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野

MHA入坑中,出久好可愛

[mha] 臥底

温馨提醒:很短,很甜,很少女(?),cp治出,雷者迴避


















跨坐在黑髮男子的身上,手中的枪高举在他的面前,只要自己轻轻一按,事情就可以解决,一切都会结束,之前的失误都会一笔勾销,甚至往后的日子不愁吃穿。


「⋯⋯你还在犹豫什麽,出久?」自己却迟迟无法下手,被对方催促着,接着将手上的枪丢在一边,哭倒在对方身上,不断的道歉要对方不要原谅自己,双手紧抓着对方的衣袖。


「你不打算动手的话,就换我了⋯⋯」要出久先起来,自己则是一边捡起一旁的枪一边起身,接着对准坐在地上的出久,看见对方的举动,出久端正的坐着,朝对方露出微笑,说着开枪吧。


「⋯⋯有遗言吗?」有很多要交代的事呢,帮我和坏理说对不起,无法遵守和她的约定、这个月的帐单还没缴、私房钱藏在海报后面、你的衬衫被我穿走了⋯⋯都是些不重要的小事。


「虽然会造成你的困扰,反正我都要死了,最后的最后就让我任性一下⋯⋯从第一次见到你,我就被你吸引⋯⋯我喜欢你,应该说我爱你,廻⋯⋯」眼神坚定的说着爱的告白,然后闭上双眼,接受被对方杀死的结果。


太好了能在死之前说出来,虽然得不到他的答案,真的没有遗憾了,出久坦然接受,枪抵在自己的后脑上,接着ㄧ阵枪响,治崎将枪内的子弹全部射完,随后有东西倒下了,流出来的液体洒满一地,是红色的。


「⋯⋯为什麽?」出久疑惑的望着治崎,明明是对准自己脑袋的枪,在开枪的同时,转向另一边放在桌上的油漆桶,为什麽不杀死自己,为什麽要让这样的我活着?


「我可是背叛你的信任⋯⋯为什麽?」


「打从你进来的时候,就知道你是卧底了。」治崎笑笑的说出来,引来对方不解的神情,丢掉手上的枪,抱住出久将他压制在自己的身下。


你那拙劣的演技,让人怀疑是不是被抛弃的棋子,明明是间谍却连一份组织的相关文件都没有交出去也未免太逊了吧,通常只要为主人挡下一颗子弹,就足以获得认同,偏偏你那顽固的使命感,挨了两次子弹也未免太拼了吧,细诉着对方在自己组内做的种种傻事,在最后的紧要关头,仍无法下定决心杀死自己,明明给你机会了。


「⋯⋯既然放你一条生路,你的性命将由我决定。」想想也是,与其痛快地杀死自己,还不如留自己的一条命,慢慢的折磨,碎碎念着自己接下来的命运,都已经这麽明显的暗示,对方似乎没有理解,直摇头后拿掉碍事的口罩,朝出久的嘴一吻。


「你⋯⋯等等⋯⋯嗯⋯⋯」还来不及反应硬是被对方吻着,甚至张嘴伸出舌头进入自己的嘴裡,随着对方强烈的邀约,闭上双眼跟着治崎的步调走,手也慢慢地绕到对方的背上,享受着此刻的时光,事后抹去出久嘴角多馀的唾液然后舔去,看着底下因为刚刚激烈的运动,脸早已红透的人。


「答案很明显了吧⋯⋯?」轻轻的在出久耳边说着,接着将对方报在自己的怀裡,感受到对方的温度及听到他的答案,眼泪又不争气的落下了,想起了之前电影裡女主角对男主角说的话——会永远在你身旁,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[mha] 溺 5


才正要發就說有敏感字眼??超清水的說~~

[mha] 悖德 5

abo设定

这篇是治出喔,雷者自行迴避

自我设定有

时间订在出久成为最棒的英雄打击坏人,之后才遇到治崎的故事

大概是治崎A、出久O,出久被治崎吸引而陷入英雄和敌人间的纠葛之类的,考虑到自己身为英雄,却被敌人的他深深吸引着的故事⋯⋯

之后可能怀孕生子剧情,雷者自行迴避

纠结的一篇















所谓的英雄都是很忙碌的,更别说是身为和平象徵的他,更是比其他人还要辛苦。与小胜见面后,虽然是以不愉快的方式收场,但也过了一段时间了,即使偶然在救难现场遇到,出久还是会打招呼,不理会对方的问候就走开也是意料之中的事,出久并没有介意。


对于上次小胜的忠告,出久不是没想过,只是选择性的不去想,自己的伴侣是治崎已经够让人头痛了,更何况自己偏偏被这样的人吸引着,自己也是没救了,要是再发生突发状况,自己一定会承受不住的。


一如往常出久到事务所工作,出门前还因为早餐没吃完的关係,被坏理关心了,问自己是不是生病了,除此之外,时常觉得噁心想吐,身体越来越疲惫,或许真的是生病了,身为no.1的英雄,怎麽能疏于身体管理,今天下班就给恢復女孩看看。


最近都在下着雨,阴雨绵绵的,即使是下雨天,英雄还是要出勤的,和前辈两人一同到街上巡逻,拜科技所赐,英雄装备有防水的材质,在这样的雨天裡,不至于淋得全身湿哒哒的。出乎意料的,今天在街上没有发生任何事,也因为下雨的关係,前辈说了既然没什麽事情发生,就早早回到事务所吧,于是两人就回到事务所,一开门,就闻到浓浓的饭菜香,原来是叫了外送,叫辛苦出勤的两人赶快来吃。


出久一闻到食物的味道,二话不说立马跑到厕所,留下疑惑的众人,吐了些早餐后,出久在洗手台上用水拍拍自己的脸,虽然出久嘴巴上说没事,只是胃不舒服而已,看到他脸色苍白,前辈当下要求脱下英雄装,自己要亲自带他去看医生。


就这样两人到了恢復女孩的诊所,前辈在外头等,让出久一个人进去,你很久没来了呢,一开口恢復女孩笑着说,这样也好,老是把自己弄得坑坑疤疤的,看了很心疼呢,像是奶奶般关心着自己,出久露出微笑。


经过一番检查后,结果出炉了,是怀孕了,恢復女孩不知道该用什麽表情面对那个孩子,基于医生的责任,该注意的要小心的一一告诉了出久,还塞了本妈妈手册给他,叫外头的人带出久回去。


看到出久脸上的表情,大概也猜到了,一路上出久试着说些缓和的话,要前辈不要太担心,自己会和伴侣好好的谈,在出久的要求下,载到某街口就放出久下车了,前辈拿了伞给他,要他好好休息,明天不来也没关係,到家后要记得回报,别像上次那样,之后便离开了。


笑着向前辈道别后,走在街道上的出久,为了避免被民众认出,将衣服上的帽子戴了起来,虽然拿了前辈的伞,却没有想撑的意思,或许只有雨水能让自己清醒吧?往暗巷裡去,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交界处,只要一通电话,那个人就会来接他了。


看着萤幕上的号码,看见那个人的名字,才终于醒过来,意识到从刚刚到现在到底发生了什麽,随着大脑不断的思考,知道自己正面临着什麽,跪在暗巷中,任由雨水不断的拍打自己。


双手摀住自己的嘴巴,不让痛苦的悲鸣过分的发出声响,流在脸上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,雨还在下着,身体早已湿透,脑中还浮现恢復女孩的话,不断提醒着自己的身份,藏在心中潘朵拉的盒子打开了,小胜的忠告、医生的交代、前辈的关怀,正不断向出久逼进,要他接受事实。


谁来救救我,可以来帮我吗,有谁⋯⋯⋯⋯?


「你打算跪在这裡一整天吗?」熟悉的声音,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伴侣,治崎,回头看见治崎撑着伞,正确的来说是有人帮他撑伞,看到伴侣跪在地上,伞好端端被放在地上,虽然戴着帽子,仍可以看到脸上痛苦的表情及不断流着的泪水。


让手下先离开后,自己走到出久旁边陪他淋雨,将身上的外套披在对方身上,正要扶着对方起来时,出久一头栽进治崎的怀裡,早已湿成一片的出久,也弄湿了对方,双手紧抓着治崎不放,闷在对方怀裡发出细微的哭声。


无可奈何之下,治崎抱起出久,走回暗巷中到根据地,全身湿透的治崎立马脱下衣服,看到出久无动于衷地坐在沙发上,嘴裡还唸着什麽,有些生气抓住对方的衣服,要出久换下衣服,嘲讽地说着英雄连自我的身体管理也不会吗。


原本失了魂的出久,听见关键字后,反抓住治崎的手腕,愤怒又带悲伤的表情说着,像我这样的人,根本就不是英雄!说完后又马上向治崎道歉,并放开对方的手腕,换上乾淨的衣服,用毛巾擦拭自己蓬鬆的头髮。


放下手上的毛巾,与治崎一同坐在沙发上,对方早就换好衣服,脸上的面具因为淋湿的关係,便拿了下来,少见的看见对方露出完整的面貌,该从哪裡开始呢,出久小心翼翼地说出自己怀孕的事实。


不敢看治崎的表情,像是寻找支柱般,最终将双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继续说着,事务所的前辈知道了⋯⋯前辈还说明天可以请假,真是温柔呢,被大众知道也是时间上的问题,不过,还没暴露伴侣是谁,该说是幸运吗?然后啊⋯⋯眼泪再也支撑不住再度流下,声音开始哽咽起来,无法继续说下去。


「⋯⋯⋯⋯」眼睛有些红肿,加上怀孕的关係,有些疲倦了,但出久知道还不能睡着,在问题还没有解决前,虽然不知道该怎麽做,现在两个人是一同坐在沙发上,出久依靠着对方的肩膀,左手紧握着治崎的右手,抬头往治崎的方向看,与对方目光交集后,本想开口的出久,却不知道该从何处说起,仅仅只是注视着对方。


「你不想要孩子?」治崎率先打破沉默,换来的是对方睁大双眼的看着。


「…这…我不是…」无法完整的说出话来,出久反问治崎,这个孩子可以生下来吗?要是这孩子的身份曝光,光是用想的就觉得可怕⋯⋯明明是想成为笑着拯救他人的英雄,既然得到了个性,就要贡献自己的力量才是,而且我可是和平的象徵啊!


