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溺 3

  •  哨兵paro

  • 自我設定多,部分人的個性有做更改

  • 出久黑化設定!出久黑化設定!出久黑化設定!很重要說三次

  • 雖然有tag但還是在標一下,這是出死 出治,雷者自行迴避       







「大哥哥!!」壞理開心地朝出久跑去,穿著一身潔白的襯衫,外面搭配著深色的西裝背心,一頭蓬鬆的墨綠色頭髮加上稚氣臉龐,在外人看來就像是一位優雅的紳士,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繫在上頭那過分龐大的領帶,不過幼小的孩子是不會在意這點的,她知道眼前這個人每次自己跑向他時,都會給與大大的擁抱並溫柔的摸著自己頭。

這次也不列外,接住了朝自己飛奔的孩子,並溫柔的抱起她,朝向屋內前進,同時簡單的問候壞理最近過得如何,小女孩表示自己有乖乖地完成任務,跟泰迪可以維持短暫的精神屏障。泰迪,壞理的精神嚮導,是一隻幼小的咖啡色小熊,因為壞理的年紀還小還不能隨時把它叫出來,而且過度頻繁的出現壞理的身體也會承受不住。

出久知道這點,所以訓練泰迪之前,都會叫自己的精神嚮導——萊恩,是頭年輕又壯碩的獅子來幫忙,基本上就是讓彼此的精神體互相交流、互相學習,而萊恩看見幼小的泰迪,跟自己的主人一樣,就像是自己的女兒般疼愛她,細心的照顧她並教導著。同時出久會觀察壞理的狀況,並作適當的調整。

除了要訓練泰迪外,出久還得忙著八齋會其他哨兵的需求,受到過度精神污染的哨兵,出久會使用精神安撫的方式來清除過量的訊息量,在此同時還有一件更重要的是還沒做⋯⋯

「綠谷,差不多可以開始了」沈穩又帶點威嚴的聲音,他是八齋會的老大—治崎,一頭乾淨整潔的黑色短髮,身穿黑色的襯衫及西裝褲,打上潔白的領帶,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那僅遮住半臉的鳥嘴型的面具。

「⋯⋯我知道了⋯⋯」說完這句話後,出久將壞理緩緩地放下,再度摸著小女孩的頭,要她先過去房間等他,自己要開始工作了,壞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後便獨自一人走回房間,這時出久和治崎往另一個方向走去。

之後出久跟著治崎來到房間,屋內的擺設僅僅只有一張潔白的雙人床,分布在兩邊的矮櫃,再靠過去一點是張深色的沙發,再往裡面走便是廁所,房間的佈置並不是重點,而是在房間的內部,待在裡頭彷彿與室外隔絕一般,幾乎聽不見任何聲響,也包括了身為響導,時時刻刻都能感受到信息素的干擾。

「如何?對於這樣的環境還滿意吧?」治崎一臉笑意得說著,雖然幾乎一半的臉都被鳥嘴面具遮住,但從眼神來推斷應該是高興的,出久想著。

隨後治崎坐在沙發上並等在著出久的行動,出久先是把門關上,再慢慢的走向他,毫不猶豫地跨坐在治崎的大腿上,後者則是一手放在出久的腰部,另一隻手輕撫著他的臉龐,而出久也伸出手撫摸治崎的臉,說著面具下的你是怎樣的表情呢?接著將臉上的面具脫掉,所見到的是同樣是一張帥氣的樣貌,不同於帶著面具的模樣,清秀的臉龐加上精緻的五官,出久仔細觀察他的臉。「你要這樣一整天看著我的臉嗎?出久?」治崎帶著戲謔的語氣說著,畢竟兩人現在呈現的是如此曖昧的姿勢。

「當然不是治崎先生,不,治崎君,只是很難得可以見到脫掉面具的你,想好好記住這難得的樣子」不僅改變稱呼的方式,連說出的話都讓人心癢癢的,接著出久直接吻上治崎的嘴,後者像是要回應他似的,放在腰部的手轉為撫在出久的臉上,而出久則是雙手環扣住治崎的脖子,在靜謐的房間裡,只有親吻的聲音環繞在四周,像是等在已久的機會,彼此間互相熱吻,沒有喘息的空間。

這樣的熱吻持續一段時間後,出久率先離開對方的唇,將手指抵在對方的嘴上並說著差不多要到下個階段了,語畢,將治崎壓倒在沙發上,自己仍坐在他的身上,稍微解開自己的領帶並將注意力放在被他壓在身下的人,因為剛剛熱吻的緣故,雙方的臉頰都帶著不正常的紅暈,在出久眼裡眼下的人是如此可愛,可愛的想一口吞噬掉。

或許是熱吻的關係,治崎覺得頭有點昏昏的,再加上從出久關門的那一刻,整個房間都瀰漫著出久的信息素,雖然自己盡可能地保持鎮定,但似乎敵不過出久身為嚮導的信息素,那股強烈又使人深陷其中的甜蜜滋味,誘惑又如此吸引著自己去品嚐。也難怪死柄木不肯放手,這樣如此鮮甜的感受,誰會願意與人共享呢?       






