨自一人,有深愛著自己的家人及愛人,是個幸福的人。



而一切都要從那天開始⋯⋯











這裡是一家高級的日式料理店,傳統的和式建築,穿著和服的服務員正四處忙著,為今天的黑道界的龍頭——八齋會的年輕首領,治崎,作相親的準備事宜。

說到八齋會,沒有人不知道他們是可怕的暴力集團,雖然是這麼說,但基本上有乖乖的還錢,不耍手段,按部就班地照規矩走,一般人不會輕易地和他們扯上關係。要是你打破規矩,勢必只能付出相對的代價償還,通常是以性命作為償還就是了,所以才令人害怕。

而相較於其他的黑道組織,八齋會更是有強大的金主在背後支持著,更不用擔心資金的來源,更能發揮組織的運作。

而今天正是年輕的首領治崎相親的日子,整個店裡正忙進忙出的準備著,生怕有一個閃失就得罪了黑道,每個人個個繃緊神經,絲毫不敢懈怠這個重要的場合。

話雖如此,但當事人似乎興趣缺缺,要不是看在前首領的面子,拜託自己來露面一下,就算是當作社交也好,自己完全不想參與這可笑的鬧劇,畢竟自己心中早有想共度一生的人了,要是還找的他的話⋯⋯

回到相親的現場,一位漂亮又充滿氣質的大小姐正坐在治崎的對面,有著一頭烏黑的亮髮綁著公主頭,穿著淡粉紅有著些許櫻花圖案的和服,與她散發出的氣質相稱。

而坐在他對面的年輕首領治崎,則是一身簡單的黑色西裝,搭配白色的領帶,模樣十分帥氣,但因為身為八齋會的一員,臉上的鳥嘴面具是必須的,即使到了相親的場所,面具也不會摘下,雖然露出半臉的他依舊是帥氣的臉龐,但總覺得有種疏離感,坐在對面的女方如此想著。

也因此整個相親過程是如此的沈悶,即使如此治崎仍拿出應有的禮貌,和對方交談著。或許是受不了這沈重的氣氛,女方向身旁的管家提出要稍作休息,希望可以單獨一人出去走走,治崎也同意了,隨後房間內就只剩治崎獨自一人。

而獨自一人的治崎待在房裡久了,感到有些無聊,也隨之離開房間到外頭走走。步行於走廊上時,一個不留神,被對面整手拿著東西遮住視線的人撞上了。

「弄髒了⋯⋯」治崎一臉不高興的看著對方,在看見對方的臉後一臉吃驚的站著。

「⋯⋯啊啊⋯⋯真的是非常抱歉,早知道就不要一次拿這麼多,想說可加速工作的完成⋯⋯抱歉抱歉,你沒有受傷吧?⋯⋯⋯⋯治崎君⋯⋯?」撞到人後,一時改不了碎碎念的習慣,在自己站好後,才抬起頭看見對方已經站在他前方,這才驚覺是自己認識的人。

「這不是治崎君嗎?真的是好久不見了!」看見以前的舊識,出久高興的和對方聊了起來,但對方卻不發一語的默默的看著自己。

「⋯⋯你怎麼了嗎,治崎君?你不記得我了嗎?」出久一臉擔心的向對方靠近,而後者在出久靠近自己時,藉機抱住他,不讓他離開。

被此行為嚇到得出久,嘴裡斷斷續續說出不成文的句子,急著想掙脫對方的懷抱,但越是想掙脫

對方卻抱得越緊,出久只好放棄掙扎,乖乖地任由對方抱著。

「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被治崎抱住的出久,困惑地提出疑問,只聽見後者微微的在自己的耳邊,說出如同誓約般的話語——不會再放開你了,出久。

待續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
热度 ( 79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