出久继续激动地说着,明明是背负着no.1的英雄,却因为自己的私慾导致民众对英雄的观感下降,欧尔麦特辛苦维护的名声,被自己在一瞬间给摧毁,这样的事情要是发生的话⋯⋯边说边摀住双耳,像是听见民众不断责备的声音,颤抖不已。


「你给我冷静下来!」


大声斥责对方的同时抓住耳边的手,试图要出久冷静,被治崎这样一吼,自己确实停止脑袋的思考,泪流满面地看着对方。


放下抓住出久的手,往对方的脸上一捏,出久痛的叫出声来,揉着自己的脸颊,接着治崎拿着毛巾,擦拭着对方红肿的双眼,明明是英雄怎麽这样死脑筋,被对方责备着。


那就生下来吧!治崎接着说,你不觉得你对于自己太过严苛?身为O的你努力着维护社会的和平,仅仅只是一个孩子,被众人所唾弃,那也只不过是证明的民众的愚蠢罢了,这样的人有保护的必要吗?


出久哑口无言,治崎继续说着,嘛,其实英雄有很多种形式,不一定要站在第一线,话说,你不是雄英毕业的吗?当老师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向出久提出建议。


「还可以继续当英雄吗⋯⋯?」听到最想听的话,露出久违的笑容,真的可以留下孩子和保持着英雄的身份吗,出久仍不敢相信,对了,要先给前辈发讯息,不能再让他们担心了,明天还是先请假好了,总觉得好累⋯⋯倒在对方的怀裡喃喃自语着,双手紧紧抱在肚子上,闻着治崎身上的味道,是让自己安心的味道。


「适度的休息是必要的,累了就先睡一下吧。」听到对方说的话,出久乖乖的照做,累倒在治崎身上,治崎拿着出久的手机,打了几行字后传送出去。





「终于传讯息了!请假是没什麽问题⋯⋯之后的才是⋯⋯」前辈看着讯息,叹了一口气,接下来该怎麽报告呢?


「⋯⋯⋯⋯这裡是?」出久一醒来发现自己不是在沙发上,而是睡在床上衣服也被换上另一件了,隐约地记得和治崎说了怀孕的事然后⋯⋯对了,还没给前辈发讯息,明明对方交代自己一定要报告的,急忙地找手机发讯息,发现手机早就发出显示的亮光,点开一看竟然是前辈的回复,叫自己要注意身体,明天再讨论今后的事,好好休息。


感动得落下泪,明明是自己的事,却让大家这麽的担心,自己也要好好的振作才是,抹去脸上的泪水,整理好服装踏出房间外。


后记

这章卡了很久,写到出久崩溃的同时自己也崩溃了(囧),大概又会卡一阵子不好意思。题外话,id=8901566这篇治出很好看,大意是从出久尚未有个性(遇到欧尔麦特前)就已经和治崎有所接触,然后在之后的事件裡(遇到欧尔麦特得到个性、参加入学考试、敌人来袭、体育季、英雄杀手、合宿、小胜被抓走、欧尔麦特引退)写出两人的彼此间的互动,到最后的经典场景,在巷子口的相遇,然后就⋯⋯不雷了,自己体会~~



















[mha] 日常 6

  • 黑道paro

  • 没有个性的设定,大家都是普通人

  • 自我设定有

  • 设定坏理是治崎和出久生的设定,雷者自行迴避

  • 看见P网小说有写到治崎和出久的文章就想写写看,有参考作者的设定

  • 这篇是治出喔,雷者自行迴避

  • 自创角有

  • 大概是个坑







「轰叔叔!」坏理开心的跑向对方,或许是见到思念已久的妈妈,心情非常高兴,轰心想,不过怎麽没见孩子的父母呢?

「怎麽只有你一个人,你的父母呢?」轰把坏理抱了起来,坏理正在玩自己的头髮,说爸爸有重要的事要跟妈妈说,要坏理先过来。轰喔的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,抱着坏理走到餐厅裡用餐。

另一方面,在房间裡的两人还持续着,依旧是站在牆边。或许是被治崎的举动吓到,又或是身体的伤口裂开,出久的脸色发白,接着靠在对方的身上。

「……对不起………」因为脸压在对方的胸前,再加上带点哭腔的声音,声音相当微弱。

「………………」治崎叹了一口气,拿掉脸上的面具,接着手离开牆面,转变成抱着对方。因为身高的关係,低下头仅看见对方的头髮,和坏理一样非常蓬鬆的头髮,学着出久平常对孩子的方式,自己也轻轻的摸着对方的头。

知道治崎总是宠着自己,这次是自己太大意了,让他如此的担心。出久抬头看向对方,看见他因为自己露出了痛苦的表情,心裡很过意不去。脸上的泪水不断的流下,滴在治崎的衣服上,知道出久爱哭的个性,伸手抹去眼角的泪水。

「⋯⋯之后的等回去再说,先处理你的伤口⋯⋯」说完将人抱起在房间的沙发上。出久无力的躺在沙发上,任由治崎的处理,褪去外套,一一地解开衬衫的扣子,缠绕在身上的绷带映入对方的眼裡,还有些许渗出的血渍。

真的是很乱来呢,治崎心想。由于身边也没有医疗箱之类的东西,治崎传了简讯要求手下买一些简易的包扎工具,送到现在的房间裡,按下送出后,看向累瘫在沙发上的出久。

「是不是很久没看见我傲人的身材?」出久开玩笑地说道,治崎说你竟然还有心情开玩笑,真是服了你了。顺手摸了对方的头,发现温度有点高,用自己的额头接近对方的,接着又再度拿起手机……

此时的轰还带着坏理,爸爸和妈妈讲好久喔,小女孩不高兴地抱怨着。突然电话响起,看着萤幕上的号码,立刻接起电话,与电话的那端简短的对话便挂上手机,接着拨打一个号码——

「妈妈!」听见充满超气的声音,知道是自己最爱的女儿坏理在叫着自己。挣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,手上还吊着点滴,身上的伤已经包扎好了,这裡是⋯⋯?疑惑的看着身边的人。

像是知道出久的疑惑,坏理开始说着,爸爸说妈妈因为工作太累了,所以发烧了。爸爸还说为了要妈妈好好的休息,接下来的两个月都要坏理照顾妈妈,坏理会努力的,充满稚气的声音说着。

出久摸摸坏理的头,说着那就拜託你了,我的小护士。

一个敲门声,接着门打开了,进来的是治崎和一名眼镜男子。经由治崎的介绍上,深蓝色头髮戴着眼镜的男子,名叫饭田天哉是名医生,算是轰的朋友。

知道是饭田帮自己治疗,出久郑重的感谢对方,饭田笑笑的说这本来就是医生的本分,交代要好好的静养后便离开了,房间内只剩出久一家人。

这时,在治崎的帮忙下出久坐在床边,伸出手抱起坏理在自己腿上,要求治崎稍微靠进自己,治崎不疑有他的往出久的方向移动。

接着出久一手抱着坏理,另一手抱住治崎,将他们两个紧紧的抱在自己的左右边。

「对不起,让你们担心了…真的好想你们…」坏理笑着说妈妈也在撒娇呢!治崎则是用手拍着出久的背,静静的享受这休闲的时间。

「妈妈,这个让坏理来就好了!」坏理抢走出久手上的准备擦拭的抹布,咚咚咚地跑向桌子边,拿着抹布开始擦桌子。

自从上次回来后,自己就像是真正的大爷,被人服侍得好好的。工作方面大都由治崎处理,真的要由自己亲自出面时,治崎会要求对方到本家来,也就是说不会让我离开本家一步的。看来真的是让他非常的担心呢⋯⋯

也因为这样,自己的女儿非常地听话,要是有勉强的行为,会尽力地阻止自己,甚至还会和治崎告状!?什麽时候她们的感情变得这麽好了?

看样子至少在坏理在家的这段期间,自己无法离开家裡一步,如果是这样还好,但要是坏理开学了,依旧无法到外头的话⋯⋯想想还有些可怕,应该还不至于会这样吧?现在乱想也没用,等治崎回来再说吧,接着走到坏理旁边,看看有没有擦乾淨。



另一方面,治崎坐在沙发上,与另一头的人聊天着,与其说是聊天倒不如说是一场交易也不为过。坐在对面的不是别人,是上次意外救了出久的爆豪胜己,坐在旁边的是切岛锐儿郎,以及站在身后的上鸣电气和濑吕范太。

即使在别人的地盘,治崎一脸轻鬆的和对方聊着,虽然回复的都是切岛。当然治崎也不是一个人单枪匹马的来,他身后也是站着两位戴着面具的手下,不同的是因为是全脸的面具,看不到对方的表情,身为同样站着的上鸣和濑吕感到有些压力。

「⋯⋯大致上是这样,有问题在彼此联络,合作愉快。」边说边伸出手。

「哪裡哪裡,彼此彼此!!」切岛连忙握住对方的手道谢。

「⋯⋯最后有件事想请你们帮忙,算是我个人的请求」接着从西装裡拿出照片放在桌上,切岛一看发现这不是打伤出久的集团老大,和旁边另一张不知道是谁的照片,疑惑的问着治崎要怎麽帮忙。

只要你们不插手就可以了,治崎继续说着,只是想要让这个集团消失仅此而已。切岛吞了口口水,所谓的消失指的是⋯⋯?