而敵聯合也為了這次雙方的合作正忙著呢,只有一個人還慵懶的趴在大型貓科動物上。

「誒?這不是出久的精神體嗎?怎麼會在這裡,他不是這幾天到八齋會那邊去了?」渡我被身子如是說著,而趴在上頭的死柄木只是有氣無力地回說,這是當初約定的條件,便繼續將自己埋在萊恩的身上,後者將死柄木當作是孩子般,伸出舌頭舔舔他的臉,而死柄木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容,伸手摸摸它的頭。

如此溫馨的場面而黑霧僅搖搖頭說著出久太寵他,稍微碎念了幾句便忙著處理其他事情。渡我被身子是懂非懂的並不在意,跟死柄木一樣,趴在萊恩的身上隨後沉沉地睡去進入夢鄉。  

另一方面,等出久處理好任務跑去找壞理時,已經是晚上了,壞理雖然很高興出久來找她玩,眼看自己和出久相處得時間已經不多了,臉上難免露出失望的表情。但下一秒出久說出來的話語,卻又馬上讓小女孩展開微笑。

「我們明天去遊樂園吧!」出久解釋因為壞理都有乖乖地完成任務,應該給予獎勵,再加上自己很久沒有好好的休息,稍微放鬆一下也不錯。

聽到這裡壞理開心地笑了,並給出久大大的擁抱,她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可以到遊樂園玩,自己是被關在籠子裡被人圈養的存在,是不可能自由的進出,更別說是到哪裡遊玩,但自從遇見出久,這個溫柔且是唯一一個關心自己存在的人,陪著自己玩、聊天,不論何時都關心著自己的一切,讓人可以放心的依賴他。而這樣的人甚至還實現了自己的夢想,想到遊樂園玩,不再只是懷抱無法實現的願望,獨自一人在冰冷的床想著,終於可以實現心裡的願望,而且還是個自己最喜歡的那個人一起去,一想到這壞理不禁哭了出來。

「誒誒誒誒!!!怎麼哭了呢?」出久一臉慌張地拿出手帕輕輕地往少女的眼角擦去,並說著安慰的話語,輕輕拍打著壞理的背哄著她,少女像是安心似的睡著了,出久感受到懷中的少女已經沈睡後,小心地將她抱回床上,為她蓋上棉被便安靜地走出房間。

隔天,天氣晴嚷是個出門的好日子,少女身穿白色連身洋裝,上頭有些許的小花圖案,那蓬鬆的金色捲髮被綁成兩邊的馬尾,在頭上的那斷了的角也巧妙地用可愛的髮式遮住,穿著和出久兩個人一起挑選的帶有圖案的涼鞋,壞理興奮地牽著出久的手,而後者則是身穿簡單的休閒襯衫搭配牛仔褲,穿著慢跑鞋背著後背包,和少女一同走向遊樂園。

原本治崎有派自己的手下,要求和出久一起同行,但被出久拒絕了,他希望能好好的玩,不想被人打擾,笑著向治崎說著難道自己有這麼弱嗎?並說著不論發生什麼事,都會好好的保護壞理的,不用擔心。而治崎也意外地答應了他的要求,沒有派人同行。

接著兩個人買好票後,開始了今天的遊玩之旅。他們玩的不外乎是些溫和不刺激的設施,像是旋轉木馬、碰碰車、咖啡杯之類的,在玩咖啡杯的時候,因為壞理不知道怎麼玩,出久教她可以稍微轉轉中心的把手,結果少女無意間越轉越快,造成結束時出久還差點暈在咖啡杯裡,被工作人員關心則是另一段故事了。

玩了一整個上午,壞理的肚子早就餓得咕嚕咕嚕的發出聲音,這時出久才驚覺已經到了吃飯時間,帶著少女走向販賣部,出久為壞理點的是兒童套餐,自己則是點了漢堡套餐,少女眼睛閃閃發亮的看著眼前的餐點,那是她未曾見過的食物,雖然僅是些許的飯搭配青菜及肉排,薯條及雞塊也少量的放在上面,中間上面有一個小布丁,上面插著可愛的旗幟,將這些食物用可愛的餐具裝起,對大人來說沒什麼吸引力,對一個只能活在籠子般生活的壞理來說,這就算是美味的食物,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。

看著這樣的壞理,突然想起自己那不願再回憶起的過去,心中頓時五味雜成,思緒被過去的夢魘所困,表情似乎有些痛苦,壞理發現後擔心的詢問出久怎麼了,被少女這樣一問,出久僅是回答沒事,露出開心的笑容並順手將沾在少女嘴角的番茄醬擦掉,接著動手解決自己的午餐。下午的活動,兩個人就開始到處逛逛,先去有可愛動物區的方看看,在那裡小朋友可以撫摸小動物,在出久的陪伴下,壞理撫摸可愛溫馴的兔子、倉鼠、小雞等小動物,隨後看到旁邊有大型的動物可以參觀,便拉著出久走去,其中在獅子區的參觀是可以跟牠拍照撫摸,一開始出久是非常反對壞理去摸獅子,但敵不過少女水汪汪的大眼,表情懇求的拜託自己,最終答應她的要求。

