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溺 4

  • 哨兵paro

  • 自我設定多,部分人的個性有做更改

  • 出久黑化設定!出久黑化設定!出久黑化設定!很重要說三次

  • 雖然有tag但還是在標一下,這是出死 出治,雷者自行迴避

作者的話寫在前面,因為每次寫完後都來不及寫後記,所以這次先寫了。寫到後來快忘記自己的設定了,又急著想寫其他的,想吃點不一樣的,大概也是的坑。感謝有留言或是點喜歡的人,第一次寫本來以為自己不在意的,抱持著自己沒糧自己產的寫作方式,但看到有人喜歡,心情真的很愉快很開心,增加自己寫作的動力,謝謝你們。







爆豪勝己,身為一般人都知道的名字,不但擁有強大的個性——爆破,更是一名強大的哨兵,在多次的任務中,逮捕許多因為狂化而暴走的哨兵,獲得極高的評價。

而這次也不例外,原本是要將已經狂化的哨兵,送至軍屬醫院,完成這項簡單的任務,突如其來的車禍發生,哨兵們趁爆豪不注意,一溜煙的就逃跑了,甚至還開始傷害無辜的人。

追到遊樂園的爆豪,看到一名綠色頭髮的男子,手上還抱著一個小孩,不要命的朝向失控的哨兵,正準備要阻止時,對方卻先行一步散發出信息素,雖然因為距離的關係,味道不是很明顯,但身為哨兵的他知道,那是表明自己是嚮導的味道。

也因此爆豪並沒有馬上出手阻止哨兵的行動,反倒是靜靜在遠方看那名男子的舉動,雖然不知道那名綠髪男子使用了什麼手段,讓狂化的哨兵一一睡去,唯一可以確定的是,他是一名嚮導的事實,在現今嚮導短缺的社會中,基本上只要有發現身為嚮導的資質,幾乎會被帶到塔裡面集中培養著,理論上不會有像他這樣,沒有塔的培養就能對付哨兵的嚮導的人。

除非他是敵人的那方。

對於一直以來英雄方對抗敵聯合,所知的情報一直是有所欠缺、不夠完整,所以連對方有個嚮導存在也不清楚是理所當然的,為此,抓起來拷問他是最好也是最快的辦法。

於是爆豪就抓住出久的肩膀,一臉要打架般地問自己做了什麼。對方卻說自己也是不知情的一份子,惹來爆豪一陣辱罵。

「你不要真眼說瞎話!!!你以為沒有人看到你剛剛做的事?明明那三個人衝向你時,卻不知道什麼原因,一個個倒下不起,你跟我說你不知道?少瞧不起人呢!!!」憤怒地抓住出久的肩膀,一手還微微釋放一些爆炸聲威嚇他。

由於剛剛使用了類似於身體結合的偽信息素,每次使用完身體會相當的虛弱,基本上要馬上的休息才是,加上今天一整天都在外面玩,消耗大半的體力,剛剛急著離開也是因為擔心自己體力不足會暈倒在半路上,而現在又被英雄方的人絆住,且對方不會簡單的放自己離開,該怎麼辦呢?

見到出久遲遲不回應,爆豪乾脆拉著出久示意對方跟自己走,反正就算現在也問不出的所以然,不如帶回塔中再好好地問也不遲。

眼看自己就要被帶走,不但自己的身份會曝光,壞理也會有危險的,出久拼死也不離開現場,緊緊的抱好懷中的小女孩,和爆豪兩個人彼此拉扯著,互不相讓。

而打破這場僵局的是從遠方傳來的爆炸聲及群眾們的尖叫聲,爆豪心想該不會又是哪個失控的哨兵暴走了?這時,從不遠的地方傳來了呼喚爆豪的聲音,是一個有著刺蝟頭的紅髮男子,同樣也穿著雄英的軍服,向爆豪說道在旋轉木馬那有爆炸發生,可能有民眾受傷,要是這邊的哨兵處理好之後要一起過去幫忙。

而看到爆豪拉著出久不放,趕緊將拉住的手放開,先罵了爆豪說就算要帶人避難,也不需要用拉人的方式吧。並對出久說抱歉之類的話語,說爆豪他不是故意的,只是個性比較急而已,希望出久可以原諒他。

出久搖搖頭表示沒關係,說自己會乖乖的去避難,請英雄先生們趕快去幫助其他民眾,自己一人沒問題的。

爆豪原本想繼續說什麼,但被刺蝟頭男子打斷,說既然身為英雄就應該以幫助民眾為首要目的,聽了他的話,爆豪放棄帶走出久並表示自己幸運的逃過一劫,下次再遇見絕對會抓住你,之後一臉不爽的處理倒在路邊的哨兵們和昏迷的保全,隨後出久抱著壞理離開了現場。










因為遊樂園的其他地方,陸續發出爆炸的聲響,一時之間到處都是混亂的場景,受傷的遊客、毀壞的遊樂設施、讓原本是如同天堂般的快樂的地方,瞬間變成人間煉獄,此起彼落的尖叫聲、哭泣聲彌漫在四周,而懷中的小女孩也從沈睡中甦醒。

「⋯⋯嗯嗚⋯⋯大哥哥⋯⋯?」壞理醒來後看見出久臉色不太好,而且走路還一拐一拐的,便要求出久把自己放下來,可以自己走。

拖著疲憊的身體,出久說什麼也不願將壞理放下,又是爆炸又是尖叫聲的,實在是太危險,誰知道下一秒誰又會從哪裡冒出來,相信憑自己的意志力,可以慢慢走回家,不,是先離開這個危險的地方。