「言下之意,你要不留活口的杀光整个集团的人,我没说错吧,戴面具的?」许久没开口的爆豪回话了,毫不避讳的给对方取了绰号,一旁的切岛紧张说怎麽可以乱取名字,要爆豪向治崎道歉,爆豪生气地说着到底谁是老大,竟敢指使我,和切岛斗嘴着。

可怜的是站在沙发后的两人,对方的手下虽然带着面具,即使看不到表情,仍感觉得到有股浓浓的杀气锐利的朝向这边。好想回家,上鸣心想。

治崎笑着说没关係,毕竟是组织的传统,自己不会在意有什麽奇怪的绰号,希望对方答应自己的要求。

「要是我拒绝呢?」爆豪试探性的问着,此时,从对谈开始总是笑笑的治崎,表情瞬间变得严肃,声音也低沉的吓人,像是要杀人般的眼神看着爆豪。

「⋯⋯只好连同你们一起解决了。」治崎冷冷地说着,身后的手下似乎也在蠢蠢欲动着,见情况不对,上鸣和濑吕两人也准备就绪,切岛更是一手护着爆豪,脸上流了一道汗。

「老子也没傻到会和你作对,治·崎·先·生」似乎很不情愿的叫了对方的名字。

「还有叫你的面具手下把东西收起来,在老子的地盘亮出武器,会不会太嚣张了,搞清楚是谁救了你那宝贝的『妻子』,要交易也好,要灭了也好,都跟我没关係,就算没有你们,凭我的本事一样也可以。还有,不要在我的地盘上闹出什麽灭门惨案,不要随便弄髒我的地方。」爆豪一连串的说着,切岛看见爆豪毫不畏惧对方,心里想着真不愧是爆豪,再度崇拜起自家的首领。

治崎一个手势要手下收起东西,表情不再是严肃的脸。绝对不会给你添麻烦,治崎向他说着。

临走前爆豪叫住治崎,说着你的「妻子」还欠自己一个人情,要他不要忘记了。会向内人转答的,然后离开房间。

站在沙发的两人,一见到对方离开马上跌坐在地上,真是太可怕了,上鸣呐喊着。要是真的打了起来,一定是没胜算的,濑吕附和着。切岛也吓出一身汗,说着你怎麽可以这麽冲动,要是对方真的动真格,早就没命了。

「他不会动手的。」爆豪直接打脸切岛一行人,爆豪继续说着,向他这麽爱护他的「妻子」绝对不会轻易打起来的,更不用说自己还是救命恩人,爆豪很肯定地说着。仔细想想应该趁机多捞一些好处才是,反正还有机会遇到,毕竟还欠自己一份人情。




「啊,是爸爸回来了!」坏理开心的跑了过去,治崎见到女儿跑来,学出久一样摸着坏理的头。

「今天过得如何,妈妈有乖乖地待在家吗?」询问着坏理,孩子一一的报备今天发生了什麽,做了哪些事。出久笑着说怎麽立场交换了,自己反而是小孩了呢!

接过治崎身上的外套,吻着对方的脸,说着欢迎回来,表情柔和的看着对方。感受到出久热情的视线,说着好久没有两人独处了,今晚如何?知道治崎在暗示什麽,马上就脸红的出久,说着等到坏理睡着,就⋯⋯害羞的接不下去。

「爸爸要独佔妈妈好奸诈喔,坏理也要加入,好不好,妈妈?」坏理向出久撒娇。这不是可不可以的问题了!试图让自己冷静并想着要如何和孩子解释,出久陷入烦恼中,治崎抱起坏理拉着出久,说着机会难得三人一起洗澡吧,还没反应过来的出久只是嗯啊的回答着。一家人开心地笑着。

待续



后记

有想过要不要写因为治崎灭了组织,出久不满为何为了自己,弄坏八斋会的名誉,对此还和治崎大吵一架,之类的故事。但太虐作者(?)还是算了~~粮已经不够了还要逼自己吃刀子也是够M的。


[mha] 日常 5

  • 黑道paro

  • 没有个性的设定,大家都是普通人

  • 自我设定有

  • 设定坏理是治崎和出久生的设定,雷者自行迴避

  • 看见P网小说有写到治崎和出久的文章就想写写看,有参考作者的设定

  • 这篇是治出喔,雷者自行迴避

  • 自创角有

  • 有流血、暴力

  • 大慨是个坑
















「…嗯…嗯……」坏理发出声音,揉揉眼睛,一睁开双眼,发现床上只有自己一人,妈妈到哪裡去呢?


发现另一张床上躺了两个人,是爸爸和妈妈。看见爸爸抱着妈妈睡觉,只有坏理自己一个人睡,坏理从床上下来,跑向另一张床,接着从床尾鑽进去,慢慢的爬向妈妈的怀抱。


穿越种种障碍,坏理终于可以躺在出久旁边。这时一旁的治崎微微的皱起眉头,想着是谁打扰悠閒的睡眠,看见坏理应是挤在自己前面,想着又是你,无奈地坐起来,轻轻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,嘛,差不多该起床了。


「⋯⋯嗯⋯⋯是坏理啊⋯⋯早安」感受到些许的声音及振动,出久轻轻地拍着坏理的头,接着给了她一个早安吻,慢慢地起身坐在床上伸伸懒腰。


等不及对方的动作,治崎乾脆先行动,往出久的脸颊一吻。但对方是乎还没醒,面对自己的举动没有反应,想着再来一次,往对方的嘴前进时,感觉治崎的脸越来越接近,终于清醒的出久,伸出双手遮住对方的嘴,说着我已经醒了。


然后是一连串的梳洗换装和享用美味的早餐,同时出久也将昨晚的整理好的情报,一一告诉治崎,喝了一口咖啡,表示会好好处理不用担心。


向出久说声抱歉,因为这样无聊的骚动,无法让他和崇拜的演员见面,时间可能又要再重新安排,出久则是笑笑的说谢谢治崎为自己做的一切,反正有的是机会。



也因为昨天的骚动,今天的行程通通取消了,治崎也因此多出时间,想着自己也好一段时间没有陪出久他们,趁这样的短暂休息,陪伴着他们也不错。


于是开口问问出久有想要去的地方?后者笑笑的说着和你在一起去哪裡都好,不经意地说出令人动心的话,不但向自己露出笑容,甚至还牵起自己的手。弄得治崎不知如何是好,要不是坏理在这裡,今天一整天在房间裡度过也不错⋯⋯


见到治崎没反应,出久想到难得出来,就帮坏理买新衣服和玩具吧!有了目标后就立即行动是出久的原则,走到坏理身边,抱起爱女说着今天和爸爸妈妈一起买东西吧,坏理高兴地露出笑容。


一家三口走在路上,治崎依旧配戴他的专属面具,因为没有出席重要场合,出久和坏理则省去戴面具的麻烦,像普通人一样逛街。两个人兴奋地跑来跑去,小孩子本来就精力旺盛的,但出久不是很晚才睡,真佩服对方还有这样的精神。


在玩具区,如果是坏理吵着要买东西就算了,反倒是出久比孩子还要兴奋,想着既然买了A玩具就一定要买B玩具一起玩,但是B和C玩具的组合也不错,一脸烦恼的思考着,然后用非常凝重的表情询问我的意见,难怪有人说有了孩子后,会变成宠小孩的父母,笑着和他说全部都买不就好了?顿时解开他的烦恼,开心的和我说你真的很宠孩子的话。


事实是你的一举一动才是我所关心的,某种程度上女儿大概是情敌吧,治崎如此的想。


快乐的时光总是如此的迅速,马上就到了夜晚,在餐厅裡吃完晚餐后便坐上车子,准备回家。




接着就是暑假的到来—


说到暑假就是小孩最喜欢的日子,可以尽情的玩乐,对坏理来说更是如此,一想到可以整天和妈妈在一起,忍不住就笑了出来。


直到听到爸爸说,因为工作的关係,妈妈必须出差离开家裡,粉碎了坏理的美梦。


「不能带坏理去吗?我会乖乖听话的…」泪光闪闪的看着出久,差一点心软答应女儿的要求,及时的被治崎阻止。


「…出久不是去玩的,是工作。你在旁边只会捣蛋!」听到治崎的话,坏理跑到出久身后,说爸爸欺负她。


出久连忙安慰爱女,说着如果可以的话当然想带着她,但这次的工作有点麻烦,出差完后马上就要发表,时间很紧凑,不过出久答应坏理每天晚上都会和她通电话。


鉴于上次会场的骚动,治崎决定多派几个人在出久身边保护他却被拒绝了。出久认为与其将人力都给自己,不如留在本家保护治崎和坏理才对,只需要两个人就足够了,再加上自己出差的这段期间,大部分会待在饭店裡整理资料,不太会出门,请治崎不用担心自己。


看见出久如此的坚持,自己也不在说什么,依照对方的需求。就这样,出久整理好简单的行李后,搭上车出发了,出发前不忘给治崎和坏理各别的吻。


抵达饭店后,出久开始忙着整理资料,简单的交代手下工作后,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,便一头栽进工作中——一转眼,马上就到了晚上,出久稍作休息,请手下准备晚餐,开始拨打电话,不一回电话马上被接通,充满超气又急切的甜甜声音说着。


「妈妈——」知道是出久打来的电话,接通后治崎将手机交给坏理,坏理一拿到开心的说着,说自己很想妈妈,有乖乖地写作业,听爸爸的话之类。出久称赞她是个好孩子,自己也很想坏理,接着,坏理将手机还给治崎说是妈妈要找他。


然后电话到了治崎的手上,出久说着因为资料比想像中的多,而且还有缺少的地方,必须要到其他地方将不足的部分补齐,明天可能要到其他地方找资料。他知道出久一旦认真起来,谁也阻止不了,交代他要小心外,也提醒着要注意身体。出久开心地笑着,说着你也是便挂上电话。