而摸獅子的活動,僅只有少數的大人參與,小孩看見龐大的貓科動物哭都來不及了,哪會有膽子去摸呢?而被安排的動物,四肢皆有鎖鏈固定住,嘴巴的部分也有套子套住,看起來應該是安全的,等到換壞理上去時,不像其他大人一樣小心翼翼地接近獅子,少女則是興奮地衝向獅子並給牠大大的擁抱,此一舉動嚇壞了出久及現場的工作人員,擔心獅子會攻擊孩子,但獅子只是微微地張開嘴伸出舌頭舔舔面前的孩子,出久隨後向工作人員道歉,並帶著壞理離開。

被出久牽著手的壞理,突然停下腳步,出久見狀看著後方的少女,只見壞理頭低低的,身體還微微顫抖,發出微弱的聲音說著「⋯⋯不要⋯⋯討厭我⋯⋯」才一說完,一顆顆碩大的淚水從少女臉上落下,低聲地哭泣著,出久則是蹲在少女面前,將少女擁入懷中並道歉自己沒有好好教導壞理,並堅定的語氣說著自己絕對不會討厭壞理的,還希望少女不要討厭自己,甚至模仿了當前最紅的英雄——歐爾麥特的招牌笑容,逗少女開心,這時少女才破涕為笑,也給予出久大大的擁抱。

後來出久也解釋著壞理此舉動的危險性,不是所有的獅子都像萊恩般溫馴,剛剛的動作可能會讓壞理受傷也不一定。少女像出久表示自己明白並且不會在做危險的事後,出久說最為剛剛害壞理哭泣的賠償,吃完霜淇淋再回家吧,壞理開心地點頭答應。


就在出久接下服務員的冰淇淋,正準備交給壞理時,突然聽到一陣尖叫聲,朝向源頭看竟然是竟然是有三個年約三十歲左右,身材壯碩的男子,正在攻擊附近的遊客,而在男子身後默默地突然出現幾隻野狗,不受控制的瘋狂咬人,看到如此情景出久不顧手上的冰淇淋,趕緊抱著壞理離開現場,隨後遊樂園的保全來到現場制服三名發瘋的男子,無奈卻被野狗咬傷無法動彈,甚至還昏了過去,遊客幾乎都跑向安全的地方,現場只剩下三名瘋子、幾隻野狗和受傷昏迷的保全,眼看瘋子們正準備要對地上的人出手時。

「給我等一下!!!」傳來了宏亮的聲響,聲音的來源是有著一頭的綠髮,臉上有排列整齊雀斑,手上還抱著壞理,一邊大喊一邊釋放自己的信息素,他就是綠谷出久,無法對眼前的人見死不救。

瘋狂的男子們一聞到信息素的氣味,就像是見到珍寶般,一個個朝出久的方向跑去,『果然是失控的哨兵,大概是接受過多的訊息量無法負荷,本身又具有強大的能力,但又沒有等同於自己強大的嚮導輔助,才會暴走的。』出久一邊分析一邊觀察朝向自己的瘋子。

『一次來三個嗎⋯⋯因為壞理在身邊的緣故,無法使用壓制的訊息素他們,這樣會傷到壞理的,沒辦法了,只好使用“那個”了⋯⋯⋯』接著出久對著懷中的壞理說,等一下會有點難受可能要忍耐一下,壞理緊抓著出久的衣服並點點頭,這時面對眼前的人及動物,出久開始釋放信息素,與剛剛不同,剛才僅是為了表明自己是嚮導的身份的氣息,現在的卻是散發出類似於“身體結合”的氣味,為了讓發瘋的哨兵及他的精神體,不再瘋狂的攻擊並混淆他的精神所使用的,讓哨兵誤以為嚮導要與他做身體上的結合,接受到此訊息的哨兵,會沉溺其中就像吸食毒品般,一點一滴的慢慢侵蝕著自身,卻又像是躺在母親的懷抱般,感受到溫暖又柔和的擁抱,最後會沉沉地睡去。

與出久說得正好相反,受到此訊信息素影響的壞理,如同嚐到蜂蜜般甜美的滋味,微微地顫抖著,雙眼矇矓的看著抱著他的人,最後安心的睡著了。


隨著出久的信息素漸漸淡化消失後,遺留在現場的只有三個熟睡的男子,而他的精神體在主人睡著後便回到主人的體內,還在昏迷的保全,及手上抱著壞理的自己。想著趁現在沒人時趕快跑走,卻被一聲站住嚇到,轉過頭才發現離自己不遠處還有個人站在那,一頭黃色的刺蝟頭,單手時不時地發出微微的爆炸聲,眼神充滿殺氣的看著自己,身穿雄英專屬的軍服,一步步的朝自己走來,他就是雄英新生代英雄——爆豪勝己。


「你剛剛做了什麼?」一臉憤怒地抓著自己的手臂逼問著。

待續   





後記:沒想到小勝最後才出現,真是失算,明明很期待他的出場⋯⋯因為明天要上班有很多話等下次再說,感謝觀看在此的你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
热度 ( 18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