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 溺 2

  • 哨兵paro

  • 自我設定多,部分人的個性有做更改

  • 出久黑化設定!出久黑化設定!出久黑化設定!很重要說三次

  • 雖然有tag但還是在標一下,這是出死 出治,雷者自行迴避
















現今的社會中,擁有“個性”本身不是什麼稀有之事,有人嘴巴會噴出火、有人可以聽見別人的心聲,如同科幻小說般”超能力“也就是個性,就像是與生俱來的身體的一部分,人們也習慣了它的存在並運用它。

當然並不是每個人都會”正確“的使用它,在世界的黑暗角落,一定存在著恐怖和邪惡,而世人給他們的稱呼為“敵”(villain)專指那些用個性做壞事的人,而為了對抗這些敵人,“英雄”這個職業就誕生了,他們協助警察抓住敵人並維護著世界的和平。

然而,除了個性外,現在又多了一個比個性更棘手的存在,五感強大的人類,也就是所謂的哨兵、嚮導。前者的五感比普通人要敏感的多,可以感受到普通人無法接觸的事物,而且通常戰鬥能力極高。但也因為感受到的資訊比正常人要來得多,常常會因為接受過多的情感訊息,而無法負荷,哨兵因此發瘋或是狂化,一旦哨兵狂化,即使是有個性的人也難以制服,必須由嚮導來解決,嚮導是唯一一個可以安撫哨兵的存在,然而嚮導的人數一直是很稀少的存在,相較於哨兵的誕生,嚮導僅僅只有少數而已,雖然有類似於可以安撫哨兵的“小白片”,還是無法有效的解決哨兵的狂化,再加上使用過多的小白片勢必會對哨兵產生不良的影響。

不論是英雄還是敵人,一旦有哨兵發狂,都是個麻煩的存在,雙方都需要擁有強大的嚮導,為此兩方都在積極的尋找並培養著強大的嚮導,而這場英雄與敵人之間的戰爭仍持續著。







「⋯⋯⋯⋯⋯⋯」綠谷出久聽完對方的話後,腦袋一時沒有轉過來還持續當機中,而坐在一旁的死柄木已經蓄勢待發正要對眼前的人下手時,卻被治崎打斷。

「難道不是嗎?在動盪不安的社會中,英雄們正維持著虛偽的和平,這個世界不缺強大的哨兵,與其將優秀的嚮導放在你那,不如把他交給我更能妥善運用他的能力。」治崎一臉輕鬆地繼續說著。

「而且,跟嚮導結合過的哨兵更能發揮出哨兵原本的力量,我想你應該可以理解的吧,死柄木?」確實經由和嚮導的結合哨兵本身的力量會被激發出來,特別是身體的結合,哨兵嚮導兩人要是經過了身體上的結合,兩人如同磁鐵一般,彼此離不開對方,而且是幾乎形影不離的行動著,這一點死柄木是再清楚不過了。

「就算你這麼說,這樣對我有什麼好處?說到底,你只是想要被標記吧?」死柄木嘲笑般的說著,沒錯這是已經和岀久身體結合過的他才瞭解的快感,身為哨兵的他,無時無刻都要被眾多的資訊情感轟炸,單是靠小白片的維持是不夠的,要不是有出久的安撫,估計自己早就發瘋發狂了吧,而且誰會願意將自己的所有物給別人使用呢?

正當兩人情緒逐漸上升,眼看著又要再一次爆發衝突時,當機已久的綠谷終於恢復過來,並使用信息素讓他們兩人冷靜下來。

「你們兩個先冷靜一下!!」聽見綠谷的聲音,兩人這才收回原本高昂的情緒。

「⋯⋯那個治崎先生,剛剛的條件,也是這次合作的內容吧?」

「喂⋯⋯⋯⋯出久,你該不會要答應那傢伙的條件吧?做別人的嚮導!!!」語氣逐漸升高,接著將右手的四根手指掐住綠谷的脖子,「與其讓別人得到甜頭,不如讓我將他毀掉,你說呢,出久?」因為大腿上還躺著熟睡中的壞理,綠谷只好稍微側著讓身體面向死柄木,然後伸出雙臂將死柄木抱進自己的胸前,用像哄小孩般溫柔的話語說著「死柄木先生是最重要的這點我是不會讓步的,你放心吧,先稍微冷靜一下,好嗎?」邊說邊輕拍死柄木的頭。說也奇怪跟剛剛相比,明明沒有使用信息素,卻能讓他安分下來,而死柄木就像個大孩子般乖乖的坐在旁邊。