隔天一早,出久在手下的陪同下,一一的寻找资料,但也因为这样,花费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才将资料收集完整。为了将所有的整理成可以讲解的报告又花了一天的时间,当然也没忘记每天和坏理的通话。结果就只剩下最后的两天了,嘛,看起来是有点赶不及,不过以自己的能力来说,剩下的演讲没什么问题,想想自己已经累了几天,剩下的时间想好好休息。


在今天的时间裡,决定好好的参观欧尔麦特的纪念馆,其实也是在找资料的时候发现的。看起来是最近才开幕的,有各种的收集活动,身为他的粉丝怎么能错过。于是出久开心地参加活动,到了最后一关的快问快答中,因为一时的疏忽,晚了几秒举手,失去了问答的机会,没得到限量的娃娃,失望的离开现场。


正要离开时,被身后的人给叫住了,回头一看,发现对方竟然是以前在当警察的前辈,开心的和对方聊天顺便找地方吃饭叙旧,后来两人到咖啡店裡吃晚餐。


才发现前辈因为受伤的关係,也辞去警察的身分,和自己有类似的遭遇,出久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前辈笑笑的说,人生嘛总会有许多意想不到的事,算是给自己的考验吧,努力克服总有办法的,看见前辈还是像以前一样开朗,就放心了。


离开前前辈还送他今天没得到的限量娃娃,说是自己对娃娃没兴趣,记得出久喜欢就送你了,出久向对方道谢后,双方留下了联络电话,就告别了。


但出久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,半夜裡就接到前辈打来的电话,说是在当警察时的仇家,现在找上门了,他们和警察很熟,怕是不会有人帮忙了,希望出久能帮他。


出久知道警察的关係複杂,怕前辈出事,但又不想让手下出面,怕是会让八斋会深陷其中,治崎会有麻烦,不想製造他的困扰。


决定偷偷地找前辈并救出他,出久瞒过手下的耳目,离开饭店前往指定的地方就前辈,一到达目的地后,出久拿着手机当照明,小心翼翼地找人,看见前辈倒在地上,立马冲上去扶着他。


看见出久的到来,前辈露出笑容说着你来了,只是这样的笑容让人直冒冷汗,笑得很狰狞。

「那我的任务就结束了吧?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。」前辈说完后,慢慢从地板起来,走向出久身后,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空间,聚集了许多人,包围着出久。


「前辈⋯⋯?」充满疑惑的出久,瞪大双眼看着昔日的友人。而始作俑着默默地道出他的故事——同样是失去警察的身份,自己却是穷困潦倒,最后沦落为溷溷的一员。失去妻子,失去家人,失去可以安心的场所,每天浑浑噩噩地度日,你却是幸福的,为什么?


现在的前辈双眼空洞,失去了原先耀眼的光芒,看着这样的前辈出久有点捨不得,想着要如何唤起以前开朗的他。


「所以他们给了我一个机会。」前辈继续说着,把绿谷出久交给他们,我就会得到我所失去的一切,所以为了我的幸福,出久你就牺牲吧。说完后匆匆地离开现场,像是不想知道出久会怎么样。


「被朋友背叛得感觉如何?」黑影中有一人默默说着,大概也是黑道的人,出久猜想。群众开始喧闹起来,讨论要怎么处置出久。


有人提议像八斋会威胁,要求大笔的赎金,要不就只能看见尸体。或是乾脆拍虐待直播好了,发到平台上吓吓他们,诸如此类可怕的提议。但面对众多的人数,自己处于不利的状态,只能静等他们的处置。


「首先,还是先这样吧。」说完,一名男子朝出久的脸上一挥,来不及反应的出久吃上对方一记拳头,脸部开始红肿,嘴角也渗出些血,痛苦的趴在地上。


群众开始热烈鼓掌欢呼,而男子继续他的暴行,用力地踩住出久的手,出久痛得大叫,对方趁机抓住他的头髮,往后一摔,呈现大字型的动作,接着,男子用力踹着出久的胸,出久这时吐了一口血在对方身上,颤抖的手为自己的嘴角擦拭。


见到自己沾上对方的血,男子一脸厌恶的擦着,用力往出久的腹部一踢,出久蜷曲的缩在地上,紧紧抱着自己的肚子,接着男子走到旁边,离出久的头只有几公分的距离,抬起脚往地上的人头上,正要踩下时,突然,本是应该关着的大门,被用力地打开,传来一声响亮的声响——


「你们好大的胆子,竟敢在别人的地盘上闹事,是不想活了吗?」一头金髮眼神充满杀气的男子说着,看到躺在地上的人,立即冲向前去,朝男子挥了一拳,走到出久旁边,面有难色地看着对方的伤势,向后面跟着红色头髮的男子,说了几句话,便抱起地上的人离开现场。


等出久醒来已经是中午了,身上被大大小小的绷带包着,勉强的坐起身,看着周围的环境,看起来不像是医院的样子,对了,自己一声不响的离开饭店,还受了伤,他们应该很担心吧⋯⋯


这时,门被打开了,进来的是治崎为了自己派的手下,哭着说着怎么可以自己偷偷的离开饭店,还瘦了这么严重的伤,老大知道一定会杀了他们的。


出久一脸抱歉地说着,说自己不应该偷跑造成困扰,向手下表示绝对不会让治崎动手的。问到是否已经向治崎报告了?两人急忙摇头,说没胆打电话让老大知道。出久表示先不要报告,至少等到发表会结束,自己会亲自向治崎报告的。


「吵死了,再吵就把你们两个轰出去。」金髮男子带着午餐,来到出久的旁边。跟着后面的红髮男子急忙的缓颊说,爆豪没有恶意,只是希望你们能让伤者好好的休息,金髮男子一脸不屑的哼了一声,红髮男子开始向出久介绍。


原来自己昨天遇上金髮男子一直在注意的组织,金髮男子名叫爆豪胜己,是这地区的黑道首领,算是新的组织,刚成立不久,红髮的男子叫切岛锐儿郎,算是爆豪的左右手,处理各种杂事。


就在昨天知道他们可能有所行动时,爆豪立刻前往现场,刚好遇上被围殴的出久,顺便救了他,大致的经过就是这样。


该说自己命大还是运气好呢,要是没有他们的出手相助,自己早就在另一个世界了吧?即使身受重伤,在床上的出久还是郑重地谢谢对方,切岛急忙的说着出手帮忙是应该的,你还是好好养伤关心着出久。


接着开始享用爆豪带来的午餐,边吃边看着明天要演讲的内容,做最后的准备。看到出久准备的资料,切岛想到明天他们也要到相同的地点,想不到这么巧。这时出久灵机一动,拜託对方明天一同带上自己。


原本在今天晚上,治崎和坏理就会和出久见面,三人会住在同一家饭店,隔天在一起去现场。但以现在的伤势,怕治崎绝对不会让他出席的,这场发表会对八斋会来说也是很重要的,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破坏组织的形象。


出久想到至少可以先找个藉口,今晚先不要和他们见面,不想让他们担心⋯⋯切岛是反对的,说是要好好的养伤才是,怎么能让伤者到处跑呢?


爆豪倒是一脸嘲讽的看着对方说,现在的你连站着都有困难,还有力气发表吗?出久认真地向爆豪说着,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,面对当天的将近两个小时的演讲,相信凭自己的毅力可以撑过去,真诚的拜託爆豪可以协助他,明天带着他一起前往现场。


「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多久!」说完,离开了房间。切岛一脸无奈的表示出久太乱来了,出久笑着谢谢对方答应自己无理的要求,并表示一定会好好的报答的。


到了晚上,出久就和治崎通了电话,说自己明天会自行到现场不用担心,虽然治崎再三的交代这个演讲不用太认真,但一想到是出久的话,肯定会想要把事情做到最好,也就放任着出久的行动。


知道妈妈因为工作而且明天要发表了,今天没办法和坏理在一起,虽然稍稍地和妈妈抱怨了一下,但还是说着最喜欢妈妈,妈妈明天要加油等鼓励的话,出久笑着说我们坏理长大了,是个好孩子呢!在和治崎简单的问候便挂上电话,倒头向枕头一躺,带着阵阵的疼痛睡去。


隔天,在切岛君的帮忙下,替自己换上新的绷带,穿上西装坐上对方的车前往会场。特别拜託对方希望可以在不被认出的情况下,偷偷地前往休息室,等待自己出场。


理想状况是在演讲后再和治崎他们见面,减少暴露的风险,对方也做到了,还特地在外面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,接着替出久喷上现今最受女性亲赖的香水,目的是掩盖身上的药味,最后轮到出久演讲——


「现今资讯流通的社会,我认为可以⋯⋯」面对台下的听众,出久面带微笑,充满自信与朝气的语气,听众们各个为之一亮,专心的听台上的人,加上他可是八斋会的人,让人更加想了解,治崎和坏理坐在特等席听着出久的演说。结束后,出久获得全场听众热烈的掌声,向听众鞠躬后离开现场,朝向休息室走去。


走到一半时,被伤口痛到半跪在地上,一手扶着牆壁,一手抱着腹部,脸上慢慢地流出汗,表情相当痛苦。这时有人扶住自己,是爆豪君。


「你还真能撑呢!」还是嘲讽的说着,但依然扶着自己。正要慢慢走向休息室时,听到一声呼喊自己的声音。


「妈妈——」坏理高兴地跑向出久,出久立刻推开爆豪的搀扶,取而代之的是充满开心的表情,蹲下身体接住坏理。


坏理开心地往出久的脖子蹭蹭,说着妈妈身上味道好香喔,出久不好意思的说着为了赶进度,已经很多天没洗澡了,只好喷香水了,坏理笑着说妈妈好髒,骄傲的表示自己每天都有乖乖洗澡喔,出久摸摸坏理的头。