但似乎是太高估自己的身體,才剛說完就一個重心不穩,差點連同懷中的壞理都要摔下去時,出久跌進某個人的懷抱中。

「⋯⋯所以我才要你帶些人,出久」語氣嚴肅又帶點無奈,治崎如此的說著。

與平常的不同,似乎是不想太過引起注目,治崎並沒有帶著平常的鳥嘴面具,取而代之的是一般感冒用的黑色口罩,但依舊穿著深色的襯衫搭配西裝褲,並加了件脖子周圍充滿紫色絨毛的綠色外套。

「⋯⋯你來了⋯⋯」幾乎是用盡最後的力氣,說完後便昏倒在治崎的懷中。

之後治崎身後的面具人將出久懷中的壞理抱走,治崎則是抱起出久後一行人默默的消失在遊樂園。但他們沒有發現的是,躲在一旁的黑影子正小聲對著電話述說著話語,隨後也一併消失在黑暗中。






事情回到出久使用信息素前,待在敵聯合的萊恩,也就是出久的精神體一直很不安分地走來走去,似乎是感覺到自己的主人要使用危險的能力,自己又不在身邊無法靜下心來。

「怎麼了?該不會那個出久又做了什麼?」原先慵懶躺在萊恩身上的死柄木,在看到大貓在自己身邊來來回回,心想出久可能發生什麼,終於起了身子,穿上外套正準備出門時,卻被身旁的大貓咬住其中一隻手的袖子,似乎不想讓死柄木出門。

「聽好了萊恩,在我不在的這段期間,弔君就拜託你了。」出久說完摸摸自家精神體那蓬鬆的鬃毛,萊恩也很盡責地完成他的任務,在出久到八齋會的期間,任由死柄木躺在它身上,抱抱自己,甚至有時候會替自己梳理毛髮。

基於動物的靈性,他知道死柄木和八齋會的老大——治崎,兩個人處得不是很好,就連他們的精神體有時見到面,也會快打了起來,自己總是充當和事佬阻止雙方的衝突。

這次也不例外,覺得要是放死柄木衝去找對方理論,自家的主人性命有危險,所以緊緊咬著對方的袖子不放。死柄木見狀,拍拍萊恩的背說著,自己不是找對方吵架的,是因為擔心出久的安危所以要去看看情況,同時散發出自己會乖乖的,不會找別人麻煩的氛圍。

最後是提到萊恩自己也很擔心自家主人的情況,所以叫萊恩先回到出久的身邊,自己等等就過去,而出久的精神體這才放開咬住的嘴巴,舔舔死柄木的手便消失在敵聯合。

看見萊恩離開後,死柄木的臉立馬猙獰了起來,手指發出喀喀的聲響,全身散發出危險勿進的恐怖氣息。

「要是出久有個萬一⋯⋯第一個就拿你開刀,治崎⋯⋯」之後也離開敵聯合前往八齋會。






從遊樂園離開後,回到八齋會的治崎一行人,將昏倒的出久放置在床上,替出久換上簡易舒適的衣服後,其他人在治崎的吩咐下離開房間,在房間裡的只有治崎一人。

躺在床上的出久,因為使用能力的緣故,體溫開始逐漸地上升,雖然換上較舒適的衣服,但身體仍不斷地發熱,額頭也陸續地冒出汗來,大腦也昏沈沈的,難受地不斷蠕動著身體,發出微微的呻吟聲。

看著這樣的出久,一旁治崎脫掉手套伸出手來,覆蓋在出久的額頭上,正要使用能力時,卻被床上的人抓住了手腕,阻止他發動。

「⋯⋯為什麼要阻止我?出久」一臉疑惑的看著正在受苦的人,只要自己使用能力,就可以脫離苦海中,他不懂為何要阻止他。

「⋯⋯這是我自己造成的⋯⋯不需要別人幫忙⋯⋯忍一忍就過了⋯⋯」即使難過得快說不出話來,仍用盡力氣抓著治崎的手腕,不讓對方為了自己使用個性,努力的擠出微笑讓對方放心,後者看見他因為痛苦而扭曲的笑容,也不再多說什麼,轉而摸摸出久的頭髮,和擦拭臉上的汗,在一旁照顧著。





同時,出久的精神體萊恩終於回到了主人的身旁,看見自己的主人安穩的睡在床上,便舔舔露出在外面的手,甚至稍微蹭蹭手臂。

看著這樣的萊恩,治崎也叫出了自己的精神體——里奧,全身漆黑的烏鴉,有著和他主人一樣銳利的雙眼,里奧一出來便飛到萊恩的頭上,愉快地在大貓身上跳來跳去,萊恩也不排斥里奧的行為,任由對方在自己身上所作所為。

或許是感謝治崎對自家嚮導的照顧,萊恩也蹭蹭他的大腿向治崎撒嬌,而治崎似乎也很開心的伸手摸摸這隻大貓的頭。

一瞬間,整個房間的氣氛突然變得很詭異,瀰漫著一股殺氣。而此時房間裡的門緩緩地被開啟,門外的是一臉想要殺死眼前的人,充滿怒氣的死柄木。

「⋯⋯你倒是玩得很開心嘛⋯⋯」冷冷地說完這句話便衝在對方面前。

待續



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5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