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溺 1

  • 哨兵paro

  • 自我設定多

  • 出久黑化設定!出久黑化設定!出久黑化設定!很重要說三次

 

 

 

「我說,明明是要和我們合作,卻要我們大老遠的到這裡」穿著一身簡單黑色帽T,臉上有著大手的男子,心情不悅地向身旁的男子抱怨著。

「別這麼說嘛!弔君,老師都說了要好好和他們相處,同伴越多,這樣要對付英雄,才能輕鬆啊!」一旁的男子正安撫著他,留有一頭墨綠色又蜷曲的短髮,穿著整齊的西裝,雙頰上有著排列規律的雀斑,綠谷出久面帶笑容向死柄木解釋著。

「而且你看,這樣又多一個可以出門的理由,難得出來透透氣,也不錯啊,還是說,你討厭和我在一起?」出久面帶無辜的眼神望的死柄木,後者只是輕聲發出嗤的不悅聲後,便要出久加快腳步,前往目的地。過不了多久,他們倆來到了一棟外表相當平凡的房子面前停了下來。

「到了?」

「嗯,就是這裡了」語畢,這時門緩緩的開啟,裡頭走出來的是帶著鳥面具的男子,對著外頭的兩人說「我們以恭候多時,請跟著我來」隨後死柄木和出久就跟著面具男子進入屋內,屋子裡的擺設就和屋外一樣簡單明瞭,「原來這就是死穢八齋會的內部樣子,聽名字還以為會是像傳統的和式建築一樣,要不然就是會有像忍者居住的場所,有暗門或是從天花板掉落武器⋯⋯」出久開啟了他的碎碎唸模式,死柄木像是習慣般,聽著他的興奮的發言,突然,一陣爆炸聲響打斷他的話。

「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出久問面具男子。

只見面具男子緊張地跑向事故現場,接著聽到一連串的吵雜聲,「不是說過幾天才會覺醒的嗎?怎麼偏偏是今天?」

「老大才剛剛出去辦事,就發生這種事」

「對方可是那個孩子,又不能隨便出手傷到他」

「而且敵聯合的人也到了,這該怎麼辦呢?」如此爭吵聲持續進行著,雖然說身為客人出久知道自己不該輕易行動,出自於好奇心還是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他望向死柄木並說道「我去看一下發生什麼事,說不定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地方」身為哨兵的死柄木,本來是要避免自己的嚮導出久做危險的事,再說這次的合作,對方也是指定要綠谷出久一同前往,想想也覺得事情並不單純。這是的合作行動,原本是荼毘要和出久一同前往,死柄木不顧黑霧的反對堅持自己要親自前往,除了要看看對方在打什麼主意外,一大半是基於自己的私心,想要獨佔自己的嚮導,正準備要開口反對,出久搶先一步「要是我發生危險,吊君會保護我」一臉笑瞇瞇的說著。

「真犯規」死柄木用對方聽不到的聲音說著

爾後出久就立即趕往事故現場,死柄木則跟在旁邊,到達現場的兩人看見一位小女孩,有著一頭又澎又長的金髮,頭上似乎有著一個不完整的角,身上多處綁著繃帶,雙手緊緊抱著像是泰迪一般的熊,呆坐在地板上一臉驚恐地望著。而在小女孩的四周除了滿地的碎玻璃,壞掉的玩具及破爛不堪的床,更重要的是在那孩子頭上有著一塊搖搖欲墜的柱子,不知道何時會掉下來。

『這裡發生了什麼?這孩子是誰?怎麼會在這裡?』雖然心中有種種的疑問,但眼下的狀況是要趕緊救那個孩子,在面具眾人不敢輕舉妄動的狀態下,出久緩緩地走向小女孩,「嘿,你好啊!我叫綠谷出久,你叫什麼名字?」

「不⋯⋯要⋯⋯過來」小女孩細細地吐出句子,仍警戒的眼前陌生的男子

「我不會傷害你的,那邊很危險,先過來大哥哥這好不好?」說完出久慢慢伸出手

『每個人都這麼說,到最後還是被帶到那個房間,做那些事,他們都是一樣的』就在小女孩不願接受出久的同時,頭頂的上的柱子似乎是撐不住了,眼看就要砸向孩子時,出久一個箭步奔向小女孩,並緊緊地抱住他還輕輕的摸著頭「沒事了,因為我來了」在同一時間出久的精神體——一頭壯碩的獅子,從出久的身後出現,馬上衝向空中並且撞斷它,轟的一聲巨響,柱子四分五裂成些許的塊狀,此時的出久抱著小女孩迅速地離開現場。