治崎也慢慢的走了过来,也蹲下身向坏理说着,有重要的话要和妈妈说,要坏理先去刚刚的地方找叔叔,坏理表示知道了跑向另一边。爆豪知道自己不需要继续待着,冷冷的丢下一句,自己看着办吧,也离开了。


走廊上只剩下治崎和出久两人,总觉得对方很生气的样子。接着治崎将出久抱起,走向离自己最近的空房,将门锁上。慢慢地朝出久靠近,出久本能的往后退,退到牆壁时,对方一拳用力的打在牆上,出久吓到不敢出声。


「你以为我闻不到你身上的药水味道?你应该有很多话要说吧,出久?」治崎几乎是愤怒的语气向对方说着,刚刚打向牆壁的手也慢慢地流出血,一滴滴的流在地上。


待续












[mha] 日常 4

  • 黑道paro

  • 沒有個性的設定,大家都是普通人

  • 自我設定有

  • 想寫可愛的壞理和治崎爭奪出久的故事,結果沒寫到

  • 設定壞理是治崎和出久生的設定,雷者自行迴避

  • 看見P網小說有寫到治崎和出久的文章就想寫寫看,有參考作者的設定

  • 這篇是治出喔,有轟→出,雷者自行迴避

  • 大慨是個坑

















台上的演員已表演完畢,一陣掌聲及歡呼聲,隨後是歐爾麥特與其他賓客的互動,不過大部分都是與孩子們遊玩就是了。


一想到等等就可以和期待已久的歐爾麥特聊天,興奮的表情全都露在臉上,這時治崎和他說有個人要介紹給自己認識,要出久和他一起去。


跟著治崎來到一個包廂,心想這麼快就可以見到歐爾麥特了,感覺有點緊張,在開門前先做個深呼吸,接著服務員打開了門。


一進房間,裡頭坐著的人不是金髮帶著招牌的笑容的演員,而是擁有半紅半白的髮色,左眼附近還有個燒燙傷,同樣穿著西裝的男子。


見到出久一家子進來,男子起身並點頭招呼。


「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,轟先生。」治崎率先開口。


「……沒關係。」說完坐下便看著出久,但出久似乎沒有發現。


依序入座的是治崎、自己和壞理,坐在同張沙發上。對面則是只有被稱為「轟」先生一人。或許是知道父母要談重要的事,壞理安靜的坐在出久旁邊,不吵不鬧的玩著別人送她的娃娃。


經由治崎的介紹才知道,對方是八齋會重要的金主,身為黑道的第一,除了自己本身的的實力外,擁有強大的金援是很重要的。轟焦凍,為轟家的末子,從某種程度來說和八齋會一樣,是近期由年輕世代接手的例子。


再次覺得自己果然被自己的丈夫保護得好好的,平時處理的大都是客戶的資料,就算真的碰到八齋會的相關情報,也都只是一般常見的資訊,自己做的只是對不合理的地方加以修正再給治崎看過,僅此而已。


和治崎交往到結婚甚至有了孩子,竟然連重要金主的資訊都不知道,出久默默地盯著治崎看,感受到對方的視線,治崎則笑笑的說在結婚的時候對方有來呢,不過是他的姊姊就是了。


「介紹就到此,先聊點輕鬆的話題吧。本來就打算找時間和你見面,沒想到被你給搶先了,藉這個機會好好聊聊也不錯。」治崎雖然一臉輕鬆地說著,但對方似乎執意要出久出席,還不清楚對方的用意何在。


「⋯⋯兩家金援基礎建立於上一代的友好關係,但身為轟家現任繼承人,有必要確認八齋會是不是值得繼續支援。」轟毫不猶豫說出這樣的話,絲毫不擔心只有一人的他,面對的是八齋會的治崎和自己。


「所以你認為現在的八齋會不值得你繼續?」面對對方犀利的問題,治崎反問著對方。


「倒也不是,只是想再確認而已⋯⋯你認為呢,出久先生?」轟竟然反問自己的意見,總覺得自己的決定關係到八齋會的未來,要好好地回答才行。


「現在的八齋會確實和以前不同了,變得更有組織性,有目標,不再只是單純的暴力集團,是個能善加利用人脈、情報的集團。我認為就算沒有金援的資助,延續上一代的事業到未來是沒有問題的。」為了好好地向對方說明,出久拿掉了臉上的面具,像是在介紹自家的產品般,充滿自信的雙眼,毫不畏懼的氣勢面對著轟。


明明是張稚氣的臉,眼神卻是那樣的認真,自己被這樣的神情給吸引住了,跟傳聞中的一樣呢,轟心想。


「⋯⋯真是有氣勢的發言,那我就接受了。」


「⋯⋯欸?」出久這才想到自己說了什麼不得了的話,說什麼就算沒有對方的資金也可以什麼的,該不會冒犯到對方了吧?出久內心無比的吶喊著。


「八齋會需要時,我們都會無條件提供的,不論是資金還是⋯⋯」轟微微的一笑,看著出久。知道對方並沒有生氣,要繼續支援著高興的雙手握著對方,不斷著說著感謝的話及露出大大的笑容。


「非常感謝你的幫忙,轟先生。下次請務必到寒舍來,會好好招待你的。」打斷出久的不斷道謝,伸出手向著轟。


「嗯,我會去的。」轟也伸出手握住對方,答應的對方的邀請。雙手被人熱情的握住還是第一次,還有些許的餘溫在手上暖暖的,但這份溫柔卻不屬於自己,心中有些許的失落,現在的轟還不是很明白為何自己有這樣的情感。


「有人要到壞理家玩嗎?」像是聽到什麼關鍵字,壞理開心的說著。出久也興奮地討論著問轟什麼時候要來,喜歡吃什麼之類的,和轟愉快的聊著。


但這樣的時間並沒有持續,突然的停電,打破這樣的時。四周黑壓壓的一片,雖然有緊急的照明設備,但三人還是不敢大意,保持著警覺。


「⋯⋯好暗喔,媽媽」壞理不安地抓住出久的衣服,出久安慰著壞理並把她報在自己的懷裡,問治崎現在得狀況如何。治崎說已經派人打聽情況,包廂外面有自己的人守著,要出久不用擔心。
也是呢,要是貿然得到外面去,就算有照明設備,也可能會被人攻擊也不一定,還是先待在這裡,至少還安全了點。


這時門外傳出碰碰的聲響,房間裡的人立即離開沙發,出久抱著壞理靠在樑柱的背後,治崎和轟則是分別站在門的兩側,兩人手上皆握著已經上膛的槍。


門就這樣被打開了,轟和治崎兩人迅速地用槍指著對方,治崎發現是自己人後要求轟先等一下,手下說現在外面亂成一團,會場那邊已經做好疏散的工作,要老大他們也趕快離開這裡,除了停電外,還有部分樓層發現有失火的跡象。


至於剛剛的聲響是為了打壞天花板的灑水系統,但還是沒有反應,而濃煙越來越嗆了,才趕緊跑來告訴老大。了解現況後,四人再加上手下一同離開現場。到達外面,看見的是醫護人員正忙著安撫受驚嚇的人,警察也忙著釐清現場的狀況,最忙的消防人員陸陸續續地前往失火的現場救援。這時手下早就備好車子,隨時都可以離開現場,原本轟想要自行離開,被出久硬是趕上車,考慮到轟的身份及壞理的狀況,說著等到了飯店後,再派車子親自送轟回去。


剛剛才發生這樣的事,回飯店的路上大家也沒什麼心情聊天,車上的氣氛相當沉悶,治崎不發一語,出久也抱著壞理沈思著,坐在副駕駛座的轟則是看著窗外的景色。


到達飯店後,出久抱著壞理下車,便自行回到飯店房間休息,治崎要求手下加強守備,由自己親自開車送轟回去,原本轟是拒絕的,治崎以有想要繼續聊的理由,要求對方答應,轟只好答應他。


回到房間後,經過今天一天的種種,實在沒什麼力氣,但看見這麼金光閃閃的佈置,和那位演員同樣的色調,不忍心用髒他,出久決定還是先洗個澡再睡吧。和壞理一同洗澡、替她換上睡衣吹頭髮,不用費多少功夫,壞理早已進入夢鄉,看著熟睡的孩子,出久在他的臉頰輕輕一吻,隨後關上房門,在離開的同時撥出電話。


「是我,把今天發生的事傳給我,我倒要看看是誰有這麼大的膽子,敢這樣破壞我們難得一家出遊。」說完掛上手機,而客廳裡早就擺好筆電,出久準備好調查事件。


回到車裡,距離轟回到自家宅邸還有段時間,雖然氣氛不像剛剛那樣沉悶,但有種說不出的微妙感,先打破這樣沈默的是治崎。


「你提出和我見面的事先不說,要求帶上出久是?」治崎乾脆地說出自己的疑問,剛剛因為出久在的緣故,並不好在對方面前提這個。


「⋯⋯只是很好奇罷了,聽說和他交談過的人,都會被他真誠的態度感動,讓人不尤自主的和他交易。」轟平靜地說著。


「就只是這樣?」治崎開始懷疑對方別也目的還是真的太單純?