『真是可怕的人啊,綠谷出久』治崎心想。就在出久要繼續剛才的話題時,傳來了剛睡醒的所發出的呢喃聲。

「嗯⋯⋯⋯⋯嗚⋯⋯⋯⋯這裡是?」躺在大腿上的壞理醒過來了,睜開雙眼進入眼簾的是剛剛救了她的溫柔的大哥哥,和坐在前方的治崎,看見治崎想起今天自己做的事,忍不住開始顫抖,眼神充滿著害怕,見到壞理又開始發抖害怕,岀久將她抱起來並將他朝自己的方向坐,用額頭輕靠在壞理的額頭上,雙眼閉上輕聲細語的說著「雖然不知道你經歷了什麼,別擔心,從現在開始我會保護你的」像是要給小女孩加油打氣似的,最後出久露出了大大的微笑。

「⋯⋯⋯⋯大哥哥⋯⋯」算是少女出生以來第一次被人如此的對待,少女的臉頰馬上變得紅通通的,恐懼已經不再纏在她了,取而代之的是名為害羞及喜悅的情感。

心情放鬆後肚子也開始餓了起來,壞理的肚子發出了咕嚕咕嚕的聲響,聽到這出久忍不住笑了出來,「肚子餓了吧?先吃東西吧,治崎先生,先讓壞理吃點東西吧?」

在治崎一聲令下門再度被開啟,臉上戴著面具的人立即將壞理帶走,少女仍依依不捨和出久道別,出久伸手摸著少女的頭,面帶微笑說著等等處理完事情再來找她的話,隨後壞理就跟著面具人離開。





經過一連的波折,終於開始這次合作的討論。

「關於剛剛的條件,治崎先生,我會成為你的嚮導。」

出久開始分析這次的合作,確實如同治崎先生所說的,這個世界不缺能力強大的哨兵,不論是英雄方還是敵人方,現在極度需要的能夠安撫哨兵爆走的嚮導,再加上能力越強的哨兵勢必需要越強的嚮導才能壓制他。

而基本上在敵聯合方面,嚮導的工作幾乎是由出久一個人完成的,當敵聯合的同伴受到過多的情感訊息時,除了死柄木外,岀久都只是用精神安撫的方式來解決,而精神安撫的方式確實可以讓哨兵放鬆,但身體上的安撫不一樣,得到的不僅僅是肉體上的舒緩,心裡更是有種無法言喻的溫暖,就如同被懷抱般的孩子,沈溺於這份溫柔並深陷其中無法自拔。再加上被嚮導標記,經過身體結合的哨兵,擁有更強大的力量這點是肯定,這也就是爲什麼正反兩方都積極地培養嚮導的原因。

至於合作方-死穢八齋會就不清楚他們的運作方式,根據治崎先生想要我成為他的嚮導來說,他應該還沒被標記才對?在出久陷入自我分析的碎碎念狀態,治崎開口打斷他。

「就像我說的綠谷,你只要成為我“專屬”的嚮導,其他人並不在這合作的範圍」言下之意就是其他的哨兵就算發狂了,可能也沒有能安撫他的嚮導,只能迷失在精神世界中,最終走向死亡。

「這點你就不需要擔心了,治崎先生,既然決定要成為你的嚮導,你們的哨兵我也會好好的照顧的」說出充滿自信的發言,對岀久來說,敵聯合就像家人一樣,是重要的存在,既然自己擁有能力可以幫助別人,那就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完成,而合作的對象也是如此。

最後雙方達成了協議,為了之後的作戰,綠谷出久成為八齋會治崎的嚮導,敵聯合方面會盡量配合對方的需求,定期的將出久送過去。雖然死柄木對此相當反感,但出久似乎和他達成某種約定也就作罷。