精神體在完成任務後便回到出久體內,懷中的小女孩仍恐懼的顫抖著,女孩緊抱著小熊,小熊充滿敵意著看著出久,這時的出久發出信息素,一股柔和又溫暖的信息充滿在空氣中,小熊聞到這股瀰漫在空氣令人安心的味道後便消失了,女孩手中失去可以懷抱的事物,便慢慢的將雙手抓在一直溫柔抱著他的人的衣服上,像是要依偎這股溫暖般,小女孩的頭也慢慢向他的胸口靠近,並抬起頭雙眼凝視著這股溫柔的人。

「你沒受傷吧?小妹妹?」出久擔心的問候著懷中的小女孩

「謝謝你,大哥哥⋯⋯⋯⋯我叫做壞理」像是要回應之前的回答,壞理在說完自己的名字後便安心的睡著了,即使如此雙手仍緊握著出久的衣服不放。

「真是麻煩的小鬼」死柄木不悅地看著出久懷中的小女孩

「別這麼說嘛!才剛覺醒而且又是這麼小的女孩子,一定會很不安的」一邊說一邊像死柄木走去,危機解除後其他面具人紛紛向出久道謝,其中一位要將壞理抱回來時,出久連忙阻止他「交給我抱就可以了,要是吵醒她豈不是太可憐了?比起這個,你身上有沒有多餘的衣服?可以借我嗎?」面具人隨手將現場還可以穿的衣服拿給他,出久揮一揮上面的灰塵便輕輕的蓋在壞理身上。

這時,一位像童話故事裡的矮人,同樣也帶著鳥嘴面具的人,從遠方走來。「你們在拖拖拉拉什麼?連帶人來見老大這麼簡單的工作也不會嗎?」

「真是非常抱歉,寶箱怪先生,那個孩子她突然的覺醒,一時解決不來⋯⋯⋯⋯」

「閉嘴,你們這群沒用的人,連一個小女孩都處理不好,等等看老大怎麼處置你們,總之先帶人見老大」說完這些話,那人便走掉了。

「實在非常抱歉,還請兩位跟著我」由一開始的面具人帶領著死柄木兩人前往,而剩下的人則是收拾善後。雖然想問的事情跟山一樣多,不過最終的目的還是雙方彼此的合作,這個首要任務要先完成才行,出久心想。接著他們終於來到目的地,門的另一邊,死穢八齋會的老大就在那裡,面對眼前的情況,出久頓時有點緊張。

「老大,死柄木先生和綠谷先生已經到了」面具人敲一敲門,並說道

「請他們進來」沈穩又帶點威嚴的語氣,爾後面具人將門打開,映入眼簾的是身穿黑色襯衫及西裝褲,打著一條白色領帶,一頭乾淨利落的黑色短髮,一樣帶著鳥面具但不同的是僅是將嘴蓋住的鳥嘴面具,就像是跟屋子擺設融為一體的簡約風格,他就是死穢八齋會的首領。

「你可以下去了」語畢,面具男則離開了現場,留下出久兩人。

「請先就坐吧,我是治崎。首先,先謝謝你們照顧我的女兒壞理,她似乎添了不少的麻煩,沒能好好地掌握她的身體狀況,是我的責任」只見男人一臉抱歉地說道

「閒話家常就免了,你們的家務事我沒有興趣知道,趕快切入正題」或許是忌妒心作祟,看著出久小心翼翼地抱著那個孩子,恨不得趕快離開這個地方。出久一臉無奈的看著他,用眼神示意他講話不要太衝動,今天可是來和人家合作的,但後者並沒有理會。

「那我就單刀直入的說了,綠谷出久,我要你成為我的嚮導,成為我的人」

「⋯⋯⋯⋯咦?」這是綠谷面對對方的老大所講出的第一句話。

待續








後記:第一次打文,有很多不通順的地方請見諒。出久不是蘿莉控,我才是。應該有很多東西要打,因為能力不足沒能寫出來,之後會慢慢補的,不管是all出久或是出久all都可以的我只要電波有對到都可以吃,明天要上班先這樣囉!感謝看到這裡的你!


 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32 )

© 小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