「嗯,就這樣。」轟自行結束話題,再次看向窗外的風景。知道對方不想繼續,治崎不勉強對方繼續駕駛車輛,前往轟的家。


夜深時,在飯店的某個房間內,有一名男子正專心的分析著收到的資料,並加以統整。隨著自己的分析,結果也慢慢地出爐。大致上來說就是參加聚會中,某A大人物惹上B大人物,導致A心生不滿想藉機報復,挑選今天的場合,想說聚集的都是黑道或是其他名人,被尋仇或是被記恨也是無可奈何的,堅信自己不會被發現,裝成無辜人的身份離開會場。


「因為私人理由連累其他人,不可原諒。」出久將資料存好後,坐在沙發上伸伸懶腰,看著時間驚覺已經這麼晚了,但治崎還沒回來⋯⋯應該沒事吧?收好筆電,起身到冰箱拿一杯水一飲而盡,然後又坐回沙發上等著治崎的回來。


因為夜深的關係,雖然路上沒什麼車,但一趟來回的車程還是花了不少時間,趕回到飯店已經很晚了。打開房門,見到燈還亮著,還在想是誰還不睡,就看到出久偏著頭依靠在沙發上睡著了。
想睡就不必特別等自己先去睡,治崎在心裡想著。脫下戴了一整天的面具,慢慢地靠近熟睡的人,聞到一股香香的洗澡水味,親吻睡著的人說著,你要自己走去房間裡,還是要我抱?被聲音及吻吵清醒的人,眼睛微微睜開後,看見治崎回來,露出開心的笑容並同樣也給對方一個吻,和對方撒嬌著要對方抱。


將出久抱起走去房間內,看見壞理一人舒服的躺在床上睡著,把出久安置好後自己脫下領帶及襯衫,睡在出久身旁並將對方報在自己懷裡,然後沈沈睡去。


待續







[mha] 日常 3

  • 黑道paro

  • 沒有個性的設定,大家都是普通人

  • 自我設定有

  • 想寫可愛的壞理和治崎爭奪出久的故事

  • 設定壞理是治崎和出久生的設定,雷者自行迴避

  • 看見P網小說有寫到治崎和出久的文章就想寫寫看,有參考作者的設定

  • id=8249571 和 id=8383103 兩篇都很可愛,都是日文不懂的可以google翻譯,我也是google的

  • 這篇是治出喔,雷者自行迴避

  • 大慨是個坑











    一如往常,壞理上完課後在教室外等,看到同學們一個個都被父母接走,心想媽媽怎麼還不來呢?


    才這麼一想,熟悉的車輛映入眼簾,從車門下來的是自己期待已久的人,這時的壞理早已衝了過去,飛奔到那個人的懷抱裡。


    「媽媽——好慢喔!」邊說邊不忘和媽媽撒嬌,拼命的往出久的懷裡鑽。出久一臉抱歉的說,整理東西不小心用太久,然後拿著壞理的書包。


    不論如何,壞理還是很高興的進入車上,看到本來是自己的專屬座位,坐了一個人,驚訝的大叫一聲。


    「欸,為什麼爸爸也在這?」基本上,接壞理的工作通常是出久或是其他的手下,沒有特殊狀況治崎基本上不會來的。


    「既然進來了就快點坐好,要出發了。」看似嚴肅的說著卻默默的幫壞理繫上安全帶。


    等出久也進來後便上路了,一路上壞理和平常一樣,開心的和出久聊著今天在學校發生的事情,而坐在一旁的治崎只是靜靜地聽著。從出久答應和自己結婚到奇蹟般地生下孩子,到現在每天和女兒吵吵鬧鬧的爭奪出久,過著愉快的每一天。


    身旁的說話聲頓時安靜下來,或許是坐車坐久了,又或是今天一天在學校也累了,壞理安靜地躺在出久的大腿上睡著了,而出久滿是寵溺的眼神看著熟睡的孩子,輕輕的拍著遺傳自己那一頭捲捲的金髮。


    「終於肯安靜了⋯⋯」


    「你怎麼這麼說呢,我們平常就是這樣的。」出久反駁治崎。


    「嘛,等等會先到飯店放行李換裝,壞理的部分就拜託你了。」


    「這倒不是什麼問題,馬上就可以穿上剛買的新衣服,壞理一定會很高興的。到時候領帶的部分就麻煩你了,你也知道我總是用不好⋯⋯難得參加這樣的場合。」出久一臉抱歉地說著,無論過了多久,自己打領帶的技術一直沒有提升呢,雖然治崎會幫他就是了,但這個人總是會趁機偷親自己,雖然也不討厭他的行為啦⋯⋯


    想到這出久的臉又開始紅了起來,治崎見狀關心了出久,說在車上換衣服也不是不行之類的話,總之又被自家的丈夫打敗了,出久舉雙手投降,這時車也慢慢地停下到達飯店。


    飯店的服務人員立刻幫出久開門,其他的服務員也沒閒著,幫忙提行李及帶貴賓前往房間。因為壞理還在睡的關係,由出久抱著她,接著由服務員的帶領下往房間走。


    一進門出久就被眼前的景象嚇到,不論是玄關的擺設還是整個房間的氣氛,都是金光閃閃的,像極了自己喜歡的演員的顏色,話說回來記得治崎他不是喜歡簡單風雅的白色色調嗎,怎麼會訂這樣不符合自己興趣的?


    見到出久的疑惑,默默地解釋道,這間房間號稱是某知名演員曾經住過,據說還留下某些暗號,像是要打開對方的好奇心說著,果不其然,出久被深深的吸引住,想問其他相關的事情時,發現時間要到了,這才急急忙忙的準備換裝。


    叫醒壞理後替她換上暗紅色的連身洋裝,左胸前佩戴一朵黑色的布玫瑰,上衣是長袖的,而下擺是曲折的裙子,穿著白色的連襪及黑色的公主娃娃鞋,再來是頭髮的部分了,原本就很捲的頭髮,直接綁公主頭,後面再夾個紅色蝴蝶結上去,最後給壞理戴上可愛的蝴蝶面具,孩子的部分就結束了。


    再來是治崎和自己的部分,因為是男人的關係,不外乎就是西裝而已,和對方穿著差不多的款式,領帶的部分,治崎是白色的,自己則是和壞理一樣暗紅色的。治崎依舊是那遮住半臉的鳥嘴面具,自己的是簡單的半罩白色面具,兩人皆佩戴著白色手套,在手下的通知下一家人便前往會場。


    一進去就受到眾人的目光,這也是理所當然的,畢竟鮮少看見一家人出席。這個黑道界龍頭,年邁首領退休後立即由年輕小伙子接手,原先以為會撐不住的,以為八齋會那悠久的黑道歷史會就此斷在年輕首領上,殊不知沒有發生,甚至在結婚後,勢力反而比以往更加強大。


    開始有人說一定是娶進門的妻子做的,什麼幫夫運、老婆家的後台很厲害之類的謠言開始滿天飛,其實自己做的只是簡單的內部管理,及善用情報罷了。


    自己被怎麼樣傳都無所謂,最擔心的還是自己的愛女——壞理,畢竟是自己奇蹟般誕下的孩子,擔心受別人言語的騷擾,出久一直避免這樣的場合,特別是要帶壞理出席。治崎是認為身為黑道家的孩子,就不該怕別人的流言蜚語,出久的臉色開始黯淡下來,為了不讓出久難過,還特別補說要是真的被別人欺負了,到時候再幫她,他可是有厲害的父母可以依靠,表情慢慢變柔和,笑著說自己才沒有治崎厲害。


    雖然是很受到眾人的關注,但很少人前來打招呼,幾乎都在竊竊私語著,其實這樣也很正常嘛,生怕說錯的什麼,引來不必要的麻煩。這時,壞理向出久說著自己餓了,和治崎提議說要先吃飯,三人便走向自助吧用餐。


    非必要治崎並不會脫下面具,即使是用餐的時候。本來是想看著他們吃飯,等等回飯店再吃,在出久的要求下,不得不一起用餐了,而出久也拜託服務生準備個包廂用餐,該說權力真的很用還是,一聽到八齋會的要求,立刻準備不會被打擾的包廂,還有專屬的自助吧享用,請他們安心用餐。


    「這裡好多漂亮的餐點,這些都可以吃嗎,媽媽?」被眼前五顏六色的餐點所吸引,興奮的問著。


    「想吃就盡量的吃吧,壞理。治崎也是喔,吃飽才有力氣面對敵人,啊不對,是其他賓客,我也開始緊張了呢⋯⋯」


    「敵人也好,賓客也好,都無所謂,等等有個人想介紹給你認識。」用手擦去對方嘴角的番茄醬,自己再舔著,就這樣一家人愉快地用著餐。


    出久一行人吃完後,回到宴會現場。或許是吃飽後,能夠讓人有精神,膽子也大了起來,慢慢的其他賓客來向出久打招呼。雖然只是簡單的問候,比起剛開始進入會場相比,已經緩和許多了,氣氛也漸漸熱絡起來。


    「人也慢慢的聚集了,越來越熱鬧呢,要好好牽著我喔,壞理。」現場氣氛熱鬧自然是好的,但聚在這裡的幾乎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,雖然有安全檢查之類的,還是小心為妙,雖然不再是警察了,依據自己之前的經驗,提防些總不是壞事。


    會和出久打招呼的,除了平時有往來的客戶外,都是黑道榜上有名,不輸給八齋會的組織,而且大部分問候的都是女性,不論已婚還是未婚。


    已婚的話大都聊說生得出來真是老天給的恩惠,女兒好可愛可以抱抱之類的話題。未婚的則是問說像首領這麼可怕的人到底是怎麼追到手的,有個像他一樣的人想認識該怎麼辦,可以教教自己嗎,瞬間變成戀愛專家。要不就是,仔細看你也蠻帥的,等一下再一起跳支舞,晚點去夜店玩⋯⋯


    等等,話題越來越奇怪了,雖然是有孩子的人,但自己還是不擅長面對女性,講到某些點還是會害羞的,並將手臂遮著自己的臉形成奇怪的姿勢,並在會場中尋找治崎的身影,眼神充滿求助要對方來幫忙。