經過漫長的討論終於敲定雙方的合作,出久鬆了一口氣,隨後和死柄木兩人跟著面具男子前往用餐地點,如同之前的房間一樣,用餐的地方依舊是簡單整齊地擺設,一張僅容下四人的桌子,與周遭的環境不符合的是上面擺著豐富的菜餚,原本坐在餐桌旁安靜吃飯的壞理,一看見出久的到來,立即放下手上的餐具跑向出久,後者隨即蹲下身體接住少女,出久邊輕撫壞理那蓬鬆的頭髮邊問她吃飽了嗎,壞理說她已經吃飽了。出久要壞理等他吃飽後再一起玩,少女開心地點頭並乖乖地坐在一旁等著,而出久和死柄木簡單地用完膳後,在出久的要求下,面具人帶領著兩人和壞理前往少女新的房間,和之前因為事故破爛不堪的房間類似,充滿著粉紅色系的佈置及娃娃玩偶所佔據著,各式各樣的玩具堆積在房間各角落。壞理興奮地拉著出久玩玩具,死柄木在出久被拉走後,自己默默的坐在一旁看著兩人遊玩,和小孩子能玩的遊戲不外乎是扮家家酒、玩布偶、說說故事,在偌大的房間裡彷彿只有出久和壞理兩人,沈浸在悠閒美好的快樂時光。然而這快樂的時光被一聲話語給打斷。

「壞理,時間到了」治崎出現在門口並對著少女說,原本開心的壞理表情頓時僵硬,面有難色望著出久,緊抓著出久不放。出久一臉不明所以地看向治崎,後者只是要求他帶著壞理和自己前往,於是一行人便離開了,隨著治崎的腳步來到了一間充滿各種醫療器具的場所,壞理雖然害怕但還是乖乖地坐上椅子,隨後面具男出現在她的旁邊,將她的左手繫上束繩,拿出準備好的針頭朝向壞理時,岀久擋在面具男的面前「等一下!!你要對她做什麼?治崎先生,這是?」滿腹疑問的出久,將目光看向治崎。

「既然我們是合作的關係,告訴你也無妨。那孩子所擁有的是可以消除他人的個性的個性,正確來說是她的血液,可以使有個性的人無效化,時間的長短還在研究中。所以要抽取她的血液,用它來製作武器,消除英雄的個性。」治崎娓娓的道出驚人的事實,在人人都有個性的世界,有可以使人個性無效化並不稀奇,只是對出久來說,自己能夠親眼並近距離的看到這樣的存在,這樣的人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,心中有股難以形容的興奮,雙眼閃爍的看向壞理。

「這不是超厲害的嗎?」興奮的抱住眼前坐在椅子上的孩子,少女歪著頭不解地看著出久的舉動。而眼前的溫柔的大哥哥,小心翼翼地捧著自己的臉頰,因為這樣壞理更能清楚地看到他的樣貌,有個四顆排列規律的痣分布在他的兩側,擁有祖母綠般碩大的雙眼充滿真摯的眼神看著自己,溫柔地向自己訴說著,自己擁有很棒的個性,可以幫上大哥哥很多事,和大哥哥的關係不只是合作的同伴,更是像家人一般更為親密的存在,不知為什麼得明明等一下還要接受打針抽血的痛苦,看著眼前這個人,待在他的身邊就好像得到某種力量,覺得自己可以忍受疼痛,乖乖地讓面具人替她抽血。

然而少女沒有發現的是,出久雙眼裡更深層的東西,眼神中似乎有著深不見底的黑暗,像是要把人吞噬了一般,像惡魔般敘述著誘人的話語,吸引純真又無知的人一步步的走向恐怖的深淵而渾然不覺。

治崎再次體會了這個男人的可怕,其他人無論怎麼哄騙都無法進入壞理的心房,卻被這個第一次才見到的陌生人輕鬆的突破,得到她的信任,真是讓人越來越想得到你呢,綠谷出久。

最後等到壞理的工作結束,出久與死柄木兩人才離開,雖然治崎有預留客房要他們不必急著離開,等明天再出發也不遲,出久婉拒了他的好意,雖然沒有表現出來,但他知道死柄木不論是身體還是心理都不想再待這裡,而對於死柄木來說哪怕是一秒也好,他只想趕快離開這個令人厭惡的地方,想要回到自己的家,躺在舒服的床獨佔著出久。不過也與治崎做了約定,近期會再度前來,雙方雖然達成合作的共識,但最主要的任務還沒開始做,並和壞理約定了下次再一起玩,接著兩人便一同離開了。

待續    





後記:終於打完了!!!打到現在才發現快跟哨兵脫離了,不過這是哨兵文,只是表現得很不明顯(被揍),下一章應該可以回歸正題了,如果順利的話,其他人應該快出來了,非常期待寫出“那個人”和出久的相遇,感覺很好玩。感謝看到這裡的你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0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