    治崎見狀後,慢慢的走向出久的所在地,其他人見到治崎的到來,很有默契的一哄而散,留下出久和壞理。


    「⋯⋯還好嗎,受歡迎的出久?」


    「⋯⋯不太好⋯⋯我才沒有受歡迎呢,只是⋯⋯」臉還紅紅的,說起話來還有些打結。


    這時,場內開始騷動了起來,聽見了小孩們的歡呼聲及尖叫聲。是誰到這裡來了?看見那人招牌的金髮及爽朗的笑容,出久也和孩子們一樣興奮了起來,他就是有名的演員——歐爾麥特,其中讓他一舉成名的就是他演的英雄系列,而這名演員就像他演的角色一樣,熱心幫忙需要的人,出久想成為警察有一半的原因也是受他的影響,希望自己也可以成為笑著拯救他人的英雄。


    自己已經是大人了,不能像小孩輕鬆地和他打招呼,而且現在的身份是八齋會的代表,難得可以近距離地見到偶像,心中難免有些遺憾。


    像是知道自己的煩惱,治崎朝自己的耳朵小聲地說著,等等會讓你和他見面的。


    「誒⋯⋯」出久一臉不相信的表情看著治崎。


    「對方意料之外的蠻好說話的,答應身為八齋會我的要求,該說是這演員的膽子很大還是如何,把你這個瘋狂粉絲的事蹟說給他聽後,他竟然還可以爽快地接受⋯⋯出久,你哭了嗎?」因為歐爾麥特的到來,會場特別請他上台表演致詞,燈光也集中在看台上,場內也暗了下來,但還是在可以行走的範圍內。


    「⋯⋯只是太感動了⋯⋯你所做的一切,謝謝你⋯⋯」毫不避諱自己掉眼淚的事實,拿掉面具後,治崎用手拭去對方眼角的淚,在治崎伸手替自己擦淚的同時,自己也將手伸出來並握住治崎的手,輕輕的在手上一吻。


    壞理看見後吵著說自己也要,出久蹲下身體,抱著壞理說著很感謝壞理的話語,隨後抱著壞理看台上的表演,滿心期待著等下和歐爾麥特的見面。趁女兒的注意力在台上時,偷偷地往治崎的臉上一吻,表情像是我勝利了朝治崎一笑,接著繼續看著表演。


    然而出久沒注意到的是,被他這樣偷襲對方臉上也慢慢浮出的紅暈。


    待續








[mha] 悖德 3

  • abo設定

  • 這篇是治出喔,雷者自行迴避

  • 自我設定有

  • 時間訂在出久成為最棒的英雄打擊壞人,之後才遇到治崎的故事

  • 大概是治崎A、出久O,出久被治崎吸引而陷入英雄和敵人間的糾葛之類的,考慮到自己身為英雄,卻被敵人的他深深吸引著的故事⋯⋯

  • 下篇開車










    一下子發生這麼多事情,就算已經長大成人,也一時間轉不過來。正確的來說,是無法決定接下來要怎麼做,雖然很不甘心,但要不是八齋會的首領,也就是治崎,提供必要的協助,從發情開始發作到結束,在隔天必須上班的情況下,可以順利的出勤,這都要感謝他。


    實在是很不想回憶當時的情形,肩膀上所留下的標記,提醒著自己已經無法回頭,隱隱作痛,卻也因此結束了令人難受的發情,除了因為標記所留下來的,需要透過疼痛來感受外,身體的其他地方,治崎幾乎是溫柔的對待著自己,小心翼翼生怕有任何傷害。


    回想起來還真是不可思議,沒想到對方竟是如此看重自己,大慨是因為自己是命定伴侶的關係吧,才會有如此的待遇,想到這稍稍有些難過,不對,我為什麼會感到難過?難道自己的大腦已經燒壞了嗎?自己不是被對方強迫的嗎?思緒已經混亂到無法判斷嗎?


    坐在椅子上,吃著對方所準備的豐盛早餐,出久的表情一下子難過,一下子高興的,讓坐在他旁邊小女孩感到困惑,一臉擔心的問他,要不要休息?


    見到小女孩如此的擔心,出久則是笑笑地回答自己沒事,繼續享用美味的早餐。


    「大哥哥要走了嗎?」水汪汪的大眼,壞理拉著出久的衣服向他問到,好不容易有個不一樣的人對待自己,這份得來不易的溫柔,卻無法持續,讓壞理充滿悲傷。


    出久蹲下身,和壞理差不多平行的姿勢,接著緊緊抱住她,說著自己只是去上班而已,等下班後就會回來了,要她不用擔心。


    聽到著壞理興奮的回抱著出久,像是答謝他願意回來這,然後親了出久的臉頰,並給他一個大大的笑容。


    接受了小女孩熱情的對待,身為大人的他臉立刻紅了起來,開始語無倫次地說著。


    不久治崎便出現在壞理旁邊,命令手下將壞理帶走,自己則是帶著出久離開。一路上穿過複雜的暗巷與通道,最後來到了某條巷口。


    「再往前走就是你熟悉的路了,我就不奉陪⋯⋯要回來時,記得打個電話,會派人來接你的」說完摘下臉上的面具,微微地往出久的方向一蹲,在對方的額頭上輕輕一吻,接著往回程的方向走去,留下還愣著原地的出久。


    一想到剛剛的場景,臉還有些燙,要振作啊綠谷出久,不對,現在是和平的象徵英雄人偶,不可以因為對方的行為亂了自己的思緒。


    「人偶君是戀愛了嗎?看你一副心神不寧的樣子」事務所的前輩開玩笑地說道。


    「這⋯⋯怎麼可能啦!!」一提到戀愛的話題,不擅長的出久馬上被前輩調侃一番,身為英雄也是人,戀愛是很正常的,想要共組家庭養兒育女,過正常的生活也是正常的,前輩又開始所謂的經驗談,又要聽很長的人生經歷了,為了逃避前輩的魔掌,出久笑笑的說自己先去街道巡邏了,迅速地逃離現場。


    「啊⋯⋯正要說精彩的地方呢!話說回來,人偶君被人標記了嗎?從進來到現在一直聞到一股濃烈氣味呢!還說沒有對象,太謙虛了吧,會是誰呢?」身為A的前輩默默的想著。


    身穿令人熟悉的戰鬥服,走在街道上巡視著,沒有需要幫忙的民眾,沒有作亂的敵人,今天是個和平的一天,正當要這麼想時,前方的爆炸聲,粉碎了出久的幻想。


    隨著爆炸的聲響及人群的嘈雜聲,出久使用個性,奮力一跳,越過民眾接著跑向源頭一看,原來是有人在銀行搶劫,而且還是個擁有個性的人。


    總之是個擁有強大力氣的人,狹持銀行行員,搶走現金的事件。因為人質在對方手上,警察們不敢輕舉妄動,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錢及人質被敵人帶走。


    出久敏捷地跳在敵人的頭上,先是一記腿擊往他的頭上一踢,敵人被擊暈後放開手中的人質及現金,昏倒在現場,警察們接著一湧而上壓制地上的敵人。


    而出久則是關心被狹持的行員,因為剛剛的場景而嚇哭的女行員,看到英雄的靠近,立刻抱住出久,在出久的懷裡哭得稀哩嘩啦的,雖然被女性抱著還是很害羞,但還是保持冷靜的安慰她並說著沒事了的話。


    「真礙事呢,英雄人偶」抱著的女性在出久說著,接著手裡拿著某樣東西,往自己的脖子插了下去,雖然穿了英雄服,仍不敵尖銳物的進入,然後默默地起來,走向醫護人員那。


    「⋯⋯等一下」還來不及叫住她,自己又被民眾及警察團團的圍住,那名女性就這樣默默的消失在自己眼前。


    「⋯⋯可惡!」出久默默在心中吶喊,雖然不知道被刺了什麼,但還是早早離開的好。接著使用個性,往自家的事務所前進。


    大致上向前輩說明原由後,在前輩的同意下,出久早退了並前往恢復女孩的診所看診,畢竟自己身為和平的象徵又是O的,還是讓信任的人看比較好。


    換下戰鬥服穿上私服後,簡直就像一般的路人一樣,雖然不像轟同學那樣有明顯的髮色及臉上的傷,保險起見還是戴上帽子和眼鏡好了。


    果不及然的,身體又開始出狀況了,還沒走到恢復女孩的診所,就開始發作了,看來剛剛應該是被注射了什麼,感受到身體慢慢的變熱,呼吸開始急促,臉也漸漸地紅了起來⋯⋯


    不會吧⋯⋯又開始了嗎?淚水像是感受到主人的意識般,聚集在眼匡中不停地打轉,但因身體的強烈反對下,遲遲不肯流下來。


    又要發情了嗎,在街道上?在大腦無法正常運轉的情況下,出久只好逼自己走向小巷的暗處,遠離人群,接著在某個巷口停了下來。


    這裡是——該說是自己幸運呢,還是?自己竟然默默地走回今天早上和治崎分開的巷口,是因為身體的本能要自己接受,還是心理上期待著對方。


    被標記時不甘心的心情,或許在發情時對方與自己的情慾下,早已忘了一乾二凈,原來自己已經這麼依賴著治崎了,真的無法逃脫了。


    拿出手機,趁自己還有意識,趕快撥出電話通知對方來,已經不想再被別人發現……
    但總是無法如意,一個令人熟悉到不行的聲音,讓已經昏沉的思緒瞬間清醒。


    「廢久……你走來這裡做什麼?……你什麼時候被別人標記?」不是別人正式自己的青梅竹馬,爆豪勝己。


    此時的出久不論是身體還是心理,都處於昏沉的狀態,僅靠意志力的支撐,不知道自己可以堅持多久。


    這時的自己突然很感謝自己肩上的標記,殘留屬於治崎的氣息,讓自己保持某種理智,應該還可以再堅持一下吧?


    見對方遲遲不肯回答自己的問題,爆豪朝對方的方向走去,因為被別人標記了,可以聞到對方身上留下濃濃的味道,真令人不爽。


    既是和平的象徵又是O的廢久,竟然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被標記了,原本只是在街道上,聞到熟悉的O的氣味,但似乎又帶點A的氣息,循著氣味走,越走越裡面,竟然是往小巷子去,想說是哪個人要做什麼,果然是廢久。


    爆豪走向出久並伸手拉著對方的上衣,逼著對方看向自己。


    「老子不管你被標記還是怎樣都好,身為和平象徵的你,就好好保持英雄該有的樣子。」說完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往出久的方向丟。


    「雖然成效不大,但還是把你那濃厚的氣味遮住,臭死了……我讓人拿抑制劑給你。」說完,正準備撥出號碼,卻被出久打掉。


    「……你這是什麼意思,你不想活了嗎,廢久?」憤怒的爆豪面向打掉電話的對方,大聲的說著。


    「…小勝……不用管我……我一個人也可以……」說出的話與行為相反,痛苦的蜷曲在地上扭動著,而爆豪的衣服,被丟在一旁。


    隨著時間過得越久,身為O的氣味越來越濃,即使被標記了,也難保附近的A不會對自己做什麼,就算是討厭自己的小勝,身為A的他也是。


    此時的出久在地上痛苦的扭曲著,時不時發出呻吟聲,淚水似乎是控制不住了,慢慢地流了下來。


    或許是身為A的本能,即使被標記了,廢久的氣味在四周瀰漫著,吸引自己向他出手。還沒來得及向對方動手時,一道身影瞬間擋在自己面前,立即把出久抱起,爆豪還沒看清對方的樣子,就消失無蹤,只留下被丟在一旁的外套及一頭霧水的爆豪。


    「⋯⋯什麼跟什麼⋯⋯」剛剛的是誰?面對廢久在自己面前被帶走,自己完全追不上的無力感,似曾相識的既視感只是角色對調了,爆豪大罵聲可惡後,拿起地上的衣服衝出巷子走向街口,但依舊沒有收穫。


    另一方面,被對方抱在懷裡正慢慢走向熟悉的地方,出久慢慢地張開眼睛,看見令人安心的鳥嘴面具後,伸手撫上對方的臉,並往對方的懷裡蹭,像孩子般依偎著。


    「你終於來了。」帶點甜膩的撒嬌語氣說著。


    「你可真是會給人添麻煩⋯⋯」走向那充滿兩個人氣息的床——


    待續









[mha] 日常 2

  • 黑道paro

  • 沒有個性的設定,大家都是普通人

  • 自我設定有

  • 想寫可愛的壞理和治崎爭奪出久的故事

  • 設定壞理是治崎和出久生的設定,雷者自行迴避

  • 看見P網小說有寫到治崎和出久的文章就想寫寫看,有參考作者的設定

  • id=8249571 和 id=8383103 兩篇都很可愛,都是日文

  • 這篇是治出喔,雷者自行迴避

  • 本來以為寫得完過去篇,但只好分兩次寫,之後會著重壞理,治崎,出久三人的互動

  • 大慨是個坑











    被治崎緊緊抱著的出久,聽到他所說的話語,也將自己的雙手環抱著治崎的背。因為身高的差異,出久的頭靠在對方的胸前,依偎在對方的懷裡,像是要彌補多年不見的時光,兩人就這樣擁抱著對方好一陣子。


    直到路過的服務員看到,出久才緊張的要治崎先將他放開,這才離開治崎的懷抱。這時出久才想到自己還幫別人代班,從遇到治崎到兩人擁抱的時間,不知道過了多久,正煩惱著要如何向友人交代,開始了碎碎念模式,治崎見狀,眼神充滿笑意,心想這個人還真是一點都沒有變。


    就在出久決定離開,跑去自己的工作崗位,向治崎道別。而後者拉住出久的手,並說著等工作結束後再好好談一談,絕對不會讓你逃走的,堅定的神情望著他,出久則是淡淡地笑著說是該好好的聊一聊,自己不會再逃避,說完便留下治崎一人,獨自離開。


    既然找到了,就沒有繼續這場鬧劇的理由了,之後走向原本相親的房間,打算直接拒絕對方,而對方似乎也察覺黑道年輕首領對自己興趣缺缺,便搶先一步先拒絕這場相親,隨後跟著自家的管家離開現場。


    也因為這場相親的提前結束,出久也理所當然的提早下班,本來他就只是替友人代班。爾後,在治崎的強烈要求下,出久搭上專車,和治崎一同回去,回到黑道界龍頭八齋會的本家,也就是治崎的家。


    「歡迎回家,少爺——」才剛進大門,只見門外站著兩排穿著西裝的人,而每個人的共通點就是接佩戴著面具,看見治崎一進門,便精神飽滿的大聲問候,嘛,雖然不是第一次見過了,不過也很久沒有來治崎君的家呢,讓人有些懷念。


    治崎命令手下準備些茶點到會客室,並要求除非有緊急的事情,禁止進入會客室,違者立即懲處,隨後帶著出久進入會客室。出久坐在會客室的沙發上,隔著一張桌子治崎則是坐在對面的沙發上,手下準備好茶點後便立即離開現場,關上門後,整間會議室就只有兩個人,很久沒有和治崎君說話了,感覺有點緊張呢,出久開始不安的在沙發上扭動著,雙眼四處望著,像是要找個話題開頭。


    另一旁的治崎則是慢慢的脫下臉上的面具,將它放在一旁,看著慌張的出久,直接開口問他,為什麼要離開,這些年到底消失去哪裡?神情充滿哀怨的看著出久。


    原本還很不安的出久,一聽見對方一開口就先問自己的事,臉上的緊張不安漸漸地轉為無奈和苦笑,也是呢,畢竟剛剛已經答應對方要好好的說,不會再逃避了。


    「這該從哪裡說起呢?⋯⋯治崎君你知道我的夢想是成為警察吧?」治崎點頭表示知道,和出久大概是高中的時候認識的,因為自己家是黑道的背景,從小到大其他童年的小孩和自己都會保持一定的距離,要不就是為了拉攏自己,刻意的和自己友好,明明怕得不得了還要和自己做朋友,真是無聊,當時的他是這麼想的。


    直到上高中那年,班上來了位轉學生,就是綠谷出久,他彷彿有一種魔力,可以輕易地和別人建立良好的關係,沒有利益、不做作一切的建立都是以朋友為基礎,熱心的幫助同學。而他也是頭一個要求自己帶他去家裡的人,說是很好奇黑道想了解,這也是他第一次帶人回家裡。


    除了一開始的門口問候有被嚇到外,其餘的時候幾乎是很興奮地問自己問題,想了解黑道的歷史,組織的運作之類的,甚至還一一記錄下來,剛開始還懷疑該不會是仇家派來的間諜要竊取資料,但出久會對自家的運作方式有所批評,甚至提出改善的空間,應該沒有這麼蠢的間諜吧?


    就這樣出久常常到治崎家,久而久之也順理成章地住了下來。也許從那個時候開始,自己就再也離不開出久,兩人幾乎是形影不離的在一起,在外人來看就像是家人般,對於治崎來說,比起家人,他更想要的是另一種關係。


    即使出久說他想要當警察,成為幫助別人的一員,他也沒有多大的意見,不如說是很支持他。黑道和警察,看起來是互相對立的關係,實際上只要運用得宜,做事是可以事半功倍的,或許還可以幫出久的忙,但被對方拒絕。


    自從出久決定要當警察後,便離開了治崎家,再也沒有回來。即使後來治崎動用任何辦法,也找不到有關綠谷出久的任何消息,治崎也逐漸接受他已經離開的事實⋯⋯


    「⋯⋯那個⋯⋯該怎麼說呢?實在是沒有臉見你所以才⋯⋯」出久默默地說出當年發生了什麼事。


    大致來說因為自己想當警察,就努力的用功讀書然後考上了,從基層做起,本應當沒什麼問題,然後問題就發生了。


    不知道是誰透露消息,說自己和八齋會有密切關聯,這本來也不是什麼大事,自己公私分明相信長官也一定不會太為難自己,但他錯了。


    長官不但要求自己透露八齋會的情報,甚至處處找自己麻煩。在某次的任務當中,身為警察明明要逮捕非法的黑道組織,但因為自己的長官被對方收買,下令不准出手。但自己知道對方是八齋會的死對頭,基於私心的緣故,出久無視長官的命令,獨自一人將對方逮捕,非但沒有成功,換來的卻是長官動用私刑,將自己打得半死,幸好自己命大還活著,但換來的後遺症卻讓自己不得不放棄當警察。


    「⋯⋯我啊,只會說漂亮話要當警察,就這麼離開這裡,現在連保護你的能力都失去了,哪有臉在要求回來呢?」憶起往事,淚水默默的掉了下來,帶有鼻腔的說著。


    「聽到你要相親的消息,想說趁你結婚前在看你一眼也好,讓自己徹底死心,結果老毛病又犯了,一不小心太投入工作中,然後就和你撞上了⋯⋯」想起當時的畫面,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
    「⋯⋯真是笨蛋呢!你這個人!」治崎無奈又心疼地說著,邊說邊走向出久所在的沙發,隨手拿起桌上的衛生紙,替眼前哭花臉的人擦拭眼淚。


    「嗯,我真的是笨蛋呢!」沈溺在對方溫柔的舉動中,或許是放下心中的大石頭,又或是終於見到想見的人,總之一天之內發生的這麼多事,體力也大不如前了,默默地靠在治崎的肩上睡著了,而治崎則是將他的頭移到自己的大腿上,讓他更好睡些。


    「不管如何,你能回來真是太好了,出久」輕輕的揉著對方的頭髮低語著,不知道是否是聽到了治崎的話語,出久的嘴露出了微微的笑容。


    至於醒來後馬上被對方求婚,還風風光光的辦了盛大的婚禮就是後話了,最後還奇蹟般生了個可愛的女兒,吵吵鬧鬧的度過每一天則是另一個故事了。

